李清照:声声慢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傅丽英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

这首词,作者以饱含血泪的笔墨,概括而集中地抒发了自己当时强烈的愁情及凄凉的心境。

词篇开头三句,前四字为动态,似写动作,实乃一种心神不定,若有所失,竭力寻找寄托与慰藉的状态;“冷冷清清”是写环境,只身孤处,周围是那么寂寞清冷,没有慰藉,无以寄托;后六字是写词人那凄惨的心境。这十四个叠字,从三个方面由表入里真切地概写了作者当时惆怅的情怀,并浓烈地渲染了气氛。这语意深邃的词句,真乃奇思妙笔,千古绝唱。

随后,词人便通过对气候、淡酒、急风、过雁等景物的描写,更加细致地来抒写心底的孤苦与愁闷。“乍暖”句明写气候,看似很平淡,然而其中却很微妙地表达了词人内心的凄苦:是因为心绪烦乱,使自己在这多变异常的气候中显得无力适从,使身体与心情更糟。“三杯两盏淡酒”,故然不能抵挡风寒,而实际上词人是在孤苦中借酒浇愁,只有倍增愁怅与凄凉。正值伤心之际,一群征雁从空中掠过,词人闻声举目,触景生情,这南来北往的候鸟,引起了她对故国、亲人及往事的怀念。

词的下片紧承上片,由抬头仰望转写低首俯视,那满地的残英,恰是深秋的残景。词人触景伤感,以景自喻,而描绘了这幅花落人悲秋的凄凉画面。国破家亡,人已暮,理想灭,恰似那秋风扫落的残花。“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一反诘句,将词人那心破碎的极度痛苦与酸恻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凄凉之至。

“守着窗儿独自”,这一特写镜头极状了词人的内心苦闷。一人独坐,空虚孤寂,望雁伤心,见花垂泪,悲苦难熬,“怎生得黑!”这是词人从心底生发的喊声,也是她孤苦凄凉、度日如年的心理状态的揭示。至此,全词的悲苦情感步入高潮。

“梧桐”两句是写黄昏景,进一步渲染着悲凉气氛。滴滴细雨,打落在片片梧桐叶上,似泪,似愁,使伤心人更添愁肠。词人烦闷难奈,最后发出了“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哀叹,这既是作者胸臆的直抒,也是其感情发展的必然。词通篇皆是“愁”,至此方正面点出这一“愁”字,且又说仅一个“愁”字怎能“了得”,足见词人真是愁情遍腹,哀痛满怀,一个“愁”字是不能包含得了的。何愁?何痛?几多愁与痛?词人嘎然而止,由读者去体味。作者以这深沉的慨叹收结,既照应了开头,又总括了全篇,感情也随之达到了更高峰,且余韵袅袅,给人留下了无限回味的余地。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词篇,其感情浓烈,结构严谨;语言朴实无华,但语意却新颖独到,七对叠字铿锵奇妙,反诘句力度超然,接近口语式的辞句,却以深邃的内涵呈现于词篇;取景典型,用景物来创造凄苦的环境和气氛,来烘托愁情的深切与发展,“愁”寓景中,“情”溢言外,使词篇情感更显浓郁、强烈,更富感染力,这些都显示着作者驾驭语言能力的非凡和创作技巧的巧妙、高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