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发:题自写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丘立才

即月眠江底

还能与紫色之林微笑

耶稣教徒之灵

吁,太多情了。

感谢这手与足

虽然尚少

但既觉够了

昔日武士被着甲

力能搏虎!

怎么?害点羞。

热如皎日

灰白如新月在云里

我有革履仅能走世界之一角

生羽么,太多事了啊!

李金发

佛拉卡斯托罗在一篇叫做《瑙格吕斯》的对话里有一段话:“诗人像画家一样,不愿照个别的人原来的样子来描写他,把他的各种缺点也和盘托出,而是在玩索了造物主在创造人时所根据的那种普遍的最高的美的理想之后,按照事物应该有的样子去创造它们。”(见吉尔博特和库恩著的《美学史》1939年纽约出版)既是画家,又是诗人的李金发,1923年在柏林写的这首《题自写像》,就是按照上述美学原则写的。

李金发的自写像是一幅半身画像。诗歌的第一节写他的头像:圆圆的头颅,好象是江底的眠月;微笑的脸庞,显得太多情了,这是造物主所赐造的精灵——李金发。然而诗人并没有想如明月一般的耶稣教徒那样灵魂不死,吁,这是太多情了!诗歌的第二节写他的上半身像:这里说他写了手与足,其实他没有写手与足;说他没有写手与足,其实他已经写了手与足。画像上尚缺少的手与足,但诗人却着力写手与足,这手与足能否像昔日的武士披着铠甲去缚龙搏虎。然而它又害了点羞,不肯露出来,没有显现在画像上。对昔日武士们攫取权力的那种野心,诗人没有羡慕之情。诗歌的第三节是总括第一、二节。前两句再次刻画头像:脑内有“热如皎日”的思想,灰白的脸色在黑色的头发遮盖下,就好像是新月在云里一般。后两句也重复描绘他的上半身像:穿着西装,系着领带,成为海外游子,而游子并没有羽翼。再次强调如果写了手与足,那就是太多事了啊!

诗歌并不按照画像的原来样子去描写他,把画像中的各种优缺点和盘托出,而是按照“普遍的最高的美的理想”,采用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来题自写像的。诗中表面上详写手足,略写头颅;而实际上却是虚写手足,实写头颅;虚写画像,实写灵魂。诗中,诗人给自己画了一幅肖像:既没有灵魂不死的那种多情的幻想,也没有武士们那种追逐权力的野心,能够飘泊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