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虞美人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词译

流光飞转,物是人非之后,曾经依偎相随的佳人,早已远去而不可再寻。伤痛如何不多?还有什么可以重新拥有?

也许只有这相同的旧日回廊,相似的月灯花影。在相恋的人之中,最痛苦的是谁呢?是烟消云散的那个?还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这个呢?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评析

这首缅怀昔日恋人的《虞美人》,又是表面明白如话、水波不兴,实则用典绵密、潜流滚滚的一篇。

“银床淅沥青梧老”,“银床”,一般有两种解释,一为井栏,一为辘轳。此处,银床是指井栏,因为容若这句是依本于前人《河中石刻诗》中的“井梧花落尽,一半在银床”。“屧粉秋蛩扫”,“屧”,鞋之木底,与粉字连缀即代指女子,此处借指所恋女子的踪迹。此二句是说秋风秋雨摧残了井边的梧桐,蟋蟀不再鸣叫,她那美丽的身影踪迹难寻。

“采香行处蹙连钱”,采香行处,传说吴王在山间种植香草,待到采摘季节,便使美人泛舟沿一条小溪前往,这条小溪便被称为采香径。如此浪漫的名称自然成为诗人们常用的意象,比如姜夔有“采香径里春寒”,翁元龙有“香深径抛春扇”。容若此处是用“采香行处”来比喻当初那心爱的女子曾经流连的地方。“连钱”,草名,叶呈圆形,大小如钱,故称。但文徵明曾作《三宿巌》诗,里面有“春苔蚀雨翠连钱”,谓青苔被雨水侵蚀,好像连钱的斑纹。所以,“连钱”又可以代指苔痕。如此,则这句应解为:所爱之人旧日的行经之处已经长满青苔,久无人迹,这就与前一句“银床淅沥青梧老”在意境上契合无间了。

接下来“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化用温庭筠《经旧游》成句:“坏墙经雨苍苔遍,拾得当年旧翠翘。”温庭筠的这一句庶几是容若上阕词的缩影:“坏墙经雨苍苔遍”就等于“银床淅沥青梧老,屟粉秋蛩扫”,“拾得当年旧翠翘”就等于“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因此容若这句“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未必是说在爱侣昔日行经之地拾到了她当初遗落的一只翠玉首饰,伤感而不能言,或许只是要把我们引到温庭筠的“拾得当年旧翠翘”而已,表达的仅仅是一种情感,而未必真是写实。

下阕开始,“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回廊”,用春秋吴王“响履廊”之典。据宋范成大《吴郡志》,响履廊,在灵岩山寺,相传吴王令西施等美女穿着木鞋履步其上,咔哒作响,回音缭绕。“一寸相思地”,是化用李商隐的名句“一寸相思一寸灰”,容若说出“一寸相思”,给人即刻联想就是“一寸灰”,更显出怀念与伤逝。

末句“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本自高观国《玉楼春》词中的“十年春事十年心,怕说湔裙当日事”,乃点题之句,是说距离当初欢会已经过了十年,而此十年之中,不管她在何方,我都魂牵梦绕,心怀系之。十年,对于容若而言,就是他全部生命的三分之一,就是他成年生活的几乎全部时光,而缅怀故地,依然不能忘情,其挚情挚性,由此可见一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