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因《山家》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山家

马蹄踏水乱明霞,醉袖迎风受落花。

怪见溪童出门望,鹊声先我到山家。

前两句写近景。以马蹄切入展开画面,起笔可谓突兀。马蹄入诗,多写其声,这里却写其动--“踏”。本无美可言的马蹄,却给我们“踏”出了一个美的境界。蹄下是山间潺援的溪水,这是作者直接感知的实景。明霞在天,但不是诗人仰视所得。是在清清溪水倒映中间接所见。虽说投影清晰,这缤纷的霞光已是实景化虚。一经马蹄踏水,水波激荡,明霞散乱,天光水色,闪烁迷离,在虚实变幻中,自然生发出了光的万千景象。这俯摄的特写镜头,既包含了由静而动的时间过程,更把天上地下的空间距离遥远的两种事物聚拢于马蹄之下,造成了镜头中含有镜头的意趣。

接着,以醉袖打开了画面。上句以马蹄代马,马蹄下的一番景象,是来自人的主观感受。这句则写醉袖,以袖代人。两句合成,一个醺醺然信马而行的诗人形象,自在读者的意会之中。林花因风而落,落而沾袖,花树葱茏的美景,可以使人想见。这风和落花,具有化静为动的妙用,使花树具有动感。

这幅山行图上,林木蓊郁。繁花点点,明霞一抹在天,清溪一派脚下,在习习风动、淡淡花香中,客子乘马而来。诗人没有正面表现自我,但这笔下的一切都涂染着诗人的主观色彩,从中透露出诗人恬适的心境。

这幅画面,情景相生,动静相宜,有声有色,包孕丰富,虽说尽在十四个字里,却也不失完整。可是,诗人在第三句里,突然摇出了山路前头溪童张望的镜头,开拓出了新的意境,“令观者不能预拟其局面”(孔尚任语)。

这远处山家景色是横取摄入的,增加了画面景深,造成了层次感。画境因此而更深邃。童子出门望来者,包含着顺接的两个动作。“出门”和“望”,一快一慢,节奏不一。前者偏于形态,后者偏于神态。“出门望”这白描的一笔,虽是瞬间的行动,却活泼泼地表现了久居山间、少见外人的孩童特有的好奇、好客的心理。

“怪见”这是诗人自写。却折光地映照出了溪童的神情‍‌‍‍‌‍‌‍‍‍‌‍‍‌‍‍‍‌‍‍‌‍‍‍‌‍‍‍‍‌‍‌‍‌‍‌‍‍‌‍‍‍‍‍‍‍‍‍‌‍‍‌‍‍‌‍‌‍‌‍。这“怪”在诗人心里,是“奇怪”。这“怪”在溪童的目光里,是“惊怪”。这“怪”也布进欣赏者的怀抱中:踽踽山行,少有声息,怎么会惊动了远处山家呢?这近于悬念手法的运用,使诗意出现了曲折,更能引人入胜。

张而后弛,第四句作了释疑,原来是“鹊声先我到山家”。前三句里,对山鹊没有任何交代和暗示,鹊声多么近于画外音。鹊声给幽静的画面平添了许多生气。山里少不了百鸟鸣啭,而鹊声最使人敏感。山村人家因鹊声而作出的反应,尽在情理之中。这鹊声是溪童行为的直接动因,也是诗人由“怪”而“悟”这一心理过程变化的根据。鹊声使得诗中人物一思一动有了合理性。

诗人山行惊鹊,鹊声远闻山家,在“怪见溪童出门望”之前,似乎听而不闻。这表明诗人以全副精神入于山中秀色之中,使听觉近于迟钝了。目之所接,使诗人如此心驰神往,连鹊声都已充耳不闻,足见景色多么动人。最后这一笔,使画面更充实,更生动。并调动了读者的想像力,用自己从生活获得美的意象,补充着这令人心醉的山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