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惧谗》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历史的暗角传来一声窃笑

——李白《惧谗》

惧谗

李白

二桃杀三士,讵假剑如霜。

众女妒蛾眉,双花竞春芳。

魏姝信郑袖,掩袂对怀王。

一惑巧言子,朱颜成死伤。

行将泣团扇,戚戚愁人肠。

我在文明的卷册中徜徉,不经意却被两粒桃核引入了历史的暗角。

卑污和龌龊统治着这片阴湿晦暗的角落。华夏文明史悠悠五千年,创造了灿烂的文化,也孕育了杰出的精英。他们刚正不阿,勤学笃行,光照着历史的天空。但是,譬若大河奔流,泥沙与之俱下,和这些民族的脊梁相伴生,中国古代社会也出现过许多以谗言媚主为能事的小人,他们善于上下其手,惯于拨弄是非,有别于文明的积淀,他们所层累和构筑起的,是一个黯然无光的历史角落。

“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诸葛孔明在《梁甫吟》的字里行间,充斥着对谗言杀人者的愤恨与蔑视。号称“齐邦三杰”的田开疆、公孙接、古冶子的头颅飞溅起苍凉的血色,滚落在弹冠相庆的笑声中。奸佞和勇武在同一时刻走向对立,他们的力夺三军,他们的打虎救主,他们的湍流斩龟,树起了大国的威严,也埋下了杀身殒命的隐患。失宠的危机袭上猥琐丑陋的矮子心头,齐相晏平仲无法忍受“三杰”的赫然在侧,更不能忍受“三杰”战绩。于是,两枚硕大如碗的蟠桃,带着晨曦的露水和最甜蜜的阴谋摆在了三位武士面前。武士们被告知,赤红的果肉里写着功勋,谁若得到,谁就功盖天下。于是金黄的托盘之下,演绎起流血的纷争,当桃核最终暴露出丑陋的沟痕,铜剑坠地,银爵坠地,三颗头颅亦排成忏悔的“品”字,品透杀机,品透人生。

而黄昏掩袂而起,殷红的晚霞中,传来劓鼻美人惨烈的哭声。粉靥再美,美不过郑袖的腰肢;歌声再婉转,盖不过郑袖的谗言。轻信的魏国美人在温柔的劝诫中遮起椎鼻;轻信的楚国王者在阴险的怂恿中暴怒如雷,刀刃削平美人的肉体,肉体上涂抹着一层最甜的盐。

于是,班婕妤在万般凄楚中走进灯火昏暗的长信宫。没有悠扬的琴声,她手持一把青灰色的团扇。“常恐秋声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历史的暗角传来一声窃笑,揶揄地对应着羸弱的青灯,也对应着叹惋的诗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