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之仪《书扇》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几年无事在江湖,醉倒黄公旧酒垆。
觉后不知新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
---李之仪

扇,是驱热消暑的用具,同时又是古代文人潇洒生活的象征。因此历来的题扇诗,或作轻松诙谐之辞,或为风流倜傥之语,大都是随意之作。这种诗往往正如扇子本身一样,只是生活的小摆设,为之者不甚经心,读之者亦不深索。李之仪此诗则不然,它以健爽流利的笔触抒写生活的情趣,清新隽逸,算得上宋人书扇诗中的佳品。

全诗以“无事”二字为其主干,通篇的描写都是围绕这两个字展开的: 首句以“几年”写时间,以“江湖”写地点,在时间与空间的组合中,为“无事”创造了更悠闲、更自在的环境,诗篇一开始,便表达了优游自得的气氛,揭示了主题。第二句写无事中的事——醉。醉可以使人忘怀一切,因此“无事”的主人公更加解脱了。黄公酒垆,晋代酒家名(垆,酒店安置酒瓮的土墩,常代指酒店),竹林七贤中嵇康、阮籍、王戎等常在此酣饮。诗用“黄公旧酒垆”,以嵇、阮等饮酒者不受羁绊的生活作风取喻,进一步补足“醉倒”,自然也是进一步申说“无事”。“觉后”承“醉倒”。第三句说新月已上,然而诗人却还“不知”,再次显示了他万“事”皆“无”的心理状态。末句的“花影”是景之至美者,“花影”而又“满身”,充分表现了诗人醉倒花前的浪漫气质。“倩人扶”所突出的则是诗人的颓放。这一句描写醉态真是淋漓尽致,令人击节叹赏。

此诗第一句是生活与情操的概括说明,似戏剧中的序幕,一上来先从总体上给读者以完整的印象。后三句专写某次醉倒,则如电影中的特写镜头,是首句所述内容的生动再现。这种一、三分段的谋篇方法新颖、别致,李之仪巧用这一形式,使得在二十八个字的短小篇幅中,把情怀抒写得极为酣畅。

全诗虽仅有七言四句,但人物描写颇为成功: 既有整体形象,又有细节刻画;既写形,又写神,读之可见其人。末二句虽只用“新月”、“花影”等片言只语写景,然而它们同主人公形象配合有致,所以构成的画面就十分新鲜、逼真——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作者所达到的高度艺术水准。苏轼李之仪诗说:“暂借好诗消永夜,每逢佳处便参禅”。像《书扇》这样的好诗,是足以使大诗人苏轼爱不释手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