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寒雨。

【注释】

萧关:古代关名。故址在今宁夏固原市东南,是自关中通往塞北的交通要塞。行役:本指因服兵役而在外跋涉。

【评析】

“不恨天涯行役苦”,此词或为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奉旨率军宣抚西域各少数民族部落途中所作。时值清秋,故上片“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两句点染边塞独有之秋景,极萧瑟又极辽阔苍茫,与行役之人的种种复杂情绪融合无痕,情景兼胜,意味深长。过片先云“不恨”,继云“只恨”,则词人心情之矛盾更趋显豁。作为朝廷重臣,身负宣抚边塞的重任,词人本应豪气干云,可是在性德的边塞词中,寂寞寥落的行役之苦远远浓过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究其因,则是性德的理想与现实产生了巨大矛盾:他向往着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的生活,然而相门公子、天子近臣的身份又让他无法挣脱现实的羁绊。“明日客程还几许”,这是对身不由己、无休无止的行役生涯的厌倦;“只恨西风,吹梦成千古”,这是梦想不能实现的无奈悲叹。性德的边塞词由此呈现出浓厚的悲凉情绪,旁人眼中天子近臣的荣耀,在性德看来,不过是灵魂的桎梏而已。结云“沾衣况是新寒雨”,则寒冷的不仅是沾衣之秋雨,更是词人此刻的心境,情景交融,一味凄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