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鹧鸪天·冷露无声夜欲阑》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鹧鸪天

冷露无声夜欲阑,栖鸦不定朔风寒,生憎画鼓楼头急,不放征人梦里还。

秋淡淡,月弯弯,无人起向月中看。明朝匹马相思处,如隔千山与万山。

词译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是胡马的故乡。空空无痕的碧云天,那是大雁的旧居。

那么,征人的故乡在哪里?当年送别他的人,如今可好?

当年事依稀犹记,当年人却再也无缘重逢……

也许,记起了杨柳岸边,和风的细语。以为会天长地久,可杨柳是别离的情绪。

也许,记起了花前月下,夜色的柔和。以为时光就此定格,但月总有阴晴圆缺。

那些日子都已过去。如今,别君只有相思梦,遮没千山与万山。如今,只有淡淡的秋、弯弯的月。只有以千山万山为脚。思念的时候,就往故乡的方向,一步一步地挪移。

评析

这篇亦是写征人对闺中妻子的相思之情,清丽空灵,明白如话。

起首两句,“冷露无声夜欲阑,栖鸦不定朔风寒”,化用唐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写塞上早寒。寒夜将尽,于夜深时分悄然暗凝的露水,此刻寂然无声;北风凛冽,把已经栖息的乌鸦吹得惊飞不定。这两句,一静一动,与词人颇难平静的心境暗合。

“生憎画鼓楼头急,不放征人梦里还”,这两句顿然打破首二句动静之间的平衡,呈现出一种焦躁不安,令人着恼的气氛。“生憎画鼓楼头急”系用辛弃疾《鹧鸪天》“只愁画角楼头起,急管哀弦次第催”,谓可憎的画鼓偏又楼头急响,声声恼人,令征人无法入梦还乡。“不放征人梦里还”,“征人”显然是词人自指。“不放”,即不让,宋词里有“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的诗句。此处用“不放”形容急骤的画鼓声,似是说这鼓声急如行军,能将人的梦魂擒住,不让其归家与妻子团聚。如此寒夜,画鼓扰人,有梦难回,于是懊恼惆怅,个中况味,实在是可想而知。

过片拈出秋,点出月,进一步绘景并烘托氛围。“秋淡淡,月弯弯”,“淡淡”,原作澹澹,谓颜色淡,不浓。比如李煜有“澹澹衫儿薄薄罗”,唐元稹有“款款春风澹澹云”。“澹澹”二字,一个用以形容衣衫,一个用以描绘春风,都是清雅妍美,美不胜收。容若是“秋淡淡”,但秋乃一抽象词汇,不像衫、云那样具体,怎能以“淡淡”形容呢?实际上,秋“淡淡”,是指秋天那种淡淡的气息、氛围,与后面的“月弯弯”形成相互关照的关系,共同衬托词人内心深重的思念。后面一句“无人起向月中看”,也不是说真的无有一人看月,而是说除了自己一人以外,再也没有谁起身在月光下凝望,从而突出了他的孤独寂寞、凄清伤感。

结尾两句“明朝匹马相思处,如隔千山与万山”,化用岑参《原头送范侍御》诗“别君只有相思梦,莫遮千山与万山”,出之于虚笔,料想明朝更会越行越远,归程阻隔,相思更烈,归思难收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