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岛《经苏秦墓》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五匹烈马,撕碎脆弱的盟誓

——贾岛《经苏秦墓》

经苏秦墓

贾岛

沙埋古篆折碑文,六国兴亡事系君。

今日凄凉无处说,乱山秋尽有寒云。

当苏秦的身躯被五匹烈马撕成血淋淋的肉块,一个脆弱的联盟也随之土崩瓦解。

漆黑的四壁,昏暗的油灯,衣衫褴褛的苏秦在一堆残破的竹简上投下瘦弱的黑影。战国时代的夜色如此深沉,听不见一声犬吠,也难闻一丝虫鸣,混沌之中,埋头苦读的苏秦为自己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提神方式:疼痛。草绳连接起低矮的房梁和干枯的发髻,铁椎则在干瘪的腿上刺出血来,茫茫黑夜,苏秦始终在用疼痛的神经提醒着自己:书还没有读完,人生的计划才刚刚开始。随着油尽灯枯,东方渐白,眼中布满血丝的苏秦已经成为黑夜的主人。

在黑夜里自虐的苏秦其实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同是一代谋略大师鬼谷子的学生,苏秦不能容忍同窗庞涓、孙膑的飞黄腾达,在列国纷争的尘埃中,苏秦渴望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舞台。为此,他曾经不顾亲人劝阻,变卖家产换得白马轻裘,西向入秦推销自己远交近攻的连横之策,在游说失败、衣不蔽体地返乡时,他无暇理睬亲人的白眼,而是将目光瞄准了受强秦威胁的齐、楚、燕、韩、赵、魏六国,在分析了六国的形势,潜心苦修谋略之术后,苏秦再次开始了自己的理想之旅。这一次,苏秦没有碰壁,在细陈大势、晓以利害后,六国国君都对这位风尘仆仆的读书人有了好感,他们互签盟约,构成合纵之势,患难相恤,共抵秦国。与此同时,六国国君还合封苏秦为纵约长,兼佩六国相印,总辖六国臣民。悬梁刺股的苏秦,最终凭借自己的口才和韧性达到了人生的顶峰。

然而,高处不胜寒,苏秦在享受着与往昔判若云泥的殊荣的同时,也在为维系和经营这个六国之盟而心力交瘁。赵国与楚国有矛盾了,他要化干戈为玉帛;齐国抢了燕国的地盘,他要奔走斡旋,以防双方兵戎相见;甚至为了解决纷争,苏秦还要多次充当人质。在政治的旋涡中,身佩六国相印的苏秦其实更像一个救火队员,不断地发现并扑灭所有可能烧毁六国之盟的火苗,与此同时,制衡原则也成为这个出身寒门的书生重要的外交主张。当齐国的力量过强,他便想方设法让其攻打周边小国,以削弱其国力;当小国的力量过弱,他又会从中公关,努力为小国争得一片疆土。苏秦太看重这个证明自己价值的舞台了,为了维系自己作为纵约长的地位,同时为了维护这个脆弱的六国之盟,他甚至用激将法将自己的同门师弟张仪安插进秦国,并与之达成协议:苏秦不死,不可破盟。

苏秦的苦心是奏效的,在其担当六国纵约长十五年间,“秦兵不敢窥函谷关十五年​‍‌‍​‍‌‍‌‍​‍​‍‌‍​‍‌‍​‍​‍‌‍​‍‌​‍​‍​‍‌‍​‍​‍​‍‌‍‌‍‌‍‌‍​‍‌‍​‍​​‍​‍​‍​‍​‍​‍​‍‌‍​‍‌‍​‍‌‍‌‍‌‍​。”(《史记·苏秦列传》)六国之盟维持了表面的和谐与稳定。然而,任何政治联盟只有永恒的利益,不可能有永恒的朋友,当秦国犯边的铁骑渐渐隐藏起来,六国之间的内讧也达到高潮,彼此开始为各自的利益大动干戈,而此时,身为纵约长的苏秦早已自顾不暇,终为嫉恨自己多年的齐相所杀。史载,苏秦将死之时,曾对齐王说:“臣即死,车裂臣以徇于市,曰‘苏秦为燕作乱于齐’,如此则臣之贼必得矣。”齐王于是如其言,而杀苏秦者果自出,齐王因而诛之。(《史记·苏秦列传》)其实,这位才智过人的纵横家在为齐王想出缉拿凶手的办法的同时,也在继悬梁刺股之后,用一次达到极致的自虐书写了一句谶言:当五匹烈马分别从五个方向将自己瘦弱的身躯撕成头、四肢、躯干六个部分,脆弱的六国之盟也将分崩离析。苏秦死后,燕、赵、魏、楚、韩五国联合,在燕将乐毅的带领下大举攻齐,连陷城池七十余座。齐王出逃,被杀,而五国也因是役实力大减,最终被藏在函谷关后的强悍秦军一一绞杀。六国铁一般的盟誓声声在耳,随风飘落,已成尘埃。

据说在双节棍的一组套路中,有一招势名曰“苏秦背剑”,习练者以小臂为半径将双节棍抡一满圆,即可重击对手,但若稍有不慎,也极易伤及自身。苏秦是个理想主义者,他渴望在一座坚固而圆满的舞台上施展自己的理想,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从这座舞台搭建之日起,就因其脆弱的地基而注定了它的坍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