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八声甘州·高康》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八声甘州

夜读《李广传》,不能寐。因念晁楚老、杨民瞻约同居山间,戏用李广事,赋以寄之。

故将军饮罢夜归来,长亭解雕鞍。

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识,桃李无言。

射虎山横一骑,裂石响惊弦。

落魄封侯事,岁晚田园。

谁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马,移住南山。

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

汉开边,功名万里,甚当时健者也曾闲?

纱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

【题解】

辛弃疾并不是第一次读《史记·李广传》。但在特殊的时期——被弹劾罢官闲居上饶带湖之时,再一次读《李广传》,让他感慨万千,夜不能寐。他想起了友人晁楚老、杨民瞻约自己同隐山间的邀请,就引用有关李广的典故写了这首词,以明心迹。

李广(?-前119),西汉名将,率领汉军抵御匈奴入侵,英勇善战,使匈奴数年不敢攻扰,人称“飞将军”。李广虽战功累累,却不但未被封侯,还多次被罢免或降职,最后受屈含愤自杀。辛弃疾闲居期间的作品多次提到李广,因为李广的遭遇常常使他联想到自己。

句解

故将军饮罢夜归来,长亭解雕鞍。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识,桃李无言

这段故事出自《史记·李将军列传》。李广因与匈奴作战失利而被罢官,闲居在长安附近的终南山。一天,李广深夜醉归,路经灞陵亭,恰亭尉醉酒,不许李广通过。随从通报:“这是故将军。”亭尉言:“现任将军尚且不准夜行,何况故将军!”遂令李广宿于亭下。

“桃李无言”,是谚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略写,意为桃李虽不会说话,但喜爱它们的人络绎不绝,在树下踩出了路来。司马迁在《史记·李将军列传》末尾用“桃李不言”的谚语来赞美李广虽不善辞令,却是天下景仰的英雄。

李广无端遭到灞陵亭尉的呵斥轻侮,无非是因为他已被废罢,是无权无势的“故”将军。而此时的辛弃疾,同样是被罢官闲居,所以他才会对李广的这次遭遇耿耿于怀,才会写道“恨灞陵醉尉”。

这个“恨”字,所责备的其实并不仅仅是浅薄势利、不识英雄的亭尉。亭尉固然可恨可鄙,但朝廷又有谁能识拔这位屡建奇功、一心为国的志士呢?不正是因为朝廷的罢免,才使本应驰骋沙场的将军借酒浇愁,饮罢夜归吗?辛弃疾真正“恨”的,是对英才的摧残。

射虎山横一骑,裂石响惊弦

谁会想到,今日受小小亭尉侮辱的“故将军”曾经是多么的强悍威猛。辛弃疾没去写李广如何英勇杀敌,只举了一个日常的例子:一日李广出猎,误将草中巨石认成老虎,引弓劲射,箭穿石而入。

然而,无论多么神武强悍,无论立下多少功业,李广终究还是成为了“故将军”。这令辛弃疾无限感慨。

落魄封侯事,岁晚田园

据《史记·李将军列传》,李广一生经历大小七十余战,“自汉击匈奴,而广未尝不在其中。”虽屡立战功,但始终未被封侯,晚年更被废为庶人,闲居山间。对自己的遭遇,李广愤愤不平。他自言“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击胡军功取侯者数十人。而广不为后人,然无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何也?”

辛弃疾赞赏李广,同情李广。李广的豪情壮志和坎坷遭遇,与他自身如此相似,所以他与李广“同病相怜”,更对这种不公郁愤难平。

谁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马,移住南山。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

杜甫《曲江三章》其三云:“自断此生休问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将移住南山边。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

辛弃疾摘取杜诗,而冠以“谁向”,表示自己不愿应友人之约,像杜诗中描绘的那样隐居田园,种桑植麻,了此余生。他想要的,是随李广猎居南山,骑马射箭,在雄壮豪迈、慷慨激昂中度过剩下的岁月。

历史上,被罢免闲居的李广后来又被起用。或许辛弃疾从李广的经历中,多少看到了希望——李广尚有再上沙场抗击匈奴的机会,我辛弃疾又怎么一定不会有呢?因而,他拒绝隐居田园,悠悠闲闲,而是要保持斗志,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可以说,不管受到多少打击,辛弃疾驰骋沙场、收复中原的雄心壮志从来没有熄灭过。

汉开边,功名万里,甚当时健者也曾闲

汉代重视开辟疆土,多少人在万里边疆建立了功名,但为什么还有像李广这样令敌人闻而丧胆的英雄人物被等闲视之,闲置高阁?

而如今,国家急需能人志士抗击金兵、一统大业,辛弃疾的满腔报国热情却无人理会。英雄无报国之门,看来自古如此。更何况当下之南宋,朝廷不思进取,国势衰颓,远不能与汉朝相比。汉时李广尚被闲置数年,辛弃疾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纱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

词人将视线从桌上的《史记》移向窗外。他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能人志士被闲置不用,不就是当权者排斥忠良、统治者昏庸无能所致吗?但这个答案,实在太尖锐了,他不能说出。于是他只好说说窗外的“斜风细雨,一阵轻寒”。

苏轼《和刘道原咏史》一诗中有“独掩陈编吊兴废,窗前山雨夜浪浪”。和苏轼一样,辛弃疾也“摧刚为柔”,将读史的万千感慨都寄托于眼前之景,含蓄蕴藉,引人深思。

评解

词人借李广故事,申诉自己无端落职、赋闲家居的不平,表达对当权派倾轧忠良的不满,同时抒写自己虽遭打击而意志不衰的壮士怀抱,是典型的借古人酒杯、浇胸中块磊之作。全词将史事典故、前人诗句与自己的感慨情绪化为一体,鲜明地体现了辛词善于用典的特色。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