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遵《西河》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历史选择了西门豹

——汪遵《西河》

西河

汪遵

花貌年年溺水滨,俗传河伯娶生人。

自从明宰投巫后,直至如今鬼不神。

我的思想穿越三度景深。

白色的旌幡,白色的人群,拱卫起祭祀的香案,法器于四个方位同时轰鸣,交叉成浮躁的祈歌;香案后面,巫祝身着法衣手挥木剑,摇响铜铃,干瘪的嘴唇发出无人听懂的咒语;巫祝身后,是滔滔河水,汹涌的浪峰托载着一领苇席飘向远方,苇席之上,盛装的少女一脸惶恐,一脸凄伤……

这是两千多年前发生在魏国邺城的一幕。黑色的婚礼飘摇于黑色的水面,阴冷而又恐怖。土地已经荒芜,而祭祀的钟鼓每年都在这里响得那么疯狂。强抢来的“新娘”被巫祝们告知,他们的郎君是河伯,一个乘着龙车的水神,掌管着风调雨顺,岁稔人和。嫁给神灵是她们的福分。于是,少女们便在斋戒沐浴之后,着意打扮一番,乘着金黄的苇席,走向神域,走向死亡。

从此,喧闹的街巷人烟渐稀,鳞次的村舍一派萧条。巫术意志统治着土地,也统治人们的精神世界。好女之家都无法回避这死亡的婚礼,纷纷携妻带子,背井离乡;而地方上的三老、廷掾和那些专门以服侍鬼神为职业的巫祝、巫咸却勾结成了一股势力,他们以“河伯娶妇”为名,横行无忌,大肆搜刮。躁动的钟鼓声中,孱弱的良家少女接受着青春的祭献,而子虚乌有的水神河伯,也接受着深深的嘲谑。

历史选择了西门豹,邺城人间鬼魁的蹁跹狂舞注定了西门豹的到来。绛帷之下,西门豹一身正气,走过祭祀河伯的道场。他没有愠色,没有震怒,他惩治巫行的方式便是这晦暗而肃穆的婚礼本身。于是,嚣张的巫祝、三老次第落水,去找寻他们臆造出的河神了;廷掾、吏役则磕头如捣蒜,在殷红的血色中暴露出良知;法器被熔成开沟通渠的犁铧,十二道沟渠拱卫在漳河周围,成为邺城百姓五谷丰登的血脉,而道场的旌幡则被裁成土地的盛装,素服的人群在推倒香案之后,由虔诚走向仇视,由膜拜转向审判。

涛声依旧,三度景深中,明宰西门豹高擎无神论的利剑,伟岸千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