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奥尔丁顿:意象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孔建平

象一条满载绿色香郁果实的小船,

顺着威尼斯阴湿的运河飘来,

啊,精美的你,

进入我荒凉之城。

蓝烟跳跃上升,

如群鸟的云团翻腾,

又消失,我的爱情也这样奔向

你,一会消失,一会又骤现。

玫瑰样红黄的月亮在苍白的天上,

当落日的余辉微红、荡漾

渲染林梢的轻雾,漫漫;

你就是它们。

象林边一株年轻的山毛榉

静悄悄地立在暮色中。

微风使它的叶儿轻轻摆动,

好象害怕天上的星星,

你也是这样,颤抖而又宁静。

一群红鹿高立在山岗之上,

它们在最远的松林之外,

我的愿望和它们一起奔向

远方、天外。

微风摆弄着雨中的花株,

但花朵很快又盛满雨珠。

我的心也是这样渐渐满载

点点忧愁,直到你又回来。

(郑敏译)

(英国)奥尔丁顿

《意象组诗》表现爱情过程的细微心理变化。诗人没有直抒情怀。全诗宛若一幅幅点彩派的绘画,有闪光耀眼的色点,也有变幻飞动的史面,以象喻难以言传的独特的恋爱感受。“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取譬引类”是一般诗人惯用的伎俩,但奥尔丁顿的袖中另有乾坤。他笔下的形象不是外界事物的直接摹写,而是感觉世界中的生活印象。月亮是玫瑰样的红黄,小船上的果实绿色香郁,“物”与“譬”已化作了寄托着主观情绪的感受,形成一个个奇妙的诗的境界。

简洁和凝炼是这几首诗的特点。诗中没有叙述,句与句之间往往脱节,形象与意念之间略去了连接性和解释性的东西。“一条满载绿色香郁果实的小船”是一个鲜明结实的意象,顺运河飘然而下给这个意象串接上隐秘的兴奋情绪,它与美人的形象闯入饥渴的心田之间似乎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但相互之间的比喻关系毋庸解释,意象与意念之间有着明确的想象的逻辑,情绪的叠加关系。

在西方,意象派诗人受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最深。甚至有“意象主义这个中国龙”之说。中国古典诗歌由于受严谨的韵律和古汉语的限制,往往省略词与词、句与句之间的联结词,而且叙述可以有跳动,所谓诗人自有诗家语。奥尔丁顿的《意象组诗》虽然内涵不算丰满,但在技法上有独到之处,我们可以于此窥见“这个中国龙”之一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