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道《次韵秦少游春江秋野图二首》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翰墨功名里,江山富贵人。
倏看双鸟下,已负百年身。
江清风偃木,霜落雁横空。
若个丹青里,犹须著此翁。
----陈师道

这两首五绝,作于哲宗元祐六年(1091)。当时作者任颍州州学教授。《春江秋野图》,为宗室某所作,(作者自注云:“宗室所画。”)秦少游(观)有题图诗,作者依韵奉和。

第一首是为作图者写的。前两句:“翰墨功名里,江山富贵人。”表明作图的宗室,翰墨中早有功名,如今虽然力求超尘脱俗,但毕竟是江山中的富贵之人。他长期处在宫禁之中,过腻了富贵的生活,所以追求鱼鸟之乐,想求得一些山林清趣。视功名如脱屣。这种心情原是可以理解的。三四两句:“倏看双鸟下,已负百年身。”仍从宗室某着笔,说明他有志与鱼鸟同游,陡然看到一双白鸟,飞下清江,如此自由自在,因此惋惜自己抽身不早,此时虽已觉悟,却已有“辜负百年身”的感叹了。“百年身”,语本杜甫诗:“长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

第二首以规诫少游为主。首句“江清风偃木”点秋野之景: 江水澄清,秋风偃木。次句“霜落雁横空”写秋空之景,北雁横空,寒霜遍野。时已深秋,是雁叫西风的时候,也是志士奋发有为的时候。古时候,人们到了秋季,常有“美人迟暮”之感,所以特别珍惜时光。三四两句:“若个丹青里,犹须著此翁。”意思是说: 在这样的画图里,还须放着个渔翁做什么?这是针对秦少游的原作写的。少游诗说:“请君添小艇,画我作渔翁。”作者以为少游这样的诗句,说是戏笔则可,如果真有此情,你秦少游正当壮年,就觉有点不相称。凭你的才华,正该有所建树,说是要和渔樵为侣,未免过早了一些。你和作图的宗室,是境地不同,经历不同,他久在樊笼,所以想回返自然,享受点鱼鸟之乐。你却应当珍惜年华,如果扮个渔翁,乘上小艇,同样是辜负百年之身,但在意义上和宗室某的“已负百年身”,是迥然不同了。

这两首小诗立意很高,妙在隐而不露,意象深沉。对作图者,则嘉其能在富贵中力求超脱,能不贪权势,而与鱼鸟为友。对友人秦少游,则殷殷劝告,希望他以用世为志,不负华年,不必如樵父渔翁,醉心于追求闲适之乐,而致无益于世,平白地辜负了此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