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

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乍晴轻暖清明后。水嬉舟动,禊饮筵开,银塘似染,金堤如绣。是处王孙,几多游妓,往往携纤手。遣离人、对嘉景,触目伤怀,尽成感旧。

别久。帝城当日,兰堂夜烛,百万呼庐,画阁春风,十千沽酒。未省、宴处能忘管弦,醉里不寻花柳。岂知秦楼,玉箫声断,前事难重偶。空遗恨,望仙乡,一饷消凝,泪沾襟袖。

——《笛家弄》

宋仁宗天圣七年(1029年),温游吴越的柳永返回京师,汴京繁华依旧,但故交零落,物是人非,触目伤怀,这首词据说就是柳永长期羁旅异乡后重返京都时所作。

初晴微暖的清明节,春光明媚,西园鲜花盛开,南陌青草飘香,池塘里,水波荡漾,轻舟起伏,消灾祭祀的春禊之宴正热闹举行。池塘的水面上,在阳光映照下如同染上了一层银亮色,那沐浴阳光的金色堤坝也如同锦绣般美丽。这里,来来往往的王孙贵族,牵着游玩歌伎的纤纤细手,享受着大好春光,快乐无比。

可见,柳永归来时正是过了清明时节,帝都花草依然繁茂,郊外游人依然如故。但从曾经长期羁旅在外的柳永眼中看来,却触目伤怀,感慨万千,往事历历如梦。离别京都已太久了。想当年在京都的日子,夜晚,灯火辉煌的厅堂里,人们挥金如土,不惜豪赌;白日,春风和暖的画阁内,人们斗酒千金,醉生梦死。而此时,人们却早已听不见当年酒宴上的袅袅乐曲,也无心再去寻花问柳了。

哪里知道世易时移,物是人非,此时虽身处当年的青楼旧舍,再找不到那些窈窕身影和如花笑脸了。过去的美好回忆却早已烟消云散,不会再重来了。遥望这仙境般的都城,只能空留怅恨。片刻凝神回忆后,不禁令人泪湿衣襟。长歌当哭!任你走遍天涯,看那凋零的繁华满地,看那无法兑现的诺言与生命中最深的爱恋,散尽烟云!

碧霄苍茫,牵住忧伤的目光。弯眉间,注定成为一纸过往。可叹这一春的落花缱绻,一笑间醉了红颜,碎了前缘。

人面已杳然,桃花犹自开。丝弦轻颤,风帘微开,是谁在风中徘徊不去,留下相思复牵连?

春禊祭祀盛况,这景美人美不禁触动了词人敏感的神经,大好春光却使词人无限伤怀。京都物是人非,如今羁旅落拓,空留怨恨,无奈秦楼寻欢,也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花隔铜壶,露晞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欢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满朝欢》

“铜壶”,古代以漏计时的工具。“露晞金掌”,汉武帝迷信方术,求露水饮之以求长寿。在神明台上立铜仙人,以掌接露水。“春杪”即杪春,指暮春时节。“灵沼”,指宫中的池泽。秦楼彩凤,楚观朝云,指当年青楼的歌舞女们。

柳永回到汴京重游时被春光所吸引,由此想起了昔日相恋的歌伎,但当他去寻访时却人去楼空,让作者感到无尽凄凉。

暮春时节的早晨,铜人手掌上的露水已经干了,京城迎来了一个风光独好的清晨。你看这里的春天多么有生机,袅袅的轻烟,黄莺儿在树林里尽显它婉转的歌喉,鱼儿在池塘中欢快地游。雨后初晴的阳光洒满大地,垂柳依依、芳草萋萋,大街小巷飘荡着鲜花的气息。

在这明媚的春光里,词人禁不住想起了他相识相知的歌女们。别来已久,相约欢会的日子又到了。当作者兴冲冲地来到往日欢会的地方,谁知人去楼空,却不知思念的人儿身处何地?只能怔怔地伫立无语,落得个满腹的伤感凄凉!

柳永的一生,是“嗟因循,久作天涯客”的孤独,是“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的乡愁,是“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的思苦,所有一切,最终化作“衣带渐宽终不毁,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执着。他所向往、所珍视的温情世界已经成为一个精神的家园。这个家园和离别、孤独和死亡的恐惧是如此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构成了柳永作为生命个体的生存感受。

由于寻访故人不遇,并由此而感发的对往日欢乐、青春年华已逝的感伤,或许还有奔波京华、羁旅他乡的凄凉。有时不经意之中遇到的美好事物,当刻意去追寻时已经一切成空了,岂不令人愁怅感慨?

谁的眼醉了谁的梦,谁的梦中包裹着这片醉人的花香。耳中飘过九天之上的梵音,是谁的歌化作今夜的星辰?前世,你是桃花一片,遮住了思念的天空。来生我是桃花一片,曾经凋零在你梦里的指尖。

红尘中一声长叹,憔悴了缤纷落花,凋零了曾经思念的容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