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千雪《挖掘者(组诗)》

作者:南南千雪 来源:原创

落雪的诗篇

当一场雪窒息了另一场

我就觉得亏欠

翻越秦岭

看见它苍龙一样的背脊

就觉得亏欠它好多好多的鳞片

行走在长满阔叶树的森林

就觉得亏欠它一个绚烂的小花园

当蜘蛛网把我的窗棂绷紧

我觉得我亏欠它一轮明月

每天可能都有新鲜的亏欠

我的祈祷很长很久

却依然黯淡

赶我的马去河边饮水

把我的豹子赶去喜玛拉雅山顶

我灵魂中的另一半

就去恒河吧

我是个身份各异的人

我在心里囚禁三只利剑

又到了寒风磨砺锋刃的时候

我的愧疚又加深一层

那落雪的诗篇啊

我不能轻易卸下它的镣铐

喜马拉雅

我一生都没有登上过的高山

我要借助鹰的翅膀

和一阵黑暗

我要飞一会儿不是在梦中

而是阳光下

我要活得像个盲人

唯有如此

我才能登上雪山

登上喜马拉雅

把我的信仰放置在雪山之巅

任我的泪水如雪崩

在山谷间

一倾而下发出轰鸣

与那些深埋雪山的白骨融为一体

唯有如此

才能减轻我活在人世间

因缺一口氧而疼痛难忍的脆弱与不安

写于小年

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已陷落

面对空旷的看台

无限延伸的只是雾与蓝

梦中痴迷的事物已是昨日

日头凌空的那一刻

你也是我

从中年的窄门踱出

行人形色各异

把招摇的风藏进头发,衣领,围脖

铁轨依然坚持它们自己的方向

晨钟日复一日敲响

很多的路口都是同一个路口

左转右转

最后回到原处

真的不必要对生活有太多的野心

和你围炉话茶的是今天的朋友

明天会有明天的朋友

我也是你

历尽部分苍桑

可苍天不老

你也同意

给日趋衰微的身体添一把柴禾

燃烧时间里虚妄的,着魔的,厌倦的,熄灭的

以及布满灰尘的情欲

你也是我

钟情

旷野像狼群此起彼伏

森林乌云样升起

天空被深草掩埋

一块石头就可以安顿一群小兽

荒凉就是绝世的美

如今

我也是你

内心布满化石蒺藜

碰撞的声音比一切花朵更低沉

每一天等候好消息坏消息

等候子夜哀歌

更多的时候为空无一物

而颤抖

黑暗的挖掘者

向黑暗深挖

像挖掘机的大铁手抓向沙土

“这个比喻太粗糙了”

向黑暗深挖

必须要用无形之手

掘得毫无裂隙的黑暗

你却在黑暗中看出破绽

一个挖掘者

如何缓慢

如何深藏不露地开采

黑暗中迷一样的恒久之物

铁,石头,铜器,兽迹,鱼

并在黑暗中获得神启

“狮子吃草与牛

尘土必作蛇的食物”

雨中过终南

群山披着寂寂的冷雨

雨敲打车窗

也敲打快要消耗殆尽的春天

林莽晶莹的闪光抱紧小小的新芽

杂草丛生之地收留凋残的花朵

潮湿空气里有隆起的伤感

覆盖牧者,隐者,洞穴,河口

当一块秘密的石头相逢一座高山

如同麋鹿在深渊里复活

那绝望仅次于玛丽亚在十字架下痛哭

读山记

读山,我得把自己清空

清空到能在体内安放一块巨石

安放一块巨石身披的无数闪电

和站立在巨石之巅吞云饮雾的松柏

清空到能在体内安放百里蛮荒之地

安放蛮荒之地的怪兽

烛龙,白泽,毕方,青鸟,九尾狐,梼杌……

熟悉它们的习性

懂得它们的凶猛

尊它们为王者英雄

清空到能在体内安放一大片森林

一大片野花

和它的成千上万只蜜蜂巨大的轰鸣

并承受它们无数次刺入花蕊的痛

读山,我得把自己清空

清空到无

到无

清空到如空荡荡的天空

在漆黑的夜里如尖刀般深深地摁上

秦岭,秦岭,秦岭,秦岭,秦岭……

秦岭排着长长的队伍如繁星就要起航

辞旧,或者你的太平洋

“我一个小小的浪头就把太平洋的蓝打碎了”

“我是来拯救太平洋的”

为了你孩童般捣乱般的满足感

我会乘着我的飞行器像星辰一样低垂

像流星划过天际般灿烂与迅疾

我要把你所有的浩瀚與辽阔的深沉

都打捞到群峰之巅

你我共同给虚无与喧嚣下一场厚雪

我会毫不踌躇的像个巧媳妇

把太平洋所有的蓝都用最紧致的针脚赶在新年前

缝好

像一件新衣服一样很完美地给你穿上

潜入水底我就是你心爱的海妖

我要用我鱼一样的尾巴

秘密地把水搅起可燃烧的风暴

而太平洋看起来却像镜面一样

映照着人间的万象欢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