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玲《无数与“无数”(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俄界藏娃

和那黄土高原的黄土相背离

他是黑色

是一粒长在肉眼之外的灰尘

他瘦小但不孱弱

嘴里不肯放弃嚼动的一粒油菜籽

背靠黏土墙

他把整个自己置于天空之下土地之上

整个天空和大地都是他的

村中小河从他眼睛里流过

母亲们在捆扎成熟的油菜籽

藏香猪跑来拱动他的屁股和脚趾

他和它们一样的深黑

他把笑还给了自由自在到疯癫的伙伴

他还是看到了我

如同他熟知的俄界中的任何一株花草

清澈的眸子里,我们这些现代的囚徒

从一座又一座山外而来

我们哪里懂得身处俄界的真正意义

我们只知道历史中那场长征之中的俄界会议

如果我们有幸和他遥望一瞬

囚与被囚将粉身碎骨

毫无尽头的大山是他对世界的想象

那山巅之上有他的牛羊和马匹

我以一个囚徒的眼光

偷偷把廉价的眼泪和同情翻出来

这是我对他犯下的最可耻的行径

因了

因了红色

鲜血与赤水在诡辩

因了长征

脚掌成为翻山越岭的耕犁

因了记忆

历史与当下在同流

因了飞渡

战争与和平延伸在一条直线上

因了死亡

生命重获尊严与价值

........

因了,正是因中有果

草鞋

那是父辈长在我眼中的一株麦秸

爷爷能把它编成鞋子

在土地上耕种与繁衍

麦秸是幸运的

可以从土地回到土地

当一双草鞋走在战争的路上

它便成了武器

披荆斩棘

除了永无归途

也磨穿了长征路上的寸土

我在现代买下了一双崭新的草鞋

仿若买下了耕种与长征的记忆

金黄的麦秸未曾沾染尘土

草鞋,挂在了高楼的墙上

彼岸花

终归不知是幸与不幸

我在此岸看到彼岸花

我的胃在痉挛

此岸的罪恶掩藏在宁静中

成为人类最大的讽刺

息烽集中营的竹林浩瀚葱郁

残酷被儒雅的文化包裹

黑暗的囚牢被取自齋号

课本上的小萝卜头在这里复活

依然摇晃着大脑袋的身子

牢与牢之间是曲径通幽的慢行

恶以善的面目嬉笑人间

除了被囚的工具,便是囚人的工具

互换与入侵在幻觉中丛生

我的胃在加剧痉挛

难以消化这人格的爆裂

在极刑猫洞的岩壁之上

那花瓣便是一双双战士挣扎的手

那红色花蕊是血

那光秃的花茎是他们的白骨

或许

此岸与彼岸的意义便是这株曼珠沙华

开花时不见叶

生叶时不见花

山路

从未走过这山路

一面锋刃一面顿挫

一面隐含一面曲折

仿若一面重生一面坠落

据说是秦岭的延续

铤而走险的腊子口藏在其间

俄界吞噬在他的胃囊中

我觉得永无止境循环的山路

便是最为险恶

难以复活当日的长征

我们的车轮无力碾过曾经一双双脚印

无数与“无数”

名字除了是一种符号,有时

是一种残酷的覆盖

走过雪山、草地、赤水河、息烽集中营......

历经遵义、会宁、六盘山、腊子口、俄界......

那些残存姓名的人与那些丢失姓名的人

构成了长征

无数残存姓名的人或活着或深刻在大理石墓碑

时间便是那些姓名与埋葬的骨灰

无数丢失姓名的人被“无数”覆盖

历史在此也形同虚设

我无意将其分类

所有语言已然失效

我在现代重走长征

我去看望了烈士陵园中的你们

我得以跟随英魂

向前奔赴,世界唯有向前

终极意义不仅是战争的胜利

壮举来自人类的意志超越

但,我还顷刻间无法咽下

滚滚而来又浩荡消逝的生命

如此轻易

我所能继续背负的微弱无比

——深信热爱生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