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庄雨后吴堡行》朱佩君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入夜,鼓噪吵闹的蛙声,猫咪的嘶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开灯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三点多,起身下床穿鞋竟然一脚踩入水中。卧室里哪来这么多水?莫非在做梦?赶忙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环顾房间四周,天呀!粉红色的拖鞋像一艘皮筏子上下起伏的飘荡在水面上,眼前的场景把我惊呆了。再看我的脚完全浸泡在水里,卧室中的水已经没到我的小腿肚。借着手机的电筒光线,深一脚浅一脚,趟着水走到客厅一看,呵,猫咪们的玩具,装杂物的纸箱,几双拖鞋浮在水面上。打开房灯仔细一看,额的神呀!竟有一只长的蚯蚓在水中游动。客厅门口的矮凳上蹲着一只青蛙,仰着头鼓着腮瞪着鱼泡眼直勾勾地望着我,似乎想对我说什么。爹呀!娘呀!我可爱的家变成了水上乐园了。趟着哗哗的雨水走进厨房,眼前的一幕让我好感动,平日里一天打8次架的异性猫咪兄妹毛豆和小花妹妹紧紧的偎依在一起,惊恐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这是7月20日晚,北京罕见的持续了四十多个小时的大暴雨淹到了农庄的每个角落。灌满了我苦心经营了大半年的、开满鲜花的小院之后,竟然在夜半更深之际悄无声息地冲进了我的家中。卫生间和厨房的地漏冒水,大门缝里进水,墙缝向外涌水,雨水夹杂着污水充满了家中的角角落落。可是龙王还照旧在兢兢业业的工作着,没有丝毫收工的迹象,大雨片刻毫无喘息的倾泻着。暴雨倾盆,屋里屋外的水连成一片,就这样我与水的大战开始了。

持续到21日上午11时,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正在清理的现场,趟过农庄的一片汪洋,带着满身的雨水,狼狈不堪出现在周老师和红孩老师面前,随他们奔赴首都机场——去陕北吴堡。此时的我犹如灰姑娘,吴堡之行如同赴一次美丽的约会……

与洪水灾害斗争了一夜的我,做梦似的下午就抵达了陕北吴堡县。是什么样的魅力能让我忘记疲劳、放弃正在救援的家园,义无反顾的前赴这次吴堡之约呢?是啊!是那一首首动人心魂的陕北民歌,是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信天游将我从雨中帝都,带到这古朴的黄土高坡的窑洞旁。

吴堡县位于榆林市东南部,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人杰地灵,有着得天独厚的文化旅游资源。这里是当代著名作家柳青的故乡,还有柳青故居和柳青文学馆,让人们可以感悟柳青的创作与生活。这里是毛泽东在1948年3月23日率领在陕北的中央纵队,东渡黄河,前往河北省西柏坡的出发地。这里又有历史悠久、建筑设计精妙,保留完好的被誉为“华夏第一石城”的吴堡石城遗址。

还有比肩壶口瀑布的黄河二碛,让人们可以感受母亲河的雄伟壮丽。更有上过央视《舌尖上中国》的高家塄村空心手工挂面之乡。老张家手工空心挂面让吴堡县声名鹊起。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因为这里有被誉为陕北民歌之首《赶牲灵》创作人张天恩的故居。有集炎黄子孙、各族姓氏文化为一体的同源堂,让人们可以寻根问祖,感受民族文化大融合的魅力;有罕见的天然优质温泉,让人们能缓解疲劳,休憩养生。

刚入吴堡,我便被眼前这原生态村野古朴的景色所吸引。有名的张家墕村,也是著名的民歌之乡和腰鼓村。我们所住的宾馆同源堂窑洞就在张家墕村依山而建。满山遍野枣树环抱,古朴的村落亲切熟悉,能近距离亲近黄土坡,感受陕北民歌的气息,真是圆了我长期以来想深入学习原生态陕北民歌的一个梦。

短短三天的行程让我充实难忘。吴堡人的热情深深的打动着我。吴堡的原生态山山水水、枣树窑洞深深的吸引着我,瞬间我爱上了这个地方,迷恋上了这个地方。

最让人感动的是队伍中的两个文坛前辈“八○”后的周明老师和年逾七十的曹谷溪老师。两位古稀老人,紧紧随着队伍从未掉队,所到之处都认真地听讲解,细细地提问。走上位于半山腰上的柳青故居,爬上历史古迹吴堡石城,与年轻人一起下碛口到黄河边拍照,在毛主席东渡的地方合影,更是随大部队乘渡“东渡”到对面属山西管辖的碛口古镇去参观。尽管汗水湿透衣背,却一路欢歌笑语,从未提一句累字!周明老师更是精神抖擞,永远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大家都笑称他为年轻的“八零后”。

吳堡不但山美,景美,红枣美,它的古朴窑洞的特色美,更在于它的人美、心美、热情美,《赶牲灵》的歌声更是美上加美。红孩老师说:“老佩,你那么爱唱陕北民歌,这次就应该好好的做一次实地采风、多学几首陕北民歌,好好的感受陕北民歌的精髓之处,写出心里想说的陕北民歌吧。我期待你的好文章噢。”

在县财政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吴堡县投资将张天恩的三孔窑洞修缮一新。几孔窑洞的屋内是打通的展室,依次陈列着的复制的骡拉板车、骡子背上的鞍子、脖上挂的铃铛、以及张天恩当时家里的起居用品。据说《赶牲灵》的灵感,就源自张天恩驾着的这个板车上。展柜里陈列了各种版本的《赶牲灵》的歌碟以及张天恩创作的陕北民歌作品。这真是民歌界一笔宝贵的财富啊!当地的朋友从旁边有人居住的窑洞里抱出一个镶满照片的大镜框,指着每一张照片为我们讲述了作者鲜为人知的故事。张天恩不但是著名的陕北民歌艺人,还是陕北秧歌和陕北快板的能人。他青年时期赶着牲灵走三边,下柳林,为边区驮盐、送炭。沿路的沟沟坎坎、山山水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他常常行走在黄土高原,一边扬鞭赶着毛驴,一边口里编唱着陕北小曲儿,广为流传的《赶牲灵》《跑旱船》《白面馍馍虱点点》《十劝劝的人儿》等一首首耳熟能详的陕北民歌就是这样诞生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