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菜地》曾群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如今时兴自种绿色蔬菜。

教学之余,我也在伙伴们的怂恿下开辟了一块菜地。菜地选在我们小学院内。为了改良土壤,我扫拢落叶、枯草在菜地点燃。拌上“火土灰”的菜地黑乎乎的,很是像模像样。

种菜少不了用肥。化肥街上有卖,但菜农极少去买,因为农家肥才是绿色有机肥嘛。我开始关注起学校周边的农家肥来。有时发现一团牛粪,也似捡到宝贝似的铲进园去。伙伴小卢也有一块菜地,看到她在村子竹林里弄到一堆农家肥,很是羡慕。不久,我也发现了一堆,经打听竟是村民清理牛圈的遗弃物,我如获至宝,很快把它运进菜地。不几天,这肥料就发挥效能,让我的菜长得青翠欲滴,光鲜夺人。

暑去秋来,菜地旁边的两棵桂花树也开花了。秋风中,星星点点的桂花便无声地落在菜叶上。人在树下种菜,头上身上被花儿飘洒,土壤、菜叶被花儿点缀,煞是好看。把锄松土,金黄碎花便落入土中,镶嵌在土块与土块之间,似拌着桂花的糕糖。夕阳下的劳作,饱含诗意的剪影,着实让人心怡。收工回来,采摘几缕桂枝和野花,置于案头,朴实的书房又平添几许芬芳。

经营菜地,让我时常想起小时候父亲种菜的情景。

父亲是中学高级教师,业余时间总爱到屋后的菜地去劳作。那次,嘴馋的我忍不住喊:“爸,我想吃黄瓜。”父亲慈爱地摘下了一条毛绒绒的黄瓜。我一边吃,一边看着父亲在菜地里劳动的画面:一会兒给菜畦松土、培土,一会儿薅菜,一会儿浇园,那长柄竹筒伸进木桶,舀起一筒筒水向菜地抛洒,那一道道白色的弧线宛若天边月、空中虹,让人遐思无限。有时候,父亲回家吃饭晚了,我赌气抗议,父亲和蔼地说:“做事不可半途而废嘛,留条尾巴不完工,做梦也不香。”父亲的话让我豁然顿悟。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也像父亲一样,养成了做什么事都一气呵成、不留尾巴的习惯……

三十多年后的如今,我也有了自己的菜地。空暇时间去菜地转转,顿时会产生不小的成就感与自豪感。春天,我的菜地里白菜青青,大蒜绿绿;夏秋,南瓜在棚上变得金黄,豆角和苦瓜在架上摇晃,花生在地里结满果实;冬天呢,既有鲜嫩的韭菜、芥菜,也有深埋地下的洋姜和紫薯。可以说,我的菜地,一年四季有春光!

经营菜地,舒展着日渐慵懒的筋骨,享受着劳动带来的乐趣,期待着明天满满的收成。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