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满地》苏启平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乡愁是村头的一棵香樟。记忆是撑开的树冠,绿绿葱葱。每一片叶子记录一个人,或者一件事。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恰似穿过岁月,悠闲地站立在熟悉的树底。此刻,我只是昔日调皮的顽童,蹦蹦跳跳地拿着拨浪鼓,摇来晃去。那个塞给我糖果的奶奶去了哪里?什么时候才可以重新看到她慈祥的面容?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如今做了誰的新娘?

乡愁是屋场里的一口老井。愁绪是井里的水藻,柔顺丝滑。用手捧起一把泉水,是否能吃出往日的滋味?水里倒映着谁的脸,熟悉而又陌生?谁带走了我的天真,带走了我上好的年华?谁将我的青丝染成白发?谁让我稚嫩的容颜灰尘满面?不自觉地后退,后面不再是无忌的童年。在水井边歌唱,歌声依然渗透着泉水的甘甜。

乡愁是记忆里永远无法忘怀的一群人。亲人、朋友、同学,处处都有自己的身影。张三爷爷黑色的门牙,赵四奶奶微跛的右脚,邻家小妹晒在屋檐下的花格衬衫,路上小哥穿在身上的纯白背心。乡村用独特的事物标记每一个充满温情的人物。一个人就是一篇散文,一章小说,抑或一首可以引吭高歌的诗。乡村如果是一个王国,每个人都是乡村的传说,串连起来就是一段轰轰烈烈的历史。

乡愁是老屋山脚的一抔净土。黄色的土,让人想起人类的肤色,还有泛黄的书卷。那刻,我方明白,青山绿水装扮下的村庄内心尊贵而永恒。用深情的眼打量熟悉的泥土,整个人都能感受故土的芬芳。内心的律动是大地的温度,柔和温馨。小心翼翼地用一张纸、一块布,带走一抔土。顺便带走一座移动的村庄,一个不老的故乡。从此,天地没有界限,他乡亦是吾乡。

乡愁是田野遗落的一根稻穗。饱满的谷粒吸纳大地的精华,最香甜的味道来自高山清冽的泉水,自始至终营养着我的记忆与诗情。一根稻草,用自己香脆的身躯给了牛羊无尽的温暖。月光下的田野,是村庄最为豪华壮丽的舞台,春夏秋冬轮番上演自然的微妙与奇迹。田埂如弓的背影,是父亲一生劳累最为生动的写照,显赫地悬挂在我童年记忆的厅堂。

乡愁还可以是一张纸,画满只有儿时伙伴才能读懂的文字。乡愁还可以是一句俗话,在时光淘洗之后依然如洪钟大吕。乡愁是故乡早晨朦胧的乳雾,是夜晚清亮的星空;乡愁是游子稠密的情思,是孩童无尽的依恋。

是谁无意打翻母亲古老的容器,散落了一地的谷子?满地的谷子,满地的乡愁。乡愁原来是故乡的宠儿,被每一个游子抱在怀里,揣在梦里。乡愁呀,乡愁,你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无处不在的影子。

(作者单位:湖南省浏阳市浏阳六中)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