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衍强《历史的光辉》

作者:陈衍强 来源:原创

扎西会议

扎西那地方

雄鸡一唱,三个省都听得见

如果敲开那间有名的会址

就能搜出一群红军的影子

在那里回师东进

扎西当时并不明白

它的一间破庙

会成为中央政治局的会议室

除了时间,其意义

与北京人民大会堂做出的决策差不多

当历史走了80年

扎西会址还留在原地

是与遵义的那间一般大小的

仿佛一首军旅诗

王明执笔时到处是病句

只有到遵义才开始分行

并使用毛泽东的创作技巧

在扎西修改后再构思

将军队缩编成七律

再用重叠手法渡过赤水

陕北的六口窑洞

是中国革命的省略号

打在金沙江、大渡河的排比句后面

既完整又含蓄

红军能够打破二万五千里长跑纪录

与在扎西歇脚有关

扎西,扎西

是一代伟人冲刺之前

做深呼吸的地方

威信老屋

在威信县

有一间很老的屋子

曾经是中国革命投宿的客栈

与红军发生过

某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张闻天和秦邦宪

都是那间屋子的过客

那是1935年寒冷的春天

房东正从门缝里看人

看见堂屋里的马灯

照亮了围桌而坐的几个外地人

他不晓得什么是毛主席

只发现一个头发往后梳的高个子

说话时吃着辣椒

他更不晓得

另一个长胡子的是周恩来

正引导红军

沿着高个子的路线奔走

而今那间很老的屋子

还没有坍塌

它不仅是威信县的一处风景

精神和象征意义

与西柏坡的土屋一样

永远闪着历史的光辉

难怪我到那里朝圣时

一位给红军带过路的老人问我

“现在是哪个当毛主席”

突破乌江

翻开中共党史

从长征路线示意图上

我看到的是

一支走成红色箭头的队伍

冲过最后一道封锁线

在湘桂边境突然掉头

进入枪声渐渐稀疏的贵州

这是一支

拖着一路鲜血的工农武装

在逼近被称为天险的乌江时

尽管被博古和李德

这两块石头绊了一下步伐

仍然没有改变方向

所以我固执地认为

阻挡红军前进的

不仅是一条惊心动魄的江

还有比长征路线更复杂的思想

幸好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这个从小就到中流击水的湖南人

不会因为任何艰难险阻

而退缩和逃亡

就这样

方面军的旗帜

沿着一双指点江山的大手

呼啸着跃过了

贵州境内那条最大的河流

点燃遵义的曙光

金沙水拍

重读长征

只有随刘伯承的回忆录一起

把磅礴的乌蒙踩成泥丸

才能把一拨姓蒋的追兵

甩在贵阳以东

然后以每天120里的急行军

抵达一条叫金沙江的山溝

金沙江虽然不宽

但仅凭那云朵中的悬崖

就可把中央红军堵截

使那条从南湖驶出的红船

在这山沟里翻掉

但铁锤锻打的红军

一心要用镰刀去割掉

白色中国的苦难

硬是以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英勇

用皎平渡的七只小船

把中国革命的一条大船

载到使战略向北转移的彼岸

船长毛泽东傲立船头

面对湍急的金沙江

尽管内心波澜起伏

但在他深藏不露的诗中

冰冷的水

都变成他对长征的胜利

充满乐观和自信的革命胸怀

四渡赤水

重走红军长征路

我们就会被一条深不可测的河

带到1935年寒冷的春天

那条河差点断送了中国革命的前途

毛泽东就是在那条河上

创作了遵义会议后的第一首诗

这首诗一开头就非常精彩

中间特别有气势

收笔更是利落

蒋介石曾想用那条河

卡住毛泽东越写越长的中央红军

然而那条河掀起的波浪

反而诱发了毛泽东的灵感

为了引人入胜

毛泽东用押韵的脚步 平仄的枪声

反复斟酌,四易其稿

第一稿撕去土城作战的败笔

第二稿放弃早已构思好的

北渡长江的动词

第三稿用《忆秦娥》中的

马蹄和喇叭声

删去了娄山关的敌兵

第四稿用现代技巧

避实就虚,挥师东进

诗到胜利为止

这是毛泽东的风格

并在他后来的创作中

取得了新的突破

那条河叫赤水河

比起金沙江和大渡河算不了什么

难怪毛泽东在他的《长征》诗中

未曾提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