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政新篇(新天新地新世界)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资政新篇(新天新地新世界)

洪仁玕

无如我中花①之人,忘其身之为花,甘居鞑妖之下,不务实学,专事浮文,良可慨矣!请试言之:文士之短简长篇,无非空言假话;下僚之禀帖面陈,俱是谗谄赞誉。商贾指东说西,皆为奸贪诡谲;农民勤俭诚朴,目为愚妇愚夫。诸如杂教九流②,将无作有,凡属妖头鬼卒,喉舌糢糊,到处尽成荆棘,无往不是陷坑。倘得真心实力,众志成城,何难亲见太平景象,而成为千古英雄,复见新天新地新世界也夫!

风风类夫所谓以风风之者:谓革之而民不愿,兴之而民不从,其事多属人心矇昧、习俗所蔽、难以急移者,不得已以风风之,自上化之也。如男子长指甲,女子喜缠脚,吉凶军宾,琐屑仪文,养鸟斗蟋,打鹌赛胜,戒箍手镯,金玉粉饰之类,皆小人骄奢之习,诸如此类,难以枚举,禁之不成广大之体,民亦未必凛遵,不禁又为败风之渐。惟在在上者,以为可耻之行,见则鄙之忽之,遇则怒之挞之,民自厌而去之,是不刑而自化,不禁而自弭矣。倘民有美举,如医院、礼拜堂、学馆、四民院、四疾院等,主则亲临以隆其事,以奖其成,若无此举,则诏谕宣行,是厚风俗之法也。如毁谤谮妒等弊,皆由风俗未厚,见识未广,制法未精,是以人心虞拟,不平而鸣矣。又如演戏斗剧、庵寺和尼、凡此等弊,则立牧司教导官亲身教化之,怜悯之,义怒之,务去其心之惑以拯其迷也。中地素以骄奢之习为宝,或诗画美艳,金玉精奇,非一无可取,第是宝之下者也。(夫所谓上宝者,以天父上帝、天兄基督、圣神爷之风,三位一体③为宝,一敬信间,声色不形,肃然有律,诚以此能格其邪心,宝其灵魂,化其愚蒙,宝其才德也。中宝者,以有用之物为宝,如火船、火车、钟镖、电火表、寒暑表、风雨表、日晷表、千里镜、量天尺、连环枪、天球、地球等物,皆有探造化之巧,足以广闻见之精,此正正堂堂之技,非妇儿掩饰之文,永古可行者也。)……英吉利即俗称红毛邦,开邦一千年来,未易他姓,于今称为最强之邦,由法善也。但其人多有智力,骄傲成性,不居人下,凡于往来言语文书,可称照会、交好、通和、亲爱等意,其余万方来朝,四夷宾服,及夷狄、戎蛮、鬼子一切轻污之字,皆不必说也。盖轻污字样,是口角取胜之事,不是经纶实际,且招祸也。即施于枕近之暹罗④、交趾⑤、日本、琉球⑥之小邦,亦必不服,实因人类虽下,而志不愿下,即或愿下,亦势迫之耳,非忠诚献曝⑦也。如必欲他归诚献曝,非权力所能致之,必内修国政,外示信义,斯为得尔,此道实为高深广远也欤。……一要自大至小,由上而下,权归于一,内外适均而敷于众也。又由众下而达于上位,则上下情通,中无壅塞弄弊者,莫善于准卖新闻篇或暗柜也,法式见下。一兴车马之利,以利便轻捷为妙,倘有能造如外邦火轮车,一日夜能行七八千里者,准自专其利⑧,限满准他人仿做。若彼愿公于世,亦禀准遵行,免生别弊。先于二十一省⑨通贰十一条大路以为全国之脉胳,通则国家无病焉。通省者阔三丈,通郡者阔二丈五尺,通县及市镇者阔二丈,通大乡村者阔丈余。差役时领犯人修葺崩破之处。二十里立一书信馆,愿为者请饷而设,以为四方耳目之便,不致上下梗塞,君民不通也。信资计文书轻重,每二十里该钱若干而收,其书要在某处交递者,车上车下,各先束成一捆,至即互相交讫,不能停车俄顷,因用火用气用风之力大猛也。虽三四千里之遥,亦可朝发夕至,纵有小寇窃发,岂能漏网乎·一兴舟楫之利,以坚固轻便捷巧为妙,或用火用气用力用风,任乎智者自创,首创至巧者,赏以自专其利,限满准他人仿做。若愿公于世,亦禀明发行。茲有火船气船一日夜能行二千余里者,大商则搭客运货,国家则战守缉捕,皆不数日而成功,甚有裨于国焉。若天国兴此技,黄河可疏通其沙而流入于海,江淮可通有无而缓急相济,要隘可以防患,凶旱水溢可以救荒,国内可保无虞,外国可通和好,利莫大焉。一兴银行,倘有百万家财者,先将家赀契式禀报入库,然后准颁一百五十万银纸,刻以精细花草,盖以国印图章,或银货相易,或纸银相易。皆准每两取息三厘。或三四富民共请立,或一人请立,均无不可也。此举大利于商贾士民,出入便于携带,身有万金而人不觉,沉于江河,则损于一己而益于银行,财宝仍在也,即遇贼劫,亦难骤然拿去也。一兴器皿技艺,有能造精奇利便者,准其自售,他人仿造,罪而罚之,即有法人而生巧者,准前造者收为己有,或招为徒焉。器小者赏五年,大者赏十年,益民多者年数加多。无益之物,有责无赏。限满他人仿做。一兴宝藏,凡金、银、铜、铁、锡、煤、盐、琥珀、蚝壳、玻璃、美石等货,有民探出者,准其禀报,爵为总领,准其招民探取,总领获十之二,国库获十之二,采者获十之六焉。倘宝有丰歉,则采有多少,又当视所出如何,随时增减,不得匿有为无也。此为天财地宝,虽公共之物,究亦枕近者之福,小则准乡,大则准县,尤大者准省及省外之人来采也。有争斗抢夺他人之所先者,准总领及地方官严办,务须设法妥善焉。一兴邮亭,以通朝廷文书,书信馆以通各色家信,新闻馆以报时事常变,物价低昂,只须实写,勿着一字浮文。倘有沉没书札银信及伪造新闻者,轻则罚,重则罪。邮亭由国而立,余准富民纳饷,禀明而设,或本处刊卖,则每日一篇,远者一礼拜一篇,越省则一月一卷,注明某处某人某月日刊刻,该钱若干,以便远近采买。

选自《资政新篇》

〔注释〕 ①花:华。 ②杂教九流:即三教九流。三教指儒教、佛教、道教。九流指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后泛指社会上各种行业或江湖上各种各样的人。文中之意为后一层。 ③三位一体:指上帝、耶稣、圣神风(即东王杨秀清),一父二子,分则三位,合则一体。这是太平天国宗教信仰的最高象征。 ④暹罗:泰国旧名。 ⑤交趾:旧时对越南的别称。 ⑥琉球:位于日本与中国台湾之间,本为一个独立的岛国。原名“阿儿奈波”,由五个岛屿组成。明清两代为中国藩属,定期纳贡。1879年日本趁当时清朝处于内外交困之际,侵吞了琉球,在主岛设置冲绳县。 ⑦献曝:所献菲薄但出于至诚的谦辞。出自《列子·杨朱》。 ⑧准自专其利:即今天所说的专利权。 ⑨二十一省:指关内十八省及东北三省。〔鉴赏〕 1852年至1858年,洪仁玕流亡广东、上海和香港。期间,他努力学习西方的科技知识,研究英美等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政治学说,为以后写作《资政新篇》做了思想上的准备。在《资政新篇》里,洪仁玕力主在经济上、政治上全面仿效欧美资本主义。造火车、修轮船、筑道路、兴邮政、开矿山、办银行等等,是振兴中国经济切实可行的措施。洪仁玕主张,凡发现矿藏者,可授予开发权,他人不得侵犯;如雇佣工人开采,开采者得十分之六,国库得十分之二,探出者得十分之二。“准富者请人雇工”,这是明确地以资本主义来替代封建剥削。在政治上他希望统一事权,改革封建政治,实现“上下通”和“中外平”。这些主张,是以洪仁玕对西方科技与政治,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为前提的。 “上下通”,是相对于专制主义的民主思想。帝王养尊处优,其行止被局囿于深宫内院里。民情难以上达,是专制主义标志之一。洪仁玕觉得,实现“上下通”切实可行的办法,是兴办新闻事业。具体措施是在各省设立新闻馆,其官有职无权,要选择品性诚实不阿的人担任,使“一念之善,一念之恶,难逃人心公议矣。”早在唐代,中国已出现了报纸——邸报。邸报主要内容是报道皇帝的诏书与命令、起居与言行,以及关于官吏的升降、任免、赏罚等方面消息,还有各级臣僚的章表与皇帝的批语。从唐一直持续到晚清,邸报是维护专制主义的机关报。邸报中没有洪仁玕所希冀的“人心公议”,也就是民主的要求。洪仁玕期望新闻馆能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据实报道各地的经济与政治情况、改变封建王朝中长期存在着的“上下梗塞,君民不通”的弊病,达到“上下情通”。“中外平”,是指破除传统的夷夏秩序观,强调中国与外国在政治上的平等往来。洪仁玕认为,要求洋人臣服天朝,仍未能摆脱传统的观念,他反对闭关锁国,主张中外往来双方处于平等的地位:“凡于往来言语文书,可称照会、交好、通和、亲爱等意,其余万方来朝、四夷宾服,及夷狄、戎蛮、鬼子一切轻污之字,皆不必说也。”傲岸自大的天朝上国观念,在知晓西方政治学说的洪仁玕面前,已不再有影响了。上述主张源于洪仁玕对西方列强的正确认识。英、美、法等国的富强在洪仁玕看来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是科学技术发达,“技艺精巧”。 在洪仁玕心目中,科学技术是“永古可行”的:“如火船、火车、钟镖、电火表、寒暑表、风雨表、日晷表、千里镜、量天尺、连环枪、天球、地球等物,皆有探造化之巧,足以广闻见之精,此正正堂堂之技,非妇儿掩饰之文,永古可行者也。”科学技术不仅在古代,就是在近代,也被看作雕虫小技,不登大雅之堂,不及以礼义为核心的德教。文渊阁大学士倭仁,是程朱理学的信徒,他在反对京师开同文馆所上的奏疏中说:“立国之道,尚礼义而不崇权谋;根本之图,在人心不在技艺”,绝对不能“求一技之末,而又奉夷人为师”。洪仁玕提倡“兴舟楫之利”中,特别加上了“首创至巧者,赏以自专其利”等语,可见洪仁玕已有专利权意识了。近代典籍中最早提到专利权,当数《资政新篇》了。洪仁玕已突破旧式农民革命的局限性,提出具有资本主义色彩之“新”的见解,在他对专利权的肯定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只是在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发明本身成为财富与商品的主要条件下,专利权作为保护科学发明的有效制度才应运而生。专利权是同资本主义制度相适应的产物。另一个因素是政治制度先进。例如英国为“最强之邦,由法善也”。“法”指政治法律制度而言。于美国他很称赞,认为其国力最强而不侵凌邻邦,对其以秘密、平等、普遍投票的方式建立起来的普选制,及由此产生的议会制度、议会民主与总统制作了扼要的介绍。这是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基本内容。由此可知,洪仁玕的“新天新地新世界”,是近代中国较早的一份完整的关于资本主义发展的蓝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