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果《有一种栖息,叫做生生不息(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东流水街111号

那些泉消失了

再早些时候不见的是船

東流水街成了旧址

苦楝树的香气

正穿过正午的秘境

攀上五龙潭公园里的

二层小楼

泉水流了一地

阿胶的记忆继续扩散

木地板发出轻微的声息

时光滴漏

渗进每一处缝隙

明暗之间

被后来的视线一遍遍

擦拭的木桌

有沉着的纹路

和扑面而来的生气

那抹香跃窗而入

在稠密的时间内外

自由穿梭

陡峭的楼梯

以最大的角度垂直于过去

曾经纷沓而来的足音

依旧由此拾级而上

东流水街111号

故地超越遗忘和变迁

还原真实

岁月凝固

听流传至今的名姓

由着不同的音调唤起

老槐树

共产党宣言

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封面是一个

长着大胡子的外国人

真理是可以燎原的

星星之火

从1848年的伦敦

漂洋过海

被年轻的刘雨辉

从济南带至

1926年的刘集

一百多年后

国际歌依旧响彻

刘集村的刘世厚没听见

深夜,他找来油纸

把那本小册子紧裹

塞进竹筒

藏于屋山墙的雀眼

这个尘封的秘密

流传至今

最早知情的是

那棵老槐树

它顶裂了坚硬的石

什么也不说

面孔和镜子

一棵树,又一棵树

成片的树林

一张面孔

又一张面孔

重重叠叠

层出不穷

在涌动的面孔跟前

难站立

一簇簇

生动的树

光影斑驳的树

有着潮涌般的力量

肖像的壮大

超越了光阴的追踪

瞬间实现撞击

在迫近的注视中

观者无一例外

跌入镜中

进步是最积极的响应

道理一遍遍被乡音咀嚼

变成流经身体的血脉

我莒地的乡亲

把朴素的信仰折叠

忠诚在清茶的洗濯下

澄澈见底

与世界对应

镜子无处不在

有人内心坦荡

有人手足无措

那些被刻下来的名字

那些被刻下来的名字

让人仰望

那么多名字聚集

比得上夜空

闪亮的星辰

要抵御一阵阵战栗

从远处从头顶

袭来

要投入一场场战役

前仆后继

理想是一团

经久不熄的火

血肉之躯高举

炽热的心

穿越枪林弹雨

突围的人

站起的人

倒下的人

沉默的人

大写的人

泪水擦亮了

这些闪光的名字

和平冉冉升起

庄严地托举

无数座英雄的塔

纪念碑

无论立起

还是倒下

都是一块碑

冰冷的大理石

被灼热的五角星

点燃

没有名字的烈士

越过死亡

从战场返回

与地面平行的

纪念碑

是大地的筋骨

松柏和花儿约定

在此守候

有一种栖息

叫做生生不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