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万明《故土西望》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甘肃棉农

棉花熟了

黑压压的甘肃棉农

像一粒粒黑子

撒进又深又广的新疆棉田。

那迎着秋风的棉朵

在一粒粒黑子手中

变成一朵朵饱熟的乳房。

在落下第一场大雪之前

焦渴的甘肃棉农

忍着乡愁一口一口吃掉

新疆的辽阔。

钓鱼

钓鱼的孩子

总想用钩上的一条小蚯蚓

钓一条很大的鱼。

当一条条小蚯蚓

被黄昏吃掉时,鱼们却躲在石隙

窥视着孩子眼中晃荡的失望。

一群逃学的孩子

一次又一次挖开潮湿的泥土

看见小蚯蚓舒展腥红的身子。

鱼吃掉了美色

只留下光秃秃的钩子

和一截旧时光。

至今 那眼撂荒的浅井

还钓着

孩子们凌乱的童年。

奶桶

背着奶桶的藏女

走出帐篷时,望见

奶牛硕大的身子

抵住将坠的落日。

站在河边:能听见奶桶晃荡的声音

打在地上。

一双粗糙的大手

朝奶牛温热的胯下

幸福伸去。

那曲

牦牛低头吃草。身后

站着寥廓的秋天。

贡嘎瓦山的雪

又加厚了。牧女放下鞭子

出嫁了。

那曲河:一对黑颈鹤抱着黄昏取暖。

从念青唐古拉山吹来一股风

把揉碎的时光

洒进草地。

低头吃草的牦牛

中间没抬过一次头。她不知道

有一个路人在暖暖地看她。

藏北

太阳从一堆玛尼石上

走完秋天。然后

给远行的骑手卸下

一身苍茫。

夜风把一根羊骨丢进黄昏。

背水的女子砸开一块冰面。现在

她不想把埋进心底的一块孤独

掏出来。

她只想把阿妈

前世留下的一串念珠

抱的更紧些。

大雪

半夜。一声惊叫

砸醒了院子。

父亲推开门,看见

梨树上的一根枝条断了。

雪,还在下着。

西夏王陵

贺兰山下

西夏王的陵墓很大

大得有些空旷。

西夏王是含恨而死的。

至今 他的坟墓不长草。

不长草的坟墓

看上去像一堆荒凉

抬高了落日。

郑万明

诗作散见于《诗刊》、《诗歌报月刊》、《北方文学》、《飞天》、《星星诗刊》、《绿风》、《北京文学》、《青海湖》、《诗潮》、《四川文学》等杂志。有作品获《诗刊》、《诗歌月刊》等杂志征文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