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紫《造物的隐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孤独的悬垂

所有不能达至

与死亡和腐朽同等地位的爱

是我不能尽兴的

然而,你很难邀约共赴之人

啊,放弃那桑椹,那震颤

啊,春天的美味!

孤独的梦,孤独的悬垂

我爱自己更加绚烂

永垂一个大海的渴

当你的身体已衰竭

当你已品尝过草莓汁

当你离开,当你死亡

那泥土的欲望不曾休止

造物的隐喻

让我的生与死都自由如飞鸟

我与这沉朽的大地是一道光的距离

我像游鱼向水一样交付了自己的生死

我的眼睛飨有色彩

而我的手触摸衣服下的灵魂

我的三世和粮食的发芽、生长、成熟

可都是造物的同一个隐喻

我每天都在做着阅读灵魂的事情

就像把我的手放在一条河水里,无法停下来

我既无法留住什么,也无法摸到、打捞起什么

我追逐自己的灵魂

就像水流追逐远去的月亮

这条溪流,疲惫,欢乐,而无穷止

穿过暮色的黑影

童年的一个傍晚

我看到一条动物的黑影

穿过院中暮色,迅疾而逝

我不知它是什么

只能用那道闪电般

划过的恐惧感,确定它

谜一样的降临与存在

因无从描述,亦无人给我解答

后来,我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了解了更多的未知

淡漠与畏惧也同时扩大了

它们的面积和外缘

唯有那条暮色中的黑影

仍一次次穿越黄昏

像封存于乞力马扎罗峰巅风雪中的

飞跃的雄豹

我极力,大声地赞美活着

许多人谈到死亡

其实,只有死者才真正对它表有态度

人们所谈论的,不过是一种恐惧

或者,以一种态度,消解着对它的恐惧

谈论死亡像谈论一道悬崖

死者是一群飞鸟

他们飞远了,人们永远无法与他们对话

也许,只能等到自己也变成一只飞鸟

死去的人,像一些摘石榴的人

通红的果实,被他们摘走了

他们消失在小径上

而这里,空荡,寂寞,令人恐慌

我不得不极力,大声地赞美

活着,和万木萌生的五月

世界只爱他的死亡

他对世界爱了一生

而世界只爱了他的死亡

因为世界的本质,只需要

泥土去补充,和着水

去创造坟冢之上的春天与花冠

人们的心,制造着不完满的事物

人们的痛,像水汽蒸发在空中

那诱惑与推动着我们的

是生殖之爱,与运河上空

新鲜,幽静的月亮

花篮

取得一种尊严的活

与体面的死

有什么需要完成?

云的影子消失

留下冰一样彻蓝的天空

犹如已存在的永恒宁静

回忆的光束

在山峰上方展现暂时的灿烂

我站在星空下

肉体的痛苦已经像一个花篮

被我擎着穿过人世

简化

我使用清水洗浴自己的时候,是洁净的吗

我使用粮食与青菜喂养自己的时候,是无罪的吗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存在,是美好的

可是那流出的污垢,一种无穷无尽的

消耗,吞噬,占有,与我有关

我不由要在腐落的草木前低下头来

那腐气是另一种芳香,令我陶醉

我也要叹息鸟儿们,划过长空,了无痕迹

而人类的活着,要使用惯常的贪婪掠夺着美

并在这样的路径上,产生着

最深重的关于苦难的叹息

我要怎样,才能将自己

简化为草木,简化为一只鸟呢

啜饮

这一片容纳了

一切光照与投影的河水

真的是另一种物质?

我和它究竟有何不同?

我只能以消失的方式到它的内部去

而它无法成为我?

春天被反复记忆与唤起

万物不曾衰老

鸟儿还在天空飞翔

桑椹重复着坠落的甜汁

也许我也会再次来到这里

在另一个此刻,用一种

不同的脉管,啜饮

我想虚度光阴

我想虚度光阴

像一棵树,把自己交给秋天时是空的

我想是没有用的

和秋天郊野的那些荒草一样

是寂静着,没有用的

我丝毫不觉羞愧

不以没用、虚度而对这个世界存羞

我只是逃出了一种枷锁

对这个世界

不用力,也不曾伤害

只作为一种静静的光辉

在天地间片刻存伫

我想虚度光阴

我想虚度光阴

像一棵树,把自己交给秋天时是空的

我想是没有用的

和秋天郊野的那些荒草一样

是寂静着,没有用的

我丝毫不觉羞愧

不以没用、虚度而对这个世界存羞

我只是逃出了一种枷锁

对这个世界

不用力,也不曾伤害

只作为一种静静的光辉

在天地间片刻存伫?

安静的时间

我愿望——

以安静的时间作我的宫殿

我想到高粱,稻谷,以及

这个宫殿产生的一切作物

我种植低首思索的穗头

它们掉落的籽粒是我思想的

如果这些籽粒即是我自身

如果风吹过我,就是全部

我已实现了一切

我在这个宫殿里的至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