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护城河》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不论是在繁华的大都市还是在偏远的小县城,城中有一条被称作护城河的河,这一点也不稀奇。护城河与城市,就如同城市与马路,城市与高楼一样,太平常太普遍了。那一条条护城河,河面或宽或窄,河水或深或浅,水质或清澈或混浊,各不相同。这些护城河的水源,也来处各异。但是,有哪个城市的护城河里流淌着的,是清澈见底、叮咚唱着歌儿的泉水呢?

一座城市,仅名泉就有七十二处,这已实属罕见了。而这个城市的护城河,流淌着的竟然也是泉水。除了泉城济南外,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条这样的护城河了。

那些泉的精灵,冲破各种阻碍,从地下汩汩冒上来,变成了泉城济南的泉水。无数处泉水,汇聚在一起,便成了济南的护城河。看似静静的护城河,因为泉水的缘故,便具有了蓬勃的活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流淌着泉水的护城河,是泉城济南一串闪光的项链,她将环城公园、趵突泉公园、五龙潭公园、大明湖风景区、泉城广场等景点和趵突泉、黑虎泉、五龙潭三大泉群中的七十多处名泉,珍珠一样串连在了一起。

泉水欢唱着,蹦跳着汇聚过来,组成了这串世间绝无仅有的项链。泉水是活的,这串项链也就有了生机,有了魅力。每一滴泉水,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性格,她们或活泼,或娴静,或开朗,或顽皮,或宽厚,或睿智,或俏丽,或温柔,或好动。

河面平静如铺展开的绸缎时,那是静思的泉;泉水嬉闹着,亮开嗓门,那是大声歌唱着的泉;瀑布飞流直下,珠儿蹦跳飞溅,那是载歌载舞着的泉……这些泉水精灵从不同的泉子走来,不约而同来到了护城河,她们欢呼着跳跃着,为了相识、相聚,举行着欢快的派对。

每一颗珍珠里都有泉水的灵动,泉水的温度。这串项链带着诗意带着灵性,在这些由泉水精灵汇成的护城河里,她们快乐地舞蹈,尽情地歌唱,既有婉转清丽的独唱,又有气势宏大、配合默契的大合唱。从高高的山石间蹦跳着,欢快地滑下来的水珠儿,是清脆的小号;瀑布一样流淌下来的,是柔情的钢琴;时而跃出队伍,调皮地来一个回旋独舞,时而又回归到集体中的精灵,是打击乐的叮咚。各种乐器默契地组合在一起,独唱、对唱、联唱,这些跳动着的音符,汇聚成了一曲泉精灵的大合唱。

美妙的舞蹈和或清脆嘹亮、或叮咚婉转的歌唱,醉了垂柳,醉了游人,連泉水自己也醉了。泉水唱着歌,从石头上哗哗流淌下来,争先加入到这个队列当中。岸边的依依垂柳摇曳着,在不停地为她们鼓掌。

游泉城济南的护城河,有多种方式。可以沿着垂柳依依的河岸漫步,更可以直接乘船在河水中畅游。

漫步在绿树、红花掩映的河岸,身旁不时有游人擦肩而过。随着前行的脚步,护城河沿岸,变幻出不一样的景色:或游人如织的“大客厅”,或高高的解放阁,或别致的亭台、楼阁。转过一座桥,亭子的一侧,是高耸的小山,山石间,泉水跳跃着、唱着欢快的歌儿,扑向护城河的怀抱。

如果想与护城河的泉水来一次更亲密的接触,可以约三五好友,登上护城河里的小画舫,畅游在如画的护城河上。护城河里的泉水,时而静静流淌,时而又婉转歌唱着。水下,仙女长发一样舞蹈着的水草,时而深情地拥抱着船儿,时而又张开手臂,温婉地朝游船挥着手;各色鱼儿,时而急急行走着,争先恐后地追赶着游船,时而又憨憨地驻足,与船上的游人痴痴对视。

护城河的美景,美得纯净,美得纯粹,美得让诗人也找不到了合适的词句。土生土长的老济南人,面对着泉水叮咚、千姿百态的护城河,自然不会忘记一位古人。这位曾主政济南的文化名人,任职期间,除大兴教育、除恶治霸外,他对济南最大的贡献就是兴修水利,疏浚河道、开挖新渠、修建桥梁,疏通了各泉通往西湖(大明湖)的水渠,修建了北水门等设施。使湖水“外内之水,禁障宣通”。他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据史料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曾巩任齐州(济南)太守。在兴修水利的同时,他还为西湖(大明湖)修了长堤,名为百花堤。后人为了纪念曾巩,改百花堤为曾堤。“明湖波净,莲歌渔唱念曾公”,道出了济南人对曾巩的深情。

据说曾巩在济南任职期间,苏东坡曾两次来济南。宋元祐五年(1090年),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在西湖上修建了苏堤。从时间上来看,杭州的苏堤,晚于济南大明湖的曾堤。

生活在一座遍布着泉的城市,是幸福的。身边有一条流淌着泉水的护城河,一条时时可以游览可以亲近的护城河,更是上天对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额外的眷顾。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长期与泉水相依相伴,接受着泉水的浸润与滋养。每一位泉城人的骨子里,也便有了泉的秉性,坚忍、乐观、善良、宽厚、开明。

护城河美不胜收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清泉石上流,船在水上行,垂柳依依,泉水潺潺。济南的护城河,是世界上唯一活着的护城河,是泉城济南流淌着的音符,跳动着的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