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桃花红了》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桃花没有想到,她的家具店在开业的第一天就做成了一笔大买卖,更令她想不到的是,这笔大买卖的买主东方朔竟然在交付了十万元的定金以后神秘地失踪了。

定货单上的电话桃花已拨打过不止一次,每次都有客气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地址倒是不长,算上数字也只有七个字“烟草街126号”,可是桃花把眼珠子都瞪酸了,也只数到125号,125号后就是街的尽头,除了有一个看起来挺干净却挂着一把大锁的公共厕所外,再后面就没有人家了。

有人说,桃花交了运,天上掉下个大馅饼不小心砸到她头上了。

有人说,定金已经交了,不怕他不要,迟早还会来找上门的。

还有人说,这说不定是个什么阴谋,现在这世道,想不到的事都会发生,还是防着点好。

桃花把每个人的话都很认真地听了,听完以后越发的糊涂,最初的喜悦和得意像潮涨潮落一样一点一点地沉下去,她茫然了。

阳光偷偷溜进店里,在门口铺下一团白,桃花便对着那团白光发起呆来。

开业那天,阳光像这天一样出奇的好,来的人倒不少,但大多是看热闹的,真正掏银子买家具的人却寥寥无几。就在桃花泄气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留小平头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在店里转了一圈,指着那套海南黄花梨木的仿古家具对桃花说:“这个我要了,一周后送货。”

海南黄花梨的家具在桃花的店里是最高档的,价格当然也最高,这名顾客不但没还价,还按桃花的意思慷慨地支付了十万块钱的定金,然后留下了姓名、电话和送货地址。桃花收了定金,又仔细看了看定货单,记住了这个很好记的名字“东方朔”。此后的好几天桃花都在开心着,这种开心一直持续到送货前。

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桃花怎么想也想不出那天有什么异样。

在忐忑中她又度过了一些时间,东方朔的电话依然无法接通,不幸的是,桃花店里的生意也日渐萧条,偶尔有人看上了那套交过定金的家具,桃花也不敢出手。东方朔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嵌进了她的脑子里,有时候在路上看到三十多岁留平头的男子,她都要多看好几眼,有来买家具的她也会多问一句,“有个叫东方朔的,你们认识不?”

时间一长,周围很多人都知道她在寻找一个叫东方朔的人。有不知底细的人便悄悄议论,说看这女老板的年纪也小三十了吧,想男人都快想疯了,也真够痴心的。

有一次他们的议论不小心被桃花听到了,她就说:“是,都快想疯了还不过来看看俺,净让闲人看笑话了。”

有人便说:“你不能光等,你得出去找。”

桃花说:“找?怎么找?”

那人又说:“你登寻人启事啊,上电台、电视台,还有报社。”

这句话提醒了桃花,她忽略了说话人的面部表情和语气,只觉得这话说的很有道理。第二天一大早,桃花便去了报社。

一个女的翘着二郎腿,一边与旁边的帅哥说笑一边问桃花:“你要找的这个人多大年龄?”

桃花摇了摇头:“不知道。”

女的止住笑,看了桃花一眼,把手一伸:“照片拿来我看下。”

桃花又摇摇头:“照片也没有。”

女的火了:“你不是来捣乱吧,什么都没有你怎么找?”

桃花说:“我就知道这人叫东方朔,是个男的,大概三十来岁,住在烟草街126号,但这个地址不存在。”

最后,看在钱的面子上,寻人启事还是登出来了。桃花是个文学青年,她嫌旧的寻人启事太老套,脑瓜一转,计上心来,于是包了半个版面,内容是她执意这样写的:

“东方朔,你是否定过一套家具?

正宗海南黄花梨,定金已交过,却消失得了无踪迹。

众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你在何处?”

下面是桃花的联系电话和她所在家私城的详细地址。

寻人启事登出来后,东方朔没有出现,桃花店里却来了许多无关的人。原来很多人看到报纸以后,都对这件事情感到好奇,有人说这样诚信的老板如今不多见了,有人说这就是个商业炒作,还有几位看起来很特别的人甚至扬言,称“买家具找桃花”。当然,这么捧场的人是有一定用意的,无非是付银子的时候想让桃花多打点折扣。购家具的人里有很多是收藏家,他们听说桃花店里有正宗的海南黄花梨家具,都慕名而来,愿意出大价钱订购。

桃花的生意竟然火了起来。

不到半个月,除了那套物有其主的,桃花店里的其他黄花梨家具很快被抢购一空。后来,因为实在忙不过来,她雇了两个小工,她主要负责联系货源。但不久,厂家突然告诉她,现在海南黄花梨原材料稀缺,供不应求,暂时没货了。

一天,桃花从厂家回来,发现交过定金的那套家具没了,小工兴冲冲地告诉她,那套家具被一个收藏家以很高的价格买走了。桃花大惊,她把伙计狠狠训斥了一顿,赶紧要了收藏家的电话和地址,但好话说尽对方也不愿意退货。无奈,桃花只好包赔了一大笔违约金,才又把家具追了回来。

海南日报的一个记者听说了这件事,被她的坚持和诚信感动了,很快写了一篇报道登在海南日报上。

几天后,桃花店门前的空地上停了一辆小卡,车上下来一个妖艳的女子,她盯着桃花看了半晌,问:“你就是老板?”

桃花说:“是。”

女子说:“我是东方朔的女朋友,他一年前出国了,我是看到报道以后来替他取家具的。”

桃花眼睛一亮,但想了想,她说:“你可以代替他,但我想跟他说句话,当面证实一下可以吗?”

女子似乎早想到了这些,她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朔,我今天来帮你提家具,你跟家具店的老板打个招呼吧。”说着,把手机递给了桃花。

桃花“喂”了一声,几个月过去了,她跟东方朔相处的时间也很短促,别说声音,就连他的面容都已经有些模糊了。电话里的男声听起来似乎很激动,连连说着“对不起”“抱歉”“感谢”之类的话,把他因为出国不方便回来的理由又说了一通,最后说他已交代女友替他把余款结清,尽快把家具拉走。

桃花静静地听完,就在男子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桃花问:“你当时交过多少定金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不是十万吗?”

“确定吗?”桃花反问道。女子在一旁听到了,忍不住插言道:“报纸上写得清清楚楚,难道还有假?”

桃花笑笑,又问:“那你把我给你打的收款条还保留着吗?”

男子说:“时间太长,条子早丢了。”

桃花想了想,又问:“你还记得你的定单条上写的什么地址吗?”

男子说:“我出国后那个老地址早就不住人了,家具是给我女朋友买的,你让她把余下的钱结了直接拉走吧。”

桃花又问:“你能回忆一下我的店是什么样子吗?或者说说四周都有哪些标志性的建筑物等。”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咆哮起来:“你这个人真多事,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我怎么还会记得……”

还没等桃花答话,旁边女子一把夺过电话,盛气凌人地说:“别废话了,我们已经交过定金,你赶快把货给我装到车上。”说着又拿出一张银行卡,在桃花眼前一晃,说:“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桃花没有看女子手里的卡,她说:“时间太长了,光靠声音根本分辨不出来,除非东方朔本人过来,否则这家具谁也提不走。”

女子怔住了,她指着桃花“你、你”了半天,临走的时候恶狠狠地说,“你说话不算话,我要去告你!”

周围早已聚集了一圈看热闹的人,现场闹哄哄的,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来拉货的女子一看就像假的,这年头搞诈骗的人多了去了;有的说桃花的那套家具早已涨了不止十倍的价格,桃花想借机多捞一笔钱,至于登广告和寻人启事都是炒作的;也有人说那个东方朔可能是桃花的情人,估计两人闹蹬了,让他的新欢来拉家具,桃花肯定不会同意;还有人说根本就没有东方朔这个人,这是一场商业计谋。

自称是东方朔女友的女子上了车,关车门时声音很大,把人群都震得一怔。

桃花倚在店门口,目送着那辆车屁股冒出一股烟后绝尘而去。众人见好戏已散,也不好意思再围观,嘀咕着纷纷散去。桃花这才转身回到店里,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流出了一些泪水,桃花的心又渐渐恢复了平静,开始想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这一年多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想了半天,她也有些茫然,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叫东方朔的人一定会来的,而她的等待,只是因为收了别人的定金,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而已。这样一想,桃花的心便豁然开朗起来,这才感到肚子有些饿了,正准备出去叫一份饭,门口不远处又停了一辆小卡。

桃花心里一紧:那女子搬救兵了?

桃花只顾盯着那辆卡车看了,却没注意到有一个人已经走到了她身边。

“嗨,你好!”

桃花吓了一跳,她转过脸,疑惑地望着眼前的人:大眼睛,小平头,三十多岁……

“你是东——”

“是的,我是东方朔,让您久等了。”来人朝她伸出手。

桃花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说:“啊,刚才,你、你女朋友来过了。”

“女朋友?”东方朔大笑起来,“我女朋友早跟别人跑了,老板你可真会开玩笑。”

桃花有些尴尬,却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突然感到有些委屈,眼睛不由得潮湿了。

东方朔连忙双手递过一份纸巾,桃花一边擦眼睛一边笑,说:“你看我这出息,让你笑话了,你是看到报道才来的吧?”

东方朔点点头,一脸愧疚地说:“唉,说来话长啊。”

原来东方朔有一家公司,几个月前,也就是他从桃花这里定过家具以后,公司突然出现了变故,他最信任的哥们带着他公司的女会计,也就是他准备结婚的女友携款出逃了。两人卷走了他公司所有的资产跑到了国外,不到一天时间,他从一个老板变成了穷光蛋。债主们很快得知了消息,纷纷找上门来。有一段时间,他被债主们追得实在没有办法,万念俱灰,曾在东方市的感恩河边徘徊了一个晚上。后来,他走累了,在河边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平静的水面,想象着只需要轻轻一跃,所有的烦恼恩怨就都不存在了。

但最终他没有跳下去,因为他想起了母亲,觉得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太草率,应该回乡下见母亲一面,磕个头,道个别。他在车站等车时看到了那份寻人启事,当时他的眼泪就流了下来,觉得还有人在等着他,不论什么原因的等,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份希望和温暖。但他实在没有钱来付余下的家具款了,当然也没脸来找桃花退定金,因为他也是做生意的,知道定金就是一种承诺,一般是不能退的。他看到那则启事后就把车票退了,回来后悄悄卖了房子,拿着钱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开辟新的天地去了。

“那家具,你今天……”

东方朔明白桃花的意思,他掏出一张卡,在桃花眼前一晃,说:“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你放心,家具钱一分不少。”

桃花笑了,说:“你怎么给我留了个不存在的地址呢,可害苦了我了。”桃花拿出那张一直保留着的定货单,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东方朔接过一看,大呼粗心,说应该是文化路120号,一不小心写成了6,又说,就是当初没写错也找不到他的,没多久那座房子就被卖掉了。

桃花点点头,说:“也是。”她看了看那套不知被多少人抚摩过的家具说,“诺,你看,我把你的东西保管得还不错吧,你把余款结清就可以拉走了。”

东方朔笑道:“不要急嘛,我现在很饿,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请你吃个饭吧。”

桃花没有拒绝,两人就近找了一家饭店,进到一个幽静的小包厢里。桃花也不客气,点了几个爱吃的菜,她也真是饿了,吃得很大气。她一边吃一边对着一直看着她吃饭的东方朔说:“别光看啊,你也吃,吃完赶紧去拉你的家具,唉,从此我再也不用窝心这件事了。”

东方朔说:“你肯定我一定会把家具拉走吗?”

桃花停下筷子:“怎么,你不会想退货吧?我可巴不得,如今这套家具的价格比一年前涨了可不止十倍呢。”

东方朔收起笑容,换了一幅凝重的神色,说:“说实话,我今天不是为了家具而来。”

桃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把筷子放下,疑惑地盯着东方朔,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买方和卖方,他还有什么事呢。

“我想投资入股,跟你一块经营家具,你同意吗?”

还没等桃花回答,东方朔又说:“你不用急着回答,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

东方朔不让桃花说话,他自己却侃侃而谈。

“我已经把家具市场考察过了,海南黄花梨是老天赐予我们海南人民的宝贝,我们应该广泛搜集货源,珍惜这份礼物,把它做精做大,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至于投资方面,你不用担心,你只要负责销售,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

说完,东方朔热切地望着桃花的眼睛,等着她的回答。

桃花说:“你给我几天时间吧,我得考虑一下。”

东方朔倒了一杯水递给桃花,桃花接过,东方朔趁势握住了她的手:“只要你不拒绝,让我等多久都没关系,这么多年,我要寻找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桃花的脸微微红了,她没有把手抽出,而是避开东方朔的眼神,把脸扭向窗外。

窗外,春风乍起,一树桃花开得正红。

殷茹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荣获“我们不要怀念她”小说同题赛一等奖;“首届光明日报微博微小说大赛”一等奖;第二届和第三届闪小说大赛银奖等多种奖项。著有小小说集《开满阳光的午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