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艳红《掬一捧岁月的五谷来窖藏》

作者:赵艳红 来源:原创

曾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是一个渐渐让人失去行走本能的世界。思想靠行走而深刻,体魄靠行走而健壮。而就在这个春日,我们因文学而不惜足,一群爱好文字的人行走在单县这片土地上,走进四君子集团浮龙湖洞藏酒基地。

王蒙说过,湖是大地的眼睛。浮龙湖因着一群爱好文字的同行者,会流动怎样的深情?她绚丽芳华的背后,又有着怎样长久的等待? 半月台上四君子又因怎样的佳酿慰藉了那么多诗心?舜帝的先师单卷又是如何为如今的单县添寫了厚重的一笔?带着这些疑问,踏歌行船沿湖而至,一笼芦苇的牵引让我们走进一片清凉,心里滋生出少有的安宁。行走在单卷隐居过的这方厚土,步入藏酒基地的古城堡,似乎也具有了古人去打店歇脚时饮酒乡野的情趣。伴着浮龙湖带来的闲适,横舟野渡的诗意也油然而生,行走在这里,无论是清雅纯粹的你,还是满身俗气的我;无论是博古通今的你,还是孤陋寡闻的我;无论志向高远的你,还是庸碌无为的我,都因这方人这方土的净化而得到升华

偌大的洞藏美酒之地,居然有曲径通幽之趣, 那种强烈的以文化为基调的氛围扑面而来。漫步在古城墙上,仿佛一道会盟天下的隘关,拧成一道浓眉,横卧在这片金黄的土地之上,城墙之上秦、汉、唐、宋的亘古旗帜在风中猎猎,钢筋水泥铸就的隘关垛口,仿佛有着秦长城的残垣横陈,空啸长风。城墙下,检阅美酒的车队,浩浩荡荡作旷古来去,一群群驱车而来的商旅,也适逢了单县这人间四月天的苏醒。拾阶而上,阅“美酒起源”,闻“单父饮酒”,品“四君子”诗篇,我们分明是踏着历史的脚步、世间的虚浮而行,步履轻快的雅客文人,笔端也能穿透历史的尘封。

单县的庄稼人捏扁锄把,挥动着这个乡村带给我们的惊喜,和城市带来的躁动,牵扯起我们这群沙土堆里长大的孩子,那些尊严与纯情。于是,浮龙湖洞藏酒就成了历史的纤绳。黛瓦、回廊、翘阁内的这一坛坛,一罐罐,都是历史时空里的精灵,擎起震撼心扉的音符,让人应接不暇、耳目一新。洞藏福地之内漫步,不管是“美酒起源”中的老子,始皇,吕后,还是“酒器一揽”中的文物,让观者捕捉到的不仅融有知识性、趣味性、娱乐观赏性,还有着很深邃的诗性。尤其是那一只只站立的酒坛,仿佛就是捧着一纸诗稿从遥远的历史中走来。让观者久历喧嚣浮尘的心即刻沉静下来,生怕会惊动这一屋的安静。

虔诚的观瞻这一只只已经成为文物的出土酒器,同时在观瞻着一种站立的文化、一种站立的艺术。酒器展览厅内,每天接待着来来往往的观者,一只只酒瓶就这样被形形色色的目光过滤、渲染和赞许,吞噬着林林总总的注视,那空荡的腔体也仿佛日渐丰腴,装满了造访者的惊叹和赞美。一只只古老的坛坛罐罐,被四君子人用热忱的情思珍藏在文化展厅内,一只只崭新的坛坛罐罐,被四君子人在岁月的畅想中窖藏在这里,让历史和文化一起怒放光芒。是谁将廉价的坛坛罐罐,变得如此的厚重、余韵悠长?一尊尊瓶坛罐,排列成武士的浩荡,展馆的震撼盖过穹苍,震荡着参观者的心肠。

一个洞藏,诉说着四君子人奋斗的史诗。穿过岁月的胸腔,重现着历史的沧桑,许是岁月抚平了四君子人的辛涩,却涤荡着四君子人成功的醇香。四君子人从酒文化的源头走来,理清酒文化的传承,历史的脉络。而展厅内四君子酿酒工艺流程图,展示的却是四君子人浮华尘世中不变的情结。他们承载着发酵和蒸煮后甘醇的覆盖。倾倒出诸多液体的醇香,最后站立成酒文化馆内的一只酒坛,成为无声的诗、流动的画、凝固音乐的海,征服诸多观瞻者,倾注由衷的澎湃。

掏出相机按动快门,定格一只酒坛。那一刻,坛坛罐罐便永久的储存了文化的品味、艺术的魅力、历史的眼光和政治经济的卓识。按动快门的那一刻,总会暗自赞叹四君子人是在用一种多么卓绝的精神在续写着一个怎样辉煌的故事。此刻,用盛满崇尚的心情将瓶颈打结,凝就纤绳,拉动畅想的翅膀,在酒器的海洋中捕捉四君子人的希望。四君子人是在纺织着一块怎样的织锦,他们用汗水和热情纺出的经纬线,守在创业的纺车旁,纺织着快乐、纺织着梦想。四君子管理层又是有着怎样的魄力,能够点酒成金。他们又是用怎样的足迹,在酒的心房篆刻隽永的诗文,从遥远神奇的远古,踏着历史的足迹而来,书写企业的宇宙洪荒。四君子人,又具有怎样的虔诚,把丑陋陈旧的空酒坛顶礼膜拜成清澈透明?又是具有怎样的帷幄,用锋利的犁铧,穿越原始,横跨现代,耕耘出这一幅精美的酒文化画卷,自原始的源头逶迤到现代?一只酒坛的站立,成为酒文化展厅内永远的珍藏,把酒文化的历史渊源站穿。一群单县人的站立,却让山川不再高大,让大海不再辽阔,岁月的河流不会干涸,信念的酒坛中永远会斟出醉人的甘醇……

酒心亦如文之境界,心无旁骛如这一坛美酒呈于眼前,心情格外悠远旷放。闻着窖藏美酒的醇香,内心便会涌出无限满足来,这味蕾间的无限遐思,也随着这一股五谷之香混合着窖藏之醇味,由鼻腔掠进脑海之中,掠起思海中一阵阵松涛竹响。是的,隐藏在生活中的爱情、亲情之酒,是时光与温情酿就的美酒,这久违了的陈年老酒,就像这次散文高研班每个人的相聚,话虽不多,然而那份真挚的感情却无须言表,只消轻轻一碰,千言万语便融入酒中,距离也从天涯拉到了咫尺!窖藏,汇集无数双轻轻、重重的足音,如一位走出冬眠的精灵,向世人展示清泠和芳醇。脚下这片滚烫滚烫的热土,就在这一瞬,便生出些许感叹。杯酒释心怀,独有的芳香凛冽着清爽,清醇的苦涩罗列着操守,深深的呼吸,未饮,心已别具风格。相聚,淡如水?还是浓胜酒?心韵又开始了轻快的流动,一千声珍重、一万缕时光便从甘醇的酒香中被悄然窖藏。随着时光一天天悄然消逝,随着岁月的沙粒慢慢流淌,掬一捧岁月的五谷在记忆的酒坊中酿造,随着岁月的窖藏,这些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又重新流转在每一个角落,偶尔拈花一笑,幽思一片,温馨一片。

返途的大巴行走在离开单县的路上,坐在车内看外面的风景,远处的浮龙湖畔的芦苇依旧翠绿,路上的车依旧川流不息,载着诸多和我一样行色匆匆的人奔波着。此时的我坐在窗前,看浮龙湖洞藏古城堡越来越远,屏气静心,一切似乎在记忆里曾经出现过,这些重复而又不相同的风景被千万个行色匆匆的游客阅过,又有多少真正看懂这些风景的人呢?窗外风景急促闪过,也闪着岁月的更替。四月的艳阳照耀着单县之旅,疲惫、默静。风景以外依旧是风景,只是换了地点,换了颜色。而我们依旧是那群来来往往的看客,行色匆匆,阅人看风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