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雨景《山中(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曲径

晨起,“吱呀”一声

山门洞开的声音

更像是一个休止符

这就意味着我已暂别喧嚣

进入到了构树们的斑斓里

侧柏落叶的细碎里

看见人迹就消遁的山雀

在密林深处振翅

红得过头的槭树

在悬崖上燃起焰火

我遗憾它们的遥不可及

又是那么窃喜它们的避世之心

气喘咻咻,拾级而上

不要以为,我只是

在向那些陡峭讨要汗水

其实我是想,借助大山的幽深

安放体内的千树鸟鸣

索道

花楸长在悬崖上

悬崖藏于深涧中

深涧落进溪流里

我此刻如飞鸟

通体透明的缆车

让我看清了天蒙的兼容之心

沂蒙小调一

宋守莲一开口

小推车的轱辘就“吱呀呀”地

响了起来,战火散处

推车的农民露出黑红的面庞

火线桥下的妇人

已从冰冷的河水中抽出肉身

春风正一遍遍为她们驱走湿寒

巧手的村姑在一针一线地绣

桐花即将在她们手上吐出香气

王换于怀中早亡的孙子

他紧闭的眼睛,正通过花瓣慢慢打开

小心翼翼地探视这个崭新的世界

小战士的伤口早就结了痂

正在村口的橡子树下,泪别聋哑的乳娘

锋利的刀戟已经入鞘

光阴铁了心,要锈蚀掉它们

玻璃悬索桥

我被轻轻放置于两山之间

放置于野生的层云之上

风,带走了最后的翅膀

我可供依存的更少了,几近赤贫

两座巨峰之间,我渺小到

可以省略自己,惊惧到想要放弃自己

我必须要丢开无数个自大

来面对眼前的一切

闭起眼睛,风是无声的

鸟鸣是无声的,呼吸和心跳是无声的

我所经历过的险境是无声的

绝望中踏出的生路是无声的

所以,不要拒绝一座悬索桥虚设的绝境

它阴影般的存在会让你获得某种新生

——世界过于庞大

人间,只是小小的道场

落日

夕阳这位老友,还坐在松林之巅

这么多年,都是它载着我飞奔

飞过陡峭,飞过平缓

也飞过此时的群山

没有它,怎么会有归巢的昏鸦

没有它,怎么会有披着霞帔的黑松林

没有它,星星和露水该从哪里借得火种

点亮寥落的灯盏

没有它,我该怎么冷却内心的热度

并一点点接受深秋和暮色

它懂得何时引燃自己

也懂得何时熄灭自己

群峰勾勒出的天际线下

它让出来的江山,自由,寥廓

此刻,这落叶飘飞的山径

不免铺满惜别之情

流水

我们过多地仰仗流水

清洗生活中的斑漬

身体上的污垢

没有什么是流水带不走的

比如落花,它漂在流水上的一生轻如鸿毛

比如山岩,流水对一块巨石的迁徙

或许仅始于一个小小的孔洞

比如光阴深处的硝烟,这落花

和山岩的残骸。流水带走了它们

人间才如新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