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浦归来不看花》叶银银散文赏析

作者:叶银银 来源:原创

去荻浦之前,未曾想到在浙江居然能看到如此壮丽的花海。大片大片的马鞭草、向日葵、矢车菊、金盏菊,在村野里尽情绽放,于阳光下肆意绚烂,旁若无人,好像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花海不出名,十几人一辆小车开往桐庐,深入古村。慈溪少真正的驴友,哪个地方有名攒几个月的钱也要去一趟,哪怕许多人回来后告知并不值得一去;却极少有人愿意探索未知,为一张图片一个名字风尘仆仆赶赴千里。好地方被埋没,荻浦是其中之一。可若极力宣传,待大家都知道荻浦的好,来者前赴后继,荻浦照样沦落为俗地。这是难以逃脱的循环悖论。慢慢来,慢慢走,世界那么大,再快也不可能走完。不如用心去欣赏每一处精致风景:春花,夏日,秋月,冬雪。

荻浦很小,但古树参天,都在百年以上。进村的道路被浓荫遮住,阳光从树缝漏下来,斑驳疏离。一恍惚,以为是一条时光隧道,穿越到南宋,申屠氏迁居于此,凿井建屋,繁衍生息。现全村人口两千多,依然以申屠为主。民居是明清建筑,白墙黑瓦木窗棱,后修的采用大块石堆积,一股浓厚的古风味。路由石板铺成,通往弄堂,通向水池。池中浮萍零落,荷花含苞,农妇捣衣,孩童嬉水。

荻浦的咖啡最出名,用闲置的牛栏改造成风情咖啡屋,朴素却不失韵味,惹人眼目。“牛栏咖啡”在瞬间声名远播。来荻浦者,凡有文艺情怀,必到此一饮。咖啡本身并不出色,但与牛栏结合,便是古老与现代、古朴与时尚的冲撞。一杯咖啡坐一下午,于江南古村,看花色缤纷,听花开之音,何处可寻?这是最理想的生活:偷得浮生半日闲,择花海而居。

花海很大,还在村子里就看到远处花草摇曳,满目的淡紫如烟,一股浪漫的气息扑面而来。直奔花海,才发现目之所及不过冰山一角,马鞭草之外,还有整片的向日葵、矢车菊和金盏菊,连绵几百亩,望不尽璀璨。置身花海,真有如入梦境之感。被色彩和花香包围,是怎样鲜艳明丽的生活啊!

紫色的马鞭草曾被误认为是薰衣草。三年前我去余杭看薰衣草,带回来的照片里满满的全是马鞭草。如今重新认识它,才明了它的好处:普罗旺斯薰衣草毕竟太矮,一簇簇贴着地面,拍照都要趴在地上;马鞭草高过人头,一株株向上生长,站在边上适合留影。尽管名字并不优雅,花型也不够柔美,但连成一片,依然惊艳倾城。

论优雅,该去看矢车菊,花瓣细致玲珑,花束轻巧妖娆,风一吹,弯向一边。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让我们来串一个句子:遇见你,便是幸福。可我们来的这个时候,有一半矢车菊已经枯萎,她们正在老去,优雅地老去。

向日葵,围着太阳旋转的执著之花,勇敢、痴迷、沉默。希腊传说里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仙女爱上太阳神却不得,只能每天凝望太阳,诉说自己的深情和爱慕,渐渐把自己望成了一朵花盘。这花盘的形象,还是太阳的映射呀!要有多爱一个人,才会眼里心里全是对方,全然忘却自己也无所谓?

江湖有个叫暖暖的姑娘,冲着向日葵而来。她说太阳花是那么温暖,她爱死了这黄灿灿的颜色和大大的笑脸。她在见到无际葵海的一刹那就已满足,她微笑,笑容如这太阳花一样灿烂美好。

站在田埂上俯瞰金盏菊,你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鲜艳和炫丽:大朵大朵的红、橙、黄、紫、粉、白,毫无章法地交错在一起,明亮耀眼,辉煌至极。她们在用生命绽放,每一片花瓣里都是饱满的激情,你看。你看到对生命无尽的珍惜和热爱了吗?梵高的《向日葵》,涌出的是明媚灿烂的颜色,喷薄的是野性和激情。那是法国南部的阿尔勒,光芒万丈,射进葵花,葵花也一同炽烈燃烧。在天青色的江南,向日葵黯了三分,我却在肆无忌惮的金盏菊里看到了梵高的狂野。

想想自己的生活,实在不如一朵花。她自由而美丽,生之绚烂。

离荻浦几公里之外,还有深澳古村,早些时候两者被统称为深浦。也是申屠氏的后代。村口即立宗祠,正对着水塘和远山。村内还保有多座明清老建筑,年久失修,已有破损。新房子也正拔地而起,新新旧旧之间,古味正在消散。这个被评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的深澳,被世人遗忘在一角,没有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

心留花海,在深澳匆匆一转,离去,告诉自己还会回来,待下一场花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