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惠艳《李惠艳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梦呓的密码

历史的苍白

被谁撩起线装本的盖头

手与手的距离

穿越那份深深的惦念

红唇边的窃窃私语

漫游在遥望你的每一个角落

被一万种柔情

打磨成一道攀岩立碑的风景

这一刻已经期待很久

那个乡村的黄昏

还残留着昔日的誓言

那个被期待叩响的生命风铃

已被早归的燕子带到窗前

在深深浅浅的足音中

筑起爱的巢卵

沿着季节的波纹

所有开满子夜的足音

被一种涛声无情地掩埋

除了残喘的呼吸

还有这来自四野的蟋蟀声

好想解开梦呓的密码

让虔诚的祝福

连同内心的呼唤一起上路

天籁之音

透过手指间弹跳的音符

美妙的音乐

水流般渗入飞翔的渴望

我聆听到远方的呼唤

成为一种表白

占据了放开手的勇气

朦胧的夜色

在天籁的琴弦上走向遥远

青鸟的翅膀自窗前掠过

没有留下一丝

旅途中喘息和疲倦

总有一种青翠欲滴的相思

旋转在故乡的上空

让我为之动情

总有一种来自远方的震撼

让我一往情深

我知道

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你会成为黑夜远空的眺望

成为一生苦苦追寻的梦幻

春韵

当三月匆匆的脚步

再也无法挽回你的远行时

所有最真最纯的语言

都成为风景中最后的诱惑

是谁把萦绕在乡村的故事

诉说得如此的委婉

让搁浅许久的往事

踏着徐徐而来的春色

切入贪婪的毛孔

把无尽的思念写成绿色的誓言

长满青苔的台阶

没有昔日的欢声笑语

唯有那蓦然的回首

还在灵魂之外

一次次拍打着抒情的堤岸

那条很熟悉的小径

已被岁月弯曲

沿着高高低低的坡地行走

灵魂在躯体之外

一次次拍打着时间的河岸

渡口

当跋涉的航期

在回忆的目光中坠落

心的花瓣雨

再次潜入灵魂的深处

被遗忘在渡口的别离

早已有春天的音讯

悬挂于枝头的诺言

总是那般的脆弱

而极力接近土地的语言

也在回首中变得刻骨铭心

面对远去的童年

总怀想石板桥下潺潺的流水

想起潺潺流水中氤氲四起的氛围

命运的晨光因你而美丽

而那岸边汲水的女孩早已走远

如今,青春已不再

偶尔翻起过期的船票

仿佛聆听到古老的驿站

还飘逸着你秀发般的温柔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