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全启《影楼里有故事》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清晨,路上车辆川流不息,我早起在路边人行道上散步前行。路边的商铺、门店多半都开门营业了,一天紧张而忙碌的工作拉开帷幕。

不知不觉间,我走到女儿新开的影楼,“润欣影楼”几个大字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院内周围一排百年水杉树高入云端,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伸出纤纤玉手,一丝丝、一缕缕,像万道光芒。既像梦幻中天空斜飘的条条彩虹,又像条理有序的太阳雨,淋到身上只有韵,没有味。伴随着门口盛开着的鲜艳的月季花,更增添了生活浪漫的芬芳,这里真好,交通便利,环境优美,润欣影楼充满着爱的浓郁气息。

辛勤的女儿及年轻的团队一早就忙了起来。我刚走进一楼大厅就看到了认真与客户交流的孩子们,我看到了女儿事业的希望与发展。

“老板!我可以跟您说点事吗?”一个身穿汇能电力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向我走来,他中等身材,面孔黝黑,年约五十,看外表就知道饱经风霜。他手里拿张相片一拐一瘸地向我走来,看样子把我当成了老板。“我是电工老家大村的,听说你们影楼对特困家庭免费,真好!今天我闺女与男朋友可能到影楼来,请您把这张照片给她,后面还有个联系电话。”

“你为何不自己给?这个照片与电话又是怎么回事?”我好奇地问。

“我闺女是弃婴,亲生父母为生男孩把她送出来,然后被我捡到的。我想现在孩子这么大了也很懂事,马上又要拍婚纱照结婚了,应该告诉她真正的身世,并且她的生父就在这条路上搞经营,他是城里人,经济也比我好,听说他也一直后悔想着找回孩子。前天我告诉了她事实,可她不相信并难以接受。我刚才去她生父店里要了他的照片与电话,孩子对着照片与电话就能找到他。”

说到一半时女儿微笑着走了过来,我们听中年男子说完后都惊讶了。“你把女儿养这么大不容易,不怕失去她吗?”女儿接过照片问。

“不会的!闺女非常善良,她爱我们!我无法面对闺女带泪的眼睛,你们城里人会说,帮我给劝劝吧!我想这样对她有好处,我姓林的就是在村里干了一辈子的农电工。拜托了!”

说完老林歪着身子一拐一瘸地往南走了,我与女儿目送着他的背影。在我们心中纯朴的老林是高大完美的。

时隔一天,我站在一楼大厅欣赏着精美的婚纱,朝南一望,门口处有一个长发轻飘的女孩,她脸上荡漾着快乐的笑容,修长的腿弹着节奏轻快地迈了进来。

“您好!我叫林洁,我爸给我预定的时间是昨天,因单位有事没过来,请问明天拍可以吗?”女孩薄薄的红唇中流淌出温柔的话语,她一边走到服务台轻声细语询问,一边端详着周边的新奇事物。

“我有两个同学本来预订了明天拍外景,您若想明天拍,我可以通知同学改日。”善解人意的女儿带着微笑走到林洁的面前,“我们会好好为您服务的。”女儿说。我想起了前天让我感动的那个一拐一瘸的农电工,对!这女孩应该就是他收养的女儿。

“孩子,你爸还在这里放下了一张照片后面还有电话。”我想起了那个善良人的嘱托。

林洁接过照片扫了一眼,接着揣进口袋说:“再说吧,我还没思想准备。我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他深爱着我,可他为什么要告诉我,我是收养的女儿呢?”林洁的眼睛湿润了,这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孩子,怪不得老林不忍心面对孩子的眼睛,面对这纯情的眼睛,世间不能有谎言。

“你爸人非常好,就是腿不方便。”待林洁坐下后我引开了话题。

“我爸是一个让我敬重的了不起的好人,二十五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妈在家里感觉马上要生了,他们马上要到医院去,可我爸接到了供电所的紧急通知,大村中学的学生上晚自习突然停电了,那么多学生都摸黑等着呢,我爸急了,他跑过去一看,是因开拖拉机的农民伯伯把线杆上的线刮断了,我爸爬上电线杆快速接好了线。他心里急呀,牵挂着马上临产的妈妈,在线杆上还没到底就跳了下来,当时他感觉到一阵巨痛,但还是忍着跑回了家。”

“这个故事也是妈妈前几天才告诉我的,我以前压根儿不知道。”林洁亮晶晶的泪水眨着善良在流淌,“因为没有及时到医院耽误了生育时间,孩子没保住,而妈妈也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二老对我非常好,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他们亲生的。”女兒带着泪水把湿巾递给了林洁。“后来我的爸爸腿一直痛,经检查是脚底骨头粉碎性骨折,并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虽然一直治疗,仍落下了残疾。”

“哦,那属于公伤呀!”我接话说。

“不属于公伤,我爸当时找过,因为现场没人证明,时间又太久。我爸说这都是命运不怨任何人!”

我的眼睛流出了泪水,朦胧中我看到了一拐一瘸、无怨无悔的老林,他的身影越来越高大。女儿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父女连心!我知道善良的女儿想告诉我,我们润欣影楼是大家的,就愿意为这样的善良人服务。

第二天一早,林洁,这个刚毕业教学没多久的小姑娘,从条条彩虹中向影楼走来。在丝丝光芒中,她脚步轻轻,像天使翩翩起舞般走进了润欣影楼。

看着她我想起了一句话:“如果你的心是乱的,你看这世界也是乱的;你的心是善的,看满世界都是美的。”面对阳光下漂亮的她,我只感到社会充满了温馨与美丽。

林洁进门笑着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她的笑像阳光般灿烂。

“怎么一个人?”女儿迎上前去。

“对呀,说好了今天来接我拍婚纱照的,可手机打不通,怕耽误,我发了信息就自己走过来了,难道是睡着了?”林洁边说边看室内的婚纱。

“你对象干什么工作?”女儿问。

“他叫李伟,在公安一线工作,是个警察,他妈妈跟我爸是同事,也在供电公司。他家条件非常好,他妈妈敬我爸的为人,也不嫌我家穷,愿意我们在一起。”林洁说着看了看表,脸上浮现出了无奈与急躁。

隔了一会儿,男孩来了,高高的个子,上身穿着蓝色的夹克,脚上的鞋子还带有泥土及水珠。只见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对不起,真对不起,我来晚了。”青年边说着边对林洁晃着手里的镯子:“来,来戴上!”他激动得有点口吃。林洁看着小李,只静静地看也不应答,显然是有点生气了,脸上明显挂着秋霜。

“公安就这么个工作,昨晚执行特殊任务,手机必须统一管理。任务到今天早上才结束,刚回宿舍去换了件上衣。”

“不用戴,戴什么镯子?”林洁态度有所缓和,但仍流露着不满。

“戴上吧,这是妈妈的心意,一大早妈妈就打电话,找不到我,就急匆匆赶到了单位。她听门卫说我刚回宿舍,没忍心打搅我,把手镯放在了门卫室。妈特意交代,家传手镯能让人更美呢!善良即有好运,善良的人不吃亏,即使吃亏,也是福,戴上吧!”我们都被青年妈妈伟大的母爱感动了。林洁的脸色由阴变晴。

“你前天歇班不是回过家吗?”“是的,前天我歇班,到山上采摘了一大包樱桃,每棵树我都尝,全摘了些甜的,妈妈可高兴了,当时妈妈嘱咐我让我把手镯交给你,可我接到单位电话有任务就急着走了。”青年又抹了一把汗,“嫁给警察没办法,随时有出警任务。”

“我理解。”林洁用手帕给青年擦了擦额头,“看你这一鞋泥,要不今天先不拍了吧!”林洁的眼里有同情有爱。

“我看要不这样,”女儿走上前来,“今天先拍几套室内照吧,衣服鞋子我们这里有,李伟也有点疲惫,这外景就改日吧,我们可以随时调整时间为您服务。”

正说话间,林洁的父亲老林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老林一进门就拉着李伟的手说:“李伟来了,听你妈说你执行了一晚上的任务,我怕女儿急躁就过来看看。工作太累了,要不今天别拍了,跟店里员工说说改日吧!”

“没事的林伯,我好不容易今天请了假,我年轻能顶得住。”李伟的眼里对老林满是敬畏。

“正好!若有時间你再陪着林洁一起去见一下她的亲生父亲,现在就在这条街上。当年计划生育,她爸是正式户口,为了要个儿子就把林洁送出来了,她爸现在非常后悔。人可以改变很多,唯一不能改变的是自己的父母。父母有时候即使错了,儿女也不应该计较,如果仇恨父母,自己也会一生内疚。如果对父母不好,对别人又能如何呢?对父母不好的人让人瞧不起,没法交往!”

“爸,每次在外面老想您,您这辈子不容易,想想都能让我掉眼泪,有您我不想管别人叫爸爸。您才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父亲,没有您就没有我,我为能成为您的女儿感到自豪和骄傲。您养我长大,我陪你一生!”林洁动情地说。

“他现在真的后悔了,他当时一时糊涂,把你抛弃了。孩子,你一生中注定有两个爸爸,去认他吧!之前慈善总会发起救助失家失学儿童的活动,他捐了很多钱呢!你即将结婚成家立业了,这也是我对你提出的要求。”老林一脸严肃,“我要去上班了,最难得的是亲情,今天抽时间就去相认吧!我就是一个电工,只要你听话我就知足了,就当是为了我!”

老林一瘸一拐地走了,我们看着他的背影,含辛茹苦地把收养的女儿养大,又不计回报地让女儿认回亲生父亲,老林让人敬仰。阳光透过水彬树的缝隙衬托着他,他的背影越走越长,身材越来越高,铺在这花花绿绿的点缀中,一点也看不出是瘸腿,真是一个伟男人!女儿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了这位阳光下的好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