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流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甘泉村没有泉

但有树,流苏树

前来看流苏树

像是邂逅这辈子

最不应该错过的一个人

那些捏着手机为流苏拍照的

看上去,多像在为这辈子

没有轰轰烈烈地爱过

而扼腕叹息

流苏树下,不迅速

爱上一个女子是有罪的

爱她刻意掩盖的丑

爱她心怀不甘的爱

爱她流苏树一样的流苏

在甘泉村,我想与王永探讨

一个带着老婆来看流苏的人

会不会有点不明智

在甘泉村,我还想

对王永的老婆隗学芹说

一个追随老公看流苏的女人

有着绝顶的聪明

甘泉村看流苏

意料之中的,当然是

又一次错过了这辈子

最不应该错过的那个人

始料未及的,应当是

不由自主带走了

流苏树的另外两个名字:

茶葉树和四月雪

石屋

在石子口村,与我

同桌过的初中同学郭本刚

的媳妇王立香

面对一座废弃的石屋

依依不舍

其迷离的眼神

让我轻而易举识破了

她匆忙构思的一个

爱情故事:

高高大大的一座石屋

横梁却是木头的

石头和岁月的重压

使木头弯曲,断裂

那轰然的一声巨响——

怎样的一双恋人

才配得上这样一座

石打石的墓啊

锦阳关

齐长城的几弯残眉

丢在章莱边界附近的山上

有人摇摇晃晃地爬上去

翘首遥望,齐长城突然

睁开了几双眼睛

它们不是在看天

它们在审视历史

瞭望台下

老孙举着相机

给上面的同伴拍照

游荡在旁边的我

怎么看,都像是

老孙在向一群弃城投降的人

喊话

几位卖野鸡蛋的

本地妇女从天而降

一块五不成

一块八也不成

她们对两块钱一个野鸡蛋

的价格的坚守

让我无端地揣测

历史上的这段城墙

还算坚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