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元《兰农园诗帖》

作者:刘星元 来源:原创

兰花帖

从青花瓷流水一般柔滑的身体上

不动声色地拓下的兰

从楚辞泛滥成灾的香草里

喷涌出的抚摸过屈原呼吸的兰

从一座古老县城的前世今生里

孕育出的长盛不衰的兰

有泥沙俱下就有大浪淘金

那些从古典的园林和原始的野外

一路蔓延而来的芬芳

在长亭复短亭的走走停停中开疆扩土

并在功成名就之后以一个君子的身份

将自己安顿下来

它安顿下来的地方叫作兰陵

就像我安顿下来的地方也叫兰陵

在兰陵兰花馆,我们对视

就像是一朵花凝视另一朵花

就像是一个人的爱

包裹着另一个人的爱

它用香料涂抹我的呼吸

我用目光包裹它的颜色

就像是我们已经彼此看穿,在各自

名贵的血统里,我们都有一颗原始的

随风摇曳、向阳而歌的

在野的心

葵花帖

兰农园内的万亩葵花

朵朵向阳,撑开

自己的籍贯、姓氏和火种

撑开一个比其他任意一个季节

都要饱满的季节

被香料反复涂抹的黄金

在秋日里受孕,养胎

直至在时光的发酵中完成一次

洪水般泛滥的分娩

刨除颜色以及宗教中的

某一段隐晦的经文

它用躯体盛放的植物属性

更趋近于阳光、火种

以及在永恒中以螺旋的路径

不断变异的繁衍

在风的一再推送中

黄金迈开它贪婪的步伐

灼伤或折断了那么多

心怀叵测的目光

那些目光因浮肿和无翼

从未完成一次弹跳或者飞翔

再快一点,你就会看见

这高贵的群像正在向着风

即将到达的方向鞠躬

以示彻底的臣服

再远一点,你就会看到

它们最终收容了那个

被称之为太阳的没落的叛逃者

以大地或地平线的名义

赋予它新的光芒

万千葵花以沉默示我

落單在群体之外的那一株

被赋予了一个

叫作梵高的悲剧身份

它是一个被宗族和秩序

流放的艺术帝王

活在仅能容下自己的

狭窄的空间里

哦,那株孤独的个体

那块被掺杂了太多杂念的黄金

它以狭窄的空间为母体

让“狭窄”在不断的收缩中

与自己决裂

哦,若干年后将会有人

用自己的躯体写下:

一株离群的葵花

它的高尚在于独立

它的“独立”收纳于大地的词典上

比“饱满”还要饱满

比“广阔”更为广阔

兰农园的慢时光

游锦绣兰陵馆,在那座

古老成郁金香颜色的酒肆里

一定要陪着诗仙喝酒

过兰花馆,必然会跟着

前朝和左右的君子

步态缓慢而优雅地赏兰

偶尔也要去万亩花田逛逛

向住在那里的一万朵

葵花荷花油菜花讨要几幅

留在宣纸上的远山近水

抬起头,就陪着竹林

向着春天和阳光微笑

低下头,就像作别一位好友

目送流水远赴他乡

沿着沂蒙老街走一走

那古戏台上的才子佳人

把长袖一甩,就抛出了你的前世

撞见你的今生

多好呀,前世和今生

陪在你身边的都是同一个人

而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身边

就是好日子

好日子都不应该被辜负

所以,一定要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藏在心里

所以,一定要和她一起

把兰农园的时光和我们的发丝

一点点熬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