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军《沧浪(之一)》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沧浪(之一)

之一

南方的河流,看上去,多少有点乖张。

北方的河流有些粗糙,如血管般凸现于现实的尘土之上,显示出一种超越时光的存在。沿循岁月静好的记忆,感受精神内在的魅力,心里升起一份久远的敬意。

北方的粗野与南方的精致或许是一种极端,但细细比较,却能被一种全新的感受震撼。

岸,确定河流的方向。

没有约束,没有规矩,水是一种灾难性的叙述,如此长久漫延下去,可能会变为没有生机的沙漠。那片寂静的瀚海,只剩下透明的时间。

更多时候,流逝成为一种难以遏制的美,继后水面渐渐有了斜纹状的丝丝凉意。在风尘仆仆的旅途上,空旷的河床,有了宽容与接纳,与地平线垂直的线条产生共鸣。生命的轻与重,只要尚有气息,便有活着的意义。

一条河流是可以反复诞生的,反复形成,反复流浪,既可以消散又可以聚合的时光,自然也赋予流水以呼吸的意义,那就是为幸福奔走。无论有着何种趋向,得到的和失去的,都可以引出激情迸发的潮汐,内心企盼着阳光的照耀。

人的存在,都要以时间为落脚点与出发点,进而实现心中想要实现的梦想。我们像是面对自己的娘亲,小心存放着亲情、摇篮、血脉流传的往事。总觉得那么和蔼可亲,却难以接近,同样也有一个无法返回的源头。流在时间里,便是历史;流在记忆里,便是沧桑;流到皮肤上,便是皱纹;流在眼前的,便是现实……

临水而居,择地安生。我们既是摆渡者,又被时光所摆渡。我们歌唱,我们沉默;我们鲜衣怒马,我们蓬头垢面。在孤独中,眼前闪烁光芒,远方如万古洪荒。我们想去唤醒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如同在水中写一封信,一边写一边消失,结果都是徒劳。这跟着水的步履,遥望海天,仰视行走的云彩,寻思答案。

仍然一无所知,黑暗中想一些久远的事情,久违的情感涌上心头,光阴有了惊人的雷同之处。

即便世道,也是内心之上慢慢浸渗出来的,道不出、讲不明的,始终揣着一种坚实的力量。既是生死契阔的相守,又何尝不是一场生死离别的戏剧。人皆喜爱美好的场景,走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细算往事,白驹隙影。

事实上,日子如水般在乡村散漫地走过。有些慢慢成为记忆,存入心底。这流水照过青春勃发、开心快乐的样子,也照过迷茫沮丧、黯然神伤的样子。当不忘拭抹去飞落在眼角,那滴滴酸泪,因为生命有尽,一如过眼风景,形成了一片乌云,越来越远。一切像不曾发生一样。

不再为谁,不再难为了自己。

愕然中,那一切能丢失吗?

药苦,还需要包个糖衣,何况人生呢。

站在那里,眺望前后,爱是存在的,留下的却是一场悲凉。年复一年,既要尽力而为,更要量力而行。只有早起,时间才会缓慢,只有晚睡,才不惧怕时间的流逝。所幸的是,有时晨辉洒落,有时看到一轮浑圆的月亮,挂在高高的夜空。

日常生活也是生命的一个态度。

当远年的暮鼓晨钟敲响,河流是一缕延伸的月光,让人牵肠挂肚。那流水是开过花朵的果实,是舞蹈的叶片,几乎代表了世间一切美好。

究其实,有些人来说,日常不过是一种程序,而对另外一些人,得意之笔才刚刚开始,自己都要爱上了自己。人生在世,无论在什么位置,有一些细节任谁也不能潜越,最深处其实都是渊源。有些事不能改变,有些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仍令人动容。这是一种伟大对弱小、永恒对短暂的爱。

一个人出生,一个人故离,是一种纪年方式;一条河出现,一条河消失,是一种纪年方式。雁南雁北是一种纪年方式,百年大计是一种纪年方式。

河与岸,其实是现实与梦境的距离。那是一个界限,一个转折,短短一瞬间,都影响着漫长的一生;代代相传,爱心使生活愈加开阔,不息于一粥一饭。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幽暗的日子,压抑之后必然放松,而且自由自在;那些感受亲情之美的人,足够获得生命的力量,直至一生。

金秋的风情,像潮水一般向着远处的天空涌动。大平原依然平整如旧,问候时音韵婉转,仄起平收,应答是一首首民间的诗歌,不过多了一层浮夸的惊奇。这是久有的愿望,往往找几个朗爽的日子,走向远远的河流,登上高高的山岗,去看天苍苍、野茫茫,去看鹰飞鸟翔、深水静流。

有一天,我又迫不得已地回到现实,回到自己的房间,有股云水似的,里面落满了岁月的风霜和星辰。在飘渺中可以停下自己的双脚,不要恍惚,不要神游。我们不是面对,也不是拥抱,而是融入,苦心终于等来了回报,像暗夜里的花纹,熠熠生辉,如镌如刻。

万籁俱静,黑暗中生出了薄薄的一层雾气,像是飞舞的白色柳絮,能够轻易地飞过沉重的现实。当内心飘荡着旖旎的诗行时,转而覆上一层童话般的月光。阴柔是一种温润的美、弱质的美、低处的美。

有时候,说没有,忽然,就没有了。

待到秋季来临,仿佛只是一瞬间,“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无边的暗夜!”葡萄牙人佩索阿,用两句诗写尽了生命的短促和时间的永恒。

日子是用来盘桓的。尤其到了深夜,在台灯之下,信笔涂写,更多的词语竟然是时光。我们怀念少年,怀念青春,怀念低迷,怀念翘首,怀念似有若无的心动,怀念朝思暮想的追求,总要遇着一些不测的风雨,留下一些伤心的、痛苦的痕迹。

现在,一应所见,时光像风一样,刮过去,就没了。人生,就是这样过来了。

多年后,我们就是旷野,我们就是远方,我们就是芸芸众生,我们就是孤苦伶仃……

我们的终点都是星辰,我们的终点都是大海……

2020年10月22日草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