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卉《充电宝》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对农村中年夫妻扯着手走进小站候车室。男的穿着蓝西服,看得出是地摊上很廉价的那种,皱皱巴巴的,左手拎着一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女的穿蓝色碎花衬衣,手里拎着一只四角磨破皮的皮革包。蓝西服扯着花衬衣的手,叮嘱她“小心点”。

小站候车室不大,只有一排椅子,东面坐的中年男人长着络腮胡,正在玩手机游戏。西面坐的是个剃板寸头的小伙子,正用手机视频和女友聊天。蓝西服和花衬衣坐到了椅子中间的位置。

花衬衣催促:“快开手机视频,女儿的演出要开始了!”

蓝西服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选择视频聊天。画面刚出现,闪动了几下就黑屏了。

“咋了?”花衬衣忙问。

“没电了。”蓝西服拿出充电宝,“没事,接上充电宝不耽误看女儿演的节目。”

他用充电宝给手机充电,手机没反应。细看,充电宝连接线已经破皮且露出里面断了的电线。他图便宜在小摊上买的充电宝,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花衬衣急了:“快点啊,一会儿女儿就该演节目了!”

蓝西服看看坐在椅子东面的络腮胡,凑过去问:“大哥,能不能把你的充电宝借我用用?”

“你有病啊,没看我正用吗?”络腮胡怕他打断自己玩游戏,不满地吼起来。

蓝西服又走到西面板寸头面前:“小伙子,能不能把你的充电宝借……”没等说完,板寸头就说:“我和女朋友聊天呢,有没有点眼力见儿啊?”

蓝西服无奈地回到花衬衣身边,花衬衣从皮革包里摸出三个熟鸡蛋,怯生生地走到络腮胡跟前:“大哥,换你的充电宝用一会儿行不?”

络腮胡正玩到关键处,被花衬衣打扰,很烦:“没看到我在冲关吗?三个破鸡蛋换充电宝用,想什么呢?”

花衬衣不甘心,又走到板寸头跟前,说:“小伙子,你行行好,能不能借充电宝……”板寸头没搭理她,花衬衣急得快要掉眼泪了,又说:“你有笔吗,借用借用行不?”

手机视频里板寸头的女友问:“谁说话呢,还是个女的?”

板寸头赶紧解释:“一个农村大嫂,借笔。”

“你就借人家用用呗。”女友说。

板寸头从自己的小皮包里拿出一支签字笔,递给花衬衣,又和女朋友聊天去了。

花衬衣从皮革包里拿出一本病历,从后面撕下半页,走回到蓝西服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蓝西服接过花衬衣手里的笔和半页病例纸,低头在上面写着什么。这时,检票员从值班室里出来,喊着:“3446次列车就要进站,检票了!”

蓝西服慌忙把手中的签字笔连同写着手机号码的半页病例纸递给板寸头:“请您帮个忙,给我女儿的老师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定给我女儿的演出录像,传给我们!”此时,花衬衣已拿出五个熟鸡蛋放在椅子上:“先谢谢您了!”

蓝西服拎起编织袋扯着花衬衣的手匆匆向检票口奔去。板寸头正好和女友视频聊天结束,看看手里的病历纸,又看看五个熟鸡蛋,拿起手机拨通了病历纸上的手机号码……

络腮胡玩游戏闯关成功,赢得了100个游戏币,满脸高兴。一抬头,看到板寸头拿着充电宝往站台上跑,他的小皮包却遗忘在椅子上。“喂,你的皮包!”络腮胡拿起小皮包,紧紧追着寸头跑上站台。

列车已经开动了,络腮胡看到板寸头在追赶火车。“给你充电宝——”板寸头拼命地追赶着,把手里的充电宝从打开的车窗扔进车厢里……列车“轰隆隆”越开越快,转过弯不见了。

板寸头跑得太急有点恶心,络腮胡赶上来,把小皮包递给他:“怎么回事啊,刚才他借充电宝你不借,这回怎么白给了?”

板寸头大口喘着粗气,说:“我刚才给他们女儿的老师打电话,老师说,大嫂的眼睛得了严重的黄斑病,需要去省城治疗,弄不好就瞎了。她怕眼睛瞎了再看不到女儿的模样,便让老师把女儿参加‘六一’汇演的现场传给她,趁著还能看见,想好好看看女儿……”

络腮胡愣住了。板寸头又满脸敬佩地说:“女儿不是她亲生的,是领养的一个孤儿……”

“啊——”络腮胡手里拿着充电宝,好像那是块火炭,烫手……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