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进补》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天气越来越冷,正是进补身子的最佳时令。

“后天就是冬至,得好好进补进补身体了。”女人翻看着日历,对男人说,“冬至日吃什么好?”

男人说:“羊肉怎样,益气补血补虚。”

女人摇着头:“羊肉好是好,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吃的,挺燥热的,你这体质,不适合吃,还是吃狗肉最补,滋补又固肾。”

“要不,换一下口味,吃猫肉最补。”男人说,“你没听人说,千补万补不如猫肉补,尤其是男人吃了最见效最有力头。”

女人马上否决了:“我才不吃呢,猫肉有种骚味。”

两人意见不一。

拗不过女人,男人最后只好作了让步,顺从了女人,说:“吃狗肉。”在家中,男人向来是最没地位的,他当不了正家长,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由女人拍板。

夫妻俩最终敲定:冬至日晚上吃狗肉。恰好这天是星期六,在县一中读高二的儿子波波会从学校回家,一家人好好吃顿饭。再说儿子正处在冲刺期,最需要补补身体。

男人好像突然想到一件事,他以商量的口气跟女人说:“平时,我没少吃别人的,却从未请过他们,什么时候我也做一回东请他们。”

女人顯得很开明:“那倒也是,你也不能老是让别人请,要不,人家会说你铁公鸡一毛不拔,你也得屙一回硬屎。这回,干脆把你那些朋友都请到家里来聚聚,反正多买几斤狗肉就是。”

男人很高兴。夫妻俩掰着手指,一个个进行过滤:大胡是男人最铁的哥们,他请男人吃过最多饭,无疑他是第一个要请的;雄哥呢,不只是酒肉朋友,还是难兄难弟,这些年来,没少帮过自己,这回他自然得到场;还有阿辉,每次家里买了好菜,都要请男人过去一起喝两杯,这回岂能丢下他?再就是胖吴,每回他做东下馆子,都得把男人喊过去一块分享分享,这回家中聚餐,当然不能厚此薄彼遗漏他;还有就是那个老三,也不能不请……

费了大半天,男人女人终于圈定了要请的五个朋友,再加上男人女人和儿子,一共八个人。

女人想了想,便对男人说,八个人是一台席,十个人也是一台席,家中那台大圆桌能坐十几个。难得设一次家宴,她唯一的妹妹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是不是也把她一家三口一块请过来,这样就更有气氛更热闹。

男人哪能不点头同意?

周六这天,男人女人一改赖床的习惯,一大早就来到肉菜市场采买狗肉。运气还算不错,跑了好几个摊档,终于买到货真价实的土狗肉。

男人厨艺好,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是做狗肉煲,他最拿手。男人将狗肉放在一只大泥煲里,然后配上红枣、枸杞、姜、茴香、陈皮等佐料,还倒上大半瓶客家糯米娘酒,用文火煲了近两个小时,晚饭前又回炉转了一次火。满屋飘香,让人不住地直吞口水。

晚上,大胡、雄哥、阿辉、胖吴、老三等朋友,女人的妹妹、妹夫、儿子一家三口全都到齐了,一个也没落。

男人女人热情地招呼客人入席。

餐桌上,丰盛无比,除了狗肉外,男人还做了好几样拿手菜。

屋内热气腾腾。一时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欢声笑语。大伙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个个神采飞扬,这个称赞男人的手艺好,那个夸狗肉煲美味可口。

男人女人和客人频频碰杯。

就在这时候,坐在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儿子波波小声说:“阿爸,阿妈,这么多菜,要不喊阿婆一块吃?”

女人的脸色骤然一变,但她佯装没听到。

儿子的话男人自然听到了,他显得很尴尬。他拍着脑袋:“看我这记性,都忘记了,你快去隔壁喊你阿婆过来。”男人有苦说不出,女人与老母合不来,三五天一小吵,半月一大闹,弄得男人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老母干脆搬到隔壁的老屋一个人过日子。

女人绷着脸:“就你们父子俩多事,吃饭!”

客人们面面相觑。好在女人很会打圆场,脸色马上阴转晴,掩饰着自己的不快,她脸上挂着笑举着筷子:“大家吃狗肉,趁热吃!”

男人也赶紧附和说:“对,对,对,大家抓紧吃菜,喝酒!”

屋内又恢复热闹的气氛,家宴再次掀起新一轮高潮。

波波无心再吃下去了。他是何时出去的,没有人注意到。他悄悄溜到厨房里,盛上一碗狗肉,朝隔壁老屋走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