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海《老王分钱》

作者:王兴海 来源:原创

老王是济南铁路局的职工,因为三个儿子有两个在县城居住,他退休后就回到县城。济南的老房子多年不住就卖掉了,卖了60万。

老王自己有不低的工资,两口子用不完,就决定把这60万分给儿子。

老王对老伴说:“你在村里当了那么多年的妇女主任,口口声声说自己会处理事情,我看,你再发挥发挥你的长处,分分这60万块钱吧。”

老伴说:“遇到坎儿你想绕开走啊?我当年处理村里的事情不假,可我那时多年轻。你不知道我也是快80岁的人了啊!”

老王开玩笑地说:“你到90岁也比我强啊。”

老伴说:“这时候给我戴高帽了,你从年轻时都没动过脑子,分钱的事你动动脑吧。”

老王没法推脱,就日夜考虑分钱的事。考虑来考虑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想先探探儿子们的想法。

老王找到大儿子说:“我跟你娘有我的工资就行了,用不着那60万块钱,你看这钱该怎么分?”

大儿子说:“我看不该分。”

老王问:“那怎么办?”

大儿子说:“都给我。”

老王没想到大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儿子说:“老二在北京,兩口子都不少挣钱,他就一个姑娘,用不着这一点钱。老三当年接了你的班,工资也不少挣,他更不该要这个钱。就是我们两口子没黑没白地下苦力,还挣不了仨瓜俩枣的,老了也不能像老二老三一样拿退休金。再说,我在你跟前,离你最近,你有事还不是靠我?能指望他俩哪个?”

老王一时想不出什么道理应该给大儿子讲。

二儿子从北京回家来时,老王探二儿子的想法。老王对二儿子说:“有我的工资就保障我跟你娘的生活了,卖楼的60万块钱,我想给你们兄弟三个分了,你有什么想法?”

二儿子说:“爸,现在你住的这个楼是我的吧?”

老王说:“是你的没错。”

二儿子说:“那你就考虑考虑该怎么办呗。”

老王说:“我想分给你10万块钱。”

二儿子说:“爸,你算一笔账。你如果租这么一个两室,一年要出多少钱?我要是租给别人,能收入多少钱?你没有这60万块钱,我什么都不说,你现在有了,就说有了的话。我们兄弟仨都是各过各的日子。”

老王没有什么话可说。

老王又到三儿子家,对三儿子说:“你接了我的班,现在的日子也不错,我寻思卖楼的那钱不能说不分给你了,想少给你一点儿,就给你10万。你大哥日子不容易,他老了也不像你和你二哥一样有退休金。”

三儿子还没说什么,三儿媳说话了:“爸,你不能这么说。当初如果不是你这个儿子接班有正式工作,我就不可能跟了他。你要拿接班来说事儿,不公平。你分钱表面是分给你儿子的,实际上也不是与他们的老婆孩子无关。”

老王想要拿出一个好办法,看来是没有办法。平均分是不公平的,不平均又难以弄出个什么档次,老王还是日夜睡不着觉。

最后老王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根据自己的分析和理解,一下把60万分开了。三儿子10万,二儿子15万,大儿子35万。老王对三个儿子说:“不管对不对,这钱就这么分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单独跟我提。”

分完钱,二儿子三儿子走了,大儿子对老王说:“老二在北京,你有什么事能指望他?老三接了你的班,他沾的是什么样的光啊!”

老王说:“总不能一点也不分给他们啊。”

大儿子说:“是一点吗?爸,你没有想到是谁为这个家庭付出最多啊!老二老三上学的学费不是你我用汗珠子换的吗?”

在大儿子和三儿子不在的时候,二儿子给老王说了这样的话:“爸,房子你住着。我不会光嘴上说孝敬你,我只会实实在在地实物孝敬你。你对谁好,我也不会强迫你,你心里该清楚。”

三儿子也找机会跟老王说了话:“爸,三个儿子都是你的亲生,你都是尽你的力把我们拉扯大,你在哪个儿身上少用力了?儿子到末了成什么样子,不是自己的造化吗?”

没过两个月,中秋节就到了。天南地北的儿女们都往老家赶。贡月的晚上,老王和老伴早早把鸡鸭鱼肉、点心水果摆在桌子上,等待着儿孙们过团圆节。

大儿子打电话说:“我们都去南方进货了。”

二儿子打电话说:“北京这边脱不开身。”

三儿子打电话说:“孩子发烧过不去。”

天上一块云彩也没有,圆圆的月亮把夜照得如同白昼。如果窗前的石榴树上花儿不落,那真是花好月圆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