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芯《诗经里走出的桃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知名摄影师陈志芳老师微信上发了一组美到极致的照片,片中七彩的水梯田摇曳着妩媚而灵性的身影,诱惑着我不安分的想要飞奔而去的心。

我问陈老师这有着虹彩的水梯田在哪儿?

陈老师说,我的家乡,长江石印七彩梯田。

于是,去看七彩水梯田成了我魂牵梦绕的心愿。

一个夏日的上午,我开始了去长江的行程。一路上,夏把山水装满,没了时间空隙。光阴不再是一片空虚暗淡的陷阱,而我则成了时光的容器。

沿着山路盘旋之时,默想着我的目的地。那里万时山亘古千万年,夏木荫荫,水田如镜,炫彩若梦,竹海幽幽,鸟鸣啾啾,一片由诗经里走出的桃源,太值得我去与之约会了。

到达长江石印村委会时,正值中午。我们见到了陈志芳老师和仁化县国宝级学者龙兆康龙老,还有仁化县派出的石印村委精准扶贫第一书记刘志勇、东莞扶贫队长吕郁杰、石印村委会主任莫德华。

眼前的石印村,虽然现在暂时是贫困的,但石印村的人民心灵却是纯朴美善,澄明开阔的。专程前来的老师们都带着一种文化和理念而来,在与石印村人民一起在构筑农村基本物质表层的同时,也会敏锐地发现依靠石印自然山水的美丽田园,打造山水乡村旅游是最好的发展。相信,石印村经过精准扶贫,经过石印村人民上下一心的努力,会越来越美好。

与石印村委会主任莫德华聊天时,我了解到石印村隶属粤北韶关仁化县长江镇,位于长江镇北部,东接长江塘洞村,北邻江西崇义,西面紧邻湖南汝城热水镇,是名副其实的一脚踏三省的交界地。辖区内距村委会正北五千米,有海拔1559米韶关第二高峰,一年四季美丽多姿的南国大草原——万时山。在南国大草原半山腰有仁化县第一瀑布“寨背坑”瀑布,高约40米、宽20多米,极像一匹永不断头的银色长绢,从天女的织布机上倒挂下来,又宛如一条白色玉带倒泻于巨石之间,周身缠绕着云雾如同仙境一般。云是飞天翼,田是登天梯。 距村委西北3千米的小高山自然村的梯田景色秀丽,如诗如画,错落有致,线条丰富多彩,像婀娜多姿的少女。线条形状以曲线为主,曲线赋予人们一种动态美,如痴如醉,我们在梦幻般的小高山梯田,可以欣赏到“青蛙一跳几丘田”、“一田二株禾”的奇妙景象,还有栩栩如生的老鹰石、惊险无比的刀背崎、999个灶头古迹、黄巢的还魂帕、石门等等。听了莫主任的这些介绍,我更加向往午后的行程了。

绿潮涌涌的六月,田野生灵们正以勃勃的姿态上演着热烈的狂欢。追赶太阳,拔节成长!

我们一行,就在这样的拔节声里走向了石印小高山梯田。车窗外太阳大得让我有些害怕,可当我从开着空调的车里走出来时,却没有火辣辣的感觉。竟然,让我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情不自禁地趁人不注意,自己偷偷地掐了下胳膊。疼,真的疼!看来这夏日骄阳下不热的感觉不是我杜撰出来的,而是真实的存在。

放眼望去,一层层梯田以石为骨,水为血,活在了万时山之腰。蓦然,我听到了一丝轻浅的笑声,再一听又一片静谧的。当我俯身田埂时,纤纤细细的笑还是被我找到了,它就掩藏在一株株翠翠嫩嫩的秧苗里。

梯田间,灵性的石印人,正以天地人三者和合之态进行着最原始的劳作。他们将手里一株株欢快若音符的秧苗插入了水里,自然天成的手法就像顶级的国画大师,信手拈来涂抹成了一幅幅浓墨重彩的田园山水画。长空澄澈,白云洁柔,山耸云端,我沿着层层梯田一步步叩山而行,还真是应了“云是飞天翼,田是登天梯”之语。

沿着山路,牵着阳光前行。我们与一片竹海相遇,一棵棵君子端方的竹,翠得清爽,绿得怡人。竹海里一些竹之间会有一棵石印特有的野茶树,树干是褐红色的,叶是浓亮的绿。最为引为注目的是,野茶树的身姿实在是曼妙,若随乐而舞之少女,姿彩那叫一个销魂。

在那万亩竹海之内,安静已经成为了一种状态。人在这安静的状态里,会慢慢进入一个更深阔的境界,一种哲思的意境。这感觉是我在黄山竹海时所没有的,或许因为那竹海里缺了野茶树之精魂吧?

我半眯着眸子,听层层顺山追天的曲线低吟浅唱云水谣。那一刻,我才明白《诗经》里的桃源不是长在古装书里,而是活在现实里的真实。它就长在古印村乡亲们的双手里,辛勤的汗水里,纯朴的智慧里,简单的欲念里。原来我曾经拥有,如今失去的并未曾真的失去了,只是我的心迷失在外相的漩涡里。谢谢七彩的石印!谢谢善美的石印乡亲们!是你用平和如镜的清明,柔韧而简单的线条,让我找到了失去的简单的美好与快乐。

万时山精魂涵养的水,流进一层层梯田,也流进山歌馨暖绵长的爱情。从水的风花雪月里醒来的我好口渴,喝一口石印乡亲给的野菊花茶,身心由衷的通畅。于是,我想起龙兆康龙老说的,到石印一定得好好地喝这里含着硒元素的水。虽然村里的水都是从山上引来的纯山泉水,我们一行还是在石印村小组村长罗树山的带领下向着水源地走去。

途中,我们与一层层或精巧或可爱的梯田轻语,一株株或黄或紫的野花相伴,路途之上就失了累,失了寂寞。一切都是活活泼泼的愉悦,轻轻松松的舒心。到了泉水边,我们每个人都一口气喝了五六杯山泉水,沁入心脾,那就是一个甘甜。

伫立泉边,神游于时间与空间之外。恍惚间,一头顶巾帽,风度翩翩的古人缓行于山水田园间。是行遍广东山山水水的周茂叔吗?是的,就是操守高洁,刚正耿直的茂叔公周敦颐。这位濂溪先生把莲之清香与“明天理之根源,究万物之始终”的阴阳自然和谐之理念给予了石印。所以,石印的山石与水构成了别样的太极。

被一声声蛙鸣惊回现实,我不得不与茂叔公作别。喝饱了绿色环保养生水的我,就更加的有力量了。这里看看,那里望望,除了迷恋还是迷恋。西天,蝶云醉日,一层层水梯田燃起火焰,那一朵朵火花連同万时山的雄魂一起奔向了挂在天上的明月,构成了长江石印令人陶醉的景致。

我们下山回村,在石印村小组村长罗树山家里吃地道的农家饭。桌上的一茶一饭皆是抛下江湖,洗却尘秽,天趣真味。饭后,仰望夜空,回想此行,我意识到,石印人用满满的正能量,将一层层梯田挂在了万时山的胸前,而高高的万时山,则用豪气冲天的情怀和诗意盎然的热情将梯田高高举起,于是,夜间就有了梯田和清月干杯的剪影。然后,一饮而尽的是石印人锄禾逐日的精血。

为什么仅仅相处了半天,还未离开,我就对石印有了牵魂的眷念呢?静思之时,突然明白,原来一个地方美得通透是天性,是由上天赋予,而不是人工造作所能。这世界什么都可假冒,惟独天性之美不可复制。长江石印,醉美山水田园的天光一线,是孤本,无法盗版。而站在这绝版风景里的我呢?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是的,若通了电般,一掣,筋骨万断。然后,惊呼的同时一身经脉已通透……

夜已深,我们披着一身的月光,带着满满的芬芳缓缓地离开。一路之上,默想,我一定还会再来石印!还有栩栩如生的老鹰石、天河遗落的瀑布群、惊险无比的刀背崎、999个灶头古迹、黄巢的还魂帕、石门等等好多充满故事的地方等着我呢。所以,再来石印,不只是一次两次,而是好多次。我来石印避暑,来石印思悟,来石印寻找发现最美的自己,来石印站秋风里,看一场金黄竹稻与蓝天白云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