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滩村》窦增新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们是在深秋到达和尚滩村的。驱车行进于崎岖的山道,深秋的美景扑面而来。站立路两旁的火炬、银杏树,用雨后鲜艳的叶子快速闪过车窗;满山坡的枫树、楸以及山楂,点亮着无尽秋的秀色;火红的柿子高挂在远处的枝头,像一盏盏小灯笼若隐若现;苍松、翠柏用墨绿浸染了重重大山,野菊花的点点金黄自然就是群山墨玉绣袍上的亮甲了。

村落坐西北朝东南,北山为三皇尖,南山为盘岭角,东山为佳东岭,西山为双庵岭,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道顺河沟走向进入村内。村庄成不规则状,村中路旁临近河沟东西各保留古井一口,水质清冽甘甜,井水充沛。西南、东南两水相汇村西南深山沟。沟底和尚滩水库奇石林立,有“五龙嬉母”奇观。水库坝底出水处篆体书“和尚滩水库”几个大字,字体遒劲有力。水流出库,蜿蜒三五里,又汇入柳林水库。

村民们坐在河边的古井台上三五成群地吃着午饭,闲聊着三农补贴的话题。雨后山涧聚集的雨水正缓缓地流过村中的河沟,一大一小两头驴,在高可没顶的野草中悠闲地啃着青草,对远道而来的我们大声地叫着。家犬静卧,鸡群往来。山村闲逸的慢生活一点点扑面袭来。

村落背靠西山双庵岭,主峰王垴峰,上有古庙遗迹。相传以前庙宇耸立香火鼎盛,至明中期,庙内只剩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小和尚去庙口行盆赶会,回去时天气突变、乌云滚滚,到柳林时遇乌鸦拦路树顶鸣叫,小和尚听为“庙宇倒和尚跑”,说与老和尚,老和尚不信,并大声呵斥小和尚怎么能听懂鸟语?老和尚不但不跑,反而进入庙内紧抱着一大壶黄金和珠宝不放。小和尚独自逃跑。不久大雨倾盆,山体滑坡压倒寺庙,老和尚、庙以及黄金一同成为一滩糊涂。

村西南山坡顶留有老寨墙遗址,当地人称之为“小大寨”,寨墙为石头堆砌,宽一米五,高两米左右,大致呈椭圆形,随山就势,起伏波澜壮阔,周长约一里许。据传说该寨为穆桂英大战白天祖之地,也有人说是岳家军抗金作战的地方,专家随从,基本可以断定的是古代战争时期防御作战的军事堡垒遗迹。

秋色深深,风景无限,最后我们登上了周边最高的山顶。夕阳正斜,天格外的蓝,白云飘荡,淡淡的山岚似有似无,但是山下的古村落犹在、古文化犹在。

我们脚下站的叫盘角岭,半山腰有一椭圆形深坑,水碧透绿,雨水丰沛时有涌泉出。深坑扁径约六米,长径约十二米,坑底模糊,整个坑成扁担横径形状,传说为“二郎担山”插扁担留下的痕迹,盘角岭以及周边诸山自然是二郎神杨戬担来的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