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光明《车上》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白色拟赤杨花和红色满山红开得正茂。道路两旁嫩绿的樟树新叶被春风轻轻推摇,空气里弥漫着香樟淡淡的芬芳。虽然车外春光明媚,气候宜人,但车内的气氛却使人感到压抑和沉闷。这源于刚才那位中年男子在劝说青年女子时说:“现在离婚很正常啊,我可比你惨多了。我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公司破产,现在一无所有,卖掉了房子,还欠一屁股的债。我回来就是为了躲债。”下一站是终点站,摇晃的中巴车上除了司机,只有一位年轻女子、一位中年男子和一对老年夫妇。年轻女子一路来哭哭啼啼地诉说丈夫有了新欢后抛弃了她。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年轻女子止住了哭泣,用面巾纸轻轻地擦着红肿的眼睛,不再吱声。她看看中年男子,满面愁容,形容憔悴,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他正用安慰的眼神鼓励她,这使她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她又看看那对老年夫妇,老夫妻两人一脸和善,同样也在安慰她,鼓励她鼓起勇气生活。其实,一路来,他们给了她许多开导,说了许多安慰的话,这使她心里好受多了,甚至可以说心里豁然开朗,毕竟自己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遇见爱情,重新组建家庭。相比来说,做生意的中年人面对的困难要比她多得多。

“大哥,做生意就是這样,有亏有赚。”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安慰一下中年男子,感谢他对她说了许多安慰的话,“相信你还能东山再起,重新爬起来的。”

“谢谢。”中年人紧皱着眉毛,掏出香烟叼在嘴里,在衣服和裤子口袋里摸了好一阵子,没摸到打火机,又把香烟装进烟盒,摇着头说,“不可能了,我欠了几千万,不是小数字。”他说着,忍不住哽咽起来,一只手扶着额头,将头埋在胸前,身体微微地颤抖。

年轻女子不知所措,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安慰他,只好无奈地看看那对老年夫妇。老年夫妇衣着讲究、干净,举止得体,他们目光与人相遇,总保持着一份从容和微笑,一看就是那种衣食无忧的国家公职退休人员,家庭幸福。老奶奶扶着椅子,慢慢挪到中年男士身边坐下,她丈夫则不放心地跟在她身后护着她。老奶奶轻轻拍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轻声和气地安慰他:“在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你也还年轻,并没老,希望你振作起来,你看古代的姜太公八十还遇文王,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中年人止住了哽咽,抬起头来,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抱歉。很快,车到站,四个人各自收拾东西下车。临别,老奶奶和老爷爷还不忘安慰年轻女子和中年男子,希望他们振作起来。年轻女子连声道谢,礼貌地向那对老年夫妇问了一句:“您二位要去哪里?您孩子怎么没来接您?”

“孩子,我们唯一的儿子昨天去世了,所以我们赶回来。”老爷爷说着,搀扶起老奶奶,两人佝偻着离开了车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