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和《飞思青石柱》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是磁铁?我的目光一下被粘住——你马湖古镇禹帝宫里的石柱。

它为质地坚硬的青石做就,一共4根,柱面灰扑扑乌蒙蒙的,虽亦陈旧朴拙,却难掩端庄大气,笔直地安放在分别雕有翔龙舞凤的鼓儿磴上,再下面是多边形石头柱础,稳稳当当地支撑起禹帝宫殿,巍巍然庞然大物,傲傲乎赫然卓立。经向屏山县文管所负责人请教得知:石柱直径0.75米,高8米。重量应该有十三四吨,开始用20吨吊车吊不起来,后来换成50吨的才吊起来。

西电东送,国家战略。千百年来恣意流淌的金沙江,下游处修了一座名叫向家坝的水电站,水位提升,屏山老县城淹没。明代修建在县城东门外犀牛桥东的禹帝宫,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迁建到小南门内,将变成鱼虾纵情嬉戏的游乐场;作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整体搬迁到相距30公里的书楼镇,为马湖古城置景添彩,供世人瞻仰凭吊,发思古之幽情,引万千之遐想。

我静静地伫立在青石柱前,目光在柱顶与柱脚间行走:这高大的石柱,为整料制作非拼接而成;石料易脆易断,前人为啥不用木料用石料?屏山产“神木”——楠树。当年北京、南京等地修建皇家宫殿、园林,都是从屏山砍伐运送供给;并且,屏山境内那么多高大雄伟的古建筑,均为“神木”建造,甚至是珍贵的金丝楠,应该石料比木料更禁得住岁月浸淫剥蚀的缘故。

我为开采制作石柱的气势惊讶。

石头孤傲任性,要开采出一米左右的石板,须得顺着纹路小心进行,稍微偏了斜了都会成废料。条石也是,丝毫偏差开采出来便是三襟吊肚,斜歪抹角。让人心惊胆颤毛骨悚然的是开山打甩锤,锲子安在悬崖外边,石匠师傅站在悬崖边上,抡起大锤,喊着号子,既要又稳又狠地砸准锲子,又要注意安全,臀部往后拽,不能让惯性力往外带,否则摔下悬崖粉身碎骨无疑。再则,开采出的毛料,应该远远超过成品尺寸,加工打磨才能达到要求;这样粗大的石柱,要多宽多长一块石料才能打磨而成啊?

我更为运输安装石柱感慨。

制作石柱不会是就地取材,制作好了远近总有一段运输距离,如此庞然大物,少说也要两百来人才能移动。我年轻时曾抬过石制倒虹管,一千把斤重的石礅子8个人抬,爬坡下坎转弯抹拐处,偶尔肩头要承重两三百斤。这么一大群人,根本不可用肩来抬。曾见过生产队木船下水,用树棒棒铺出一条路来,通过滚动把船推下水去。于是眼前幻化出一个壮观场景,把石柱放在当车轮滚动的圆木上,两三百人齐聚一起俯下身子,拉的拉,推的推,呼喊着沉雄的号子,脚蹬手爬,挥汗如雨,齐心协力把石柱移动到指定地点。运输我可以想象,但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要准确无误地竖立在柱础上,我抠破头皮也想象不出来,只能由衷敬佩先人们何等聪明与睿智。留下这一个谜吧,世界本身是由谜构成的;正因为有无数难解之谜,世界才这般神性莫测,丰富多彩。

屏山百姓穷尽智慧与辛劳,发恨修建禹帝宫,是因为一腔怒火正在燃烧得哔哔剥剥。

相传马湖府明朝时常发大水,人们望着肆虐的洪水,浪头连着浪头,漩涡跟着漩涡,肆意卷走房舍牲畜,淹没农田山林,无不忧心如焚,捶胸顿足。武当山“邋遢道士”张三丰云游到马湖府,目睹洪水泛滥百姓遭灾惨景,深入现场调研,发现蛟龙作怪并成帝王之气。大禹是治水能人,但马湖江水患凶险,只有王者职称的大禹恐怕镇不住,必须提拔成帝才镇得住。他的建议,屏山百姓欣然采纳,于是众念一指,众心一向,修建禹帝宫,请禹帝出面镇住马湖江兴妖作怪的蛟龙。这样的心境下,屏山百姓迸发出空前的力量,移石列阵,堆山成峰,终于大功告成。

禹帝宫的大厅十分宽阔,我徘徊其间,抚摸着大门右侧那一根石柱,仰望柱顶,发现有两道酱色圆圈,一道靠近屋顶,一道在下面0.8米的穿枋处。查阅了县志得知,它记载了禹帝与蛟龙4次恶斗中最为残酷的两次,一次为清咸丰十年,一次为民国1924年。屏息谛听,从岁月深处,隐隐传来禹帝在水中与蛟龙肉搏时搅动起的哗哗水声,镗然相接的剑戟之声,最终禹帝旗开得胜。今天,屏山人民把禹帝宫迁建马湖古镇,仅仅作为一种文物保护?恐怕只是一个侧面。当我走进禹帝宫,一个庄严肃穆、肃然起敬的浪头迎面向我打来,眼前油然幻化出大禹当年治水情景。他大胆改革创新工作方法,宵衣旰食,殚精竭虑,变设置河堤堵,为疏导河川入海,最终治理好水患,确保天下平安,造福九州百姓。正因为这,几千年来,人们牢牢地记住他,供奉他,祭拜他,叨念他的恩功德泽;含英嚼华,大禹已经成为炎黄子孙的一种精神图腾,与天地长存,日月同辉。我骤然间思绪飘飞,当年大禹治水时应该没有想到自己会彪炳千秋名垂青史吧?可历史和百姓偏偏记住了他;而历朝历代很多帝王将相,拼命想名垂青史彪炳千秋,可历史和百姓偏偏将其唾弃和遗忘了。是啊,他们有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勤政吗?有开凿龙门之功吗?有涂山之会的自知之明吗?有铸造九鼎彰显国家统一昌盛的襟怀吗?石柱用无声的语言,做着响亮的回答。

禹帝宫南侧引领遥望,一涯金沙江绿水泛着粼粼碧波,展现出一派岁月静好的动人景象。据说向家坝水电站有防洪功能,联合溪落渡能提高川江河段沿岸宜宾、泸州、重庆等城市防洪标准,让宜宾20年一遇的洪水提高到100年一遇;配合三峡水库能进一步提高荆江河段的防洪能力,减少长江中下游分洪损失。治水后继有人,大禹得知,一定会捋着胡须哈哈大笑:现在我可以放放心心端坐大殿闭目养神了。粗壮挺拔的青石柱,你说是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