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绍英《我的鲁院同学吴君》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家刘克用微信给我发来一张吴君的照片,照片上吴君面无表情,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刘克说,我对你的朋友很殷勤的,我想与她合影,她拒绝了我。并配上了一个流泪的微信表情。

我似乎看到了刘克沮丧尴尬的样子。

我哈哈大笑。

我说,吴君不与人合影的,自个儿也不照。

这是真的。

我跟吴君关系很铁,我就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吴君其实长得很好看,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举手投足间,女人味十足。

长得漂亮,又有才华的女人谁又不喜欢呢?

吴君是我鲁迅文学院第二十期高研班的同学,在文学圈子,她的才华早被大家认同和欣赏,国内一些文学奖也拿了不少,她的文学作品,都贴满了深圳标签。在小说创作方面,不由自主地,让我们对她又喜欢又欣赏。

她对这些好像并无知觉,上课一定坐在最后,课后,鲁院的院子里,就见她一个人在银杏树桑葚树青梅树之间疾走,也不见她跟同学们热烈讨论,大家觉得她不是那么爱搭理人。班上有男同学一次喝醉酒后说,吴君虽然漂亮,又有女人味,就是装得讨厌!

跟吴君熟悉后,我把这话跟吴君讲,吴君笑笑,也不理会。

在鲁院学习的两个月,同学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这让我跟吴君走得近了起来。

记得一次喝醉了酒,深夜我在鲁院的宿舍院子里发酒疯,夜半唱起了京剧,结果惊扰了正在睡梦中的同学,第二天我被告到院长和老师那里。眼看着一开学就要被处分或是免去班干职务。这时吴君站了出来说,酒是大家一起喝的,我们不能让刘绍英一个人受处理,如果这样我们内心会不安一辈子,我们要共同担下来这个责任。这件事最后虽然没有往处分这个结果发展,但吴君的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还是让我着实感动了一把。

去江西和天津的社会实践的日子里,我和吴君睡一间房,这让我对吴君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我们谈创作,谈生活。吴君有一套苹果定律,也让我对她刮目相看。这种冷峻和深邃,又有几人能比?也让我对她更加心生佩服。

从鲁院结业后,就见过吴君一面,那次我在常德组织同学聚会,吴君来了。她的到来,让我特别意外,也特别惊喜。她在单位里负责的各种杂事很多,又是个知名作家。我想,这種聚会对于她而言,应该微不足道吧。可她来了,我也当然明白她:她看重的是同学间的情意!

谁说吴君装?

有一天,吴君用微信给我送来一张电影票,是她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非同小可》。电影很好看,讲述了一个外省人迷失在灯红酒绿的深圳,他的岳父来深圳寻找他之后发生的故事。

我觉得电影确实好看,又推荐给了家人和朋友,并不忘强调: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吴君的作品。

好久没和吴君联系了,我也常想联系她,白天怕她在工作在开会,夜晚怕她处在写作状态,打断她的创作思路。当然,我可以以其他的形式来关注她:最近又发表了什么作品,哪个作品又改编成电影。看着她一篇篇小说或发表或转载或获奖,我由衷地为她高兴,更为拥有她这个朋友感到自豪。

到了这个年纪,我们的社交圈朋友圈都在做减法,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从常德到深圳,从深圳到常德,只是地理上的距离。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让我们欢悦无比。毫无疑问,吴君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如果哪天我不再在吴君的心里,她若不再想念我,我想,我一定会很难过的。

就在昨夜,我做了个梦,梦中见吴君疾走在鲁院的院子里,身上飘满了桑葚花青梅花的花瓣,那个样子很美,我给她拍照,她笑吟吟地对我说,我不爱照相。醒来才知是梦。

吴君,我真的想你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