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凡勇《周六的棉花糖》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曾恩至从手机里招呼五个副总,把公司事情安排妥当,回头将爹抱进三轮车厢,把米花糖球、米花方糖、糖葫芦等几种儿童零食和雪糕、冰水还有娃哈哈一类的饮料以及棉花糖机搬着摞上去,蹁腿坐住,回头乐呵呵地问,爹,咱走?

爹已经瘦骨嶙峋,像刚出土的豆芽菜,在后面被窝圈里露出脑袋点点头,孩子般地笑嘻嘻,咳嗽一声应着,驾!

周六棉花糖生意最好做。这是爹几十年来的经验。

曾恩至上身罩了爹穿了一辈子的绿色军大衣,衣小人大,看上去有些滑稽,头上抹一个松紧线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眼光坚定而睿智。路上,曾恩至看见自己公司的员工们一个个开着奥迪奔驰赶在上班路上。他心里一阵敞亮,低头用力蹬着爹的三轮车,吱吱呀呀,融入往来人群中。

凉风一冲,爹咳嗽一阵,然后又是一阵。咳嗽声如一团团茅草,塞满耳朵。多少天来,爹的咳嗽声让曾恩至心里充满忧惧,他不由自主地回头看看爹,然后挤出一片笑意。

在公园南门停住车。曾恩至给爹戴上口罩,把自己帽檐儿使劲压压低,开始熟练地叫卖,儿童吃用物件!应有尽有了!

这是爹出院后,爷俩第一次来到公园南门。

那是个寒冬,白雪没过脚踝,朔风像强盗一般不讲理。爹把他卷上三层被子,像墩面盆儿般地塞进三轮车厢里,和棉花糖机挤在一起,自言自语说,别人家有雨篷,咱没有。下雪不是下白面,咱得去讨口吃的。然后爹推着车,一路小心翼翼地去公园南门。爹看到小恩至脸冻得发红,清涕流过双唇,就心疼地哎呀呀叫着,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他脸上。那个时候,爹还年轻,有些火力,不太在意饥饱寒暖。但是,他大意了,而且一直大意下去。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爹病了,扛到后期,咳嗽声击穿凛冽的空气,就像孩子们拿一块石头砸在厚厚的冰层上,能发出咚咚的脆响。脆响,发自人的胸腔,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再后来,就不是脆响了,而是轰轰的共鸣声,就像远处咕咚咕咚冒着黑烟的烟囱。久而久之,每次看到那个冒着黑烟的烟囱,曾恩至就觉得应该配上爹这轰轰的胸腔共鸣。

此时此刻,他有同样的感受。这声音,在他耳朵边震动三十年了,特别是到了天气转凉的日子,北风就像给爹的咳嗽发出的集结号。爹在这一声声的共鸣中,渐渐弓起脊背,渐渐失去血色,渐渐生出皱纹,渐渐矮缩了下去。眼前,他已经是个干瘪的小老头了。

还是那个可恶的冬天,曾恩至突然间学会了说话。他七岁才开始说第一句话,同时也奇迹般地走起路。爹从公园树林里捡他回来时,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并且腿脚有毛病。

小恩至的话就像一只热腾腾的馒头,砸到站在冰天雪地里的爹的脸上,这一份幸福来得太突然。爹慢慢回过头来,惊愕地看着他。

他又郑重其事地说,爹,回家吧!

爹双腿一软,跪在地面上,朝地上咚咚磕起头来。等抬起头,泪水鼻涕遍布两颊,说,孩子,我以为你是个哑巴。你不是,你不是,我给你磕头了。老天都不如你好。我放心了。你会说话,日后就是有个残疾,像爹一样,你也可以叫卖,也可以乞讨。活路可宽泛多了。哪天爹老了,你就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呀!

小恩至又说,爹,你病了。咱回家吧!

爹激动得不知说啥好,哆哆嗦嗦地说,爹不是病。爹是穷,穷了就这样。

小恩至说,这样的天没人来公园。

爹摇摇头,说,你这想法不对。没人来吗?太阳不是来了吗?白雪不是来了吗?大风不是来了吗?小鸟不是来了吗?我们为什么不能来?这好比打牌,我们不来凑不齐人手。这个不是给凡人看的,你不知道,来了,是要给老天看的。老天每天都划出勤。它只让勤劳的人有财运。我们不能欺天的。

小恩至想一会儿,又问,爹,怎么才不穷?

爹说,要我说,读书不是咱们这种人的活路。你呀,好好吃饭,有身力气,就能不受窮。爹不行,爹是个残疾,瘸跛。干啥都不行。只能在这里讨生活。

曾恩至执拗地说,我要读书!

爹看着他,问,真的?

曾恩至点点头,说,人家都背着书包去学校。

爹拍一下大腿,下了决心,说,就这么定了!

长大后,曾恩至才明白,爹实际上交不起那学费。

爹,我是从哪里来的?上了学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儿。曾恩至第一次向爹严肃地提问这个问题。

爹一下哽住了,半天没说上一句话,从来不吸烟的他开始吸烟。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爹喃喃地说着,一边狠狠地吐着烟雾。

人家说,我是捡来的。

有这事儿,爹吭哧着说,他是个老实人,说不了谎。

这么说,你不是我亲爹了?小恩至想哭。

爹慌张起来,使劲咽口唾沫,同时也咽下去一口烟雾,咳嗽声音如同机关枪,咳咳咳地停不下来。吞下去的烟雾出岫般地慢慢从他的嘴里鼻子里悠悠飘荡出来。爹说,不是的。我是你亲爹。

那,我娘呢?同学说,每个人都是从娘肚子里出来的。

爹突然顺畅起来,说,噢,这事啊。你上学懂事啦,长学问了。很好!

我问我娘!

是啊,我这不正想吗?你娘是吗?你娘和我娘一样,生病死了。

那个秋天,他从公园里捡到包袱里裹着的哭泣的、后来叫恩至的婴儿。

邻居说孩子才几天,让他送人家。

爹说,不!这是老天给我的。

邻居说,怕是残疾。去医院查查也好。

爹说,不!缺腿少胳膊我不在乎,能喘气我就养他大。有那闲钱,我给他买点吃的。我明白,这孩子只需要吃。吃饱了,什么都好。

这一天,他生意不顺,卖了二十几块钱,还不够买一箱好一点儿的牛奶。他先买了五盒,回家用面粉打一点儿糊糊,倒上一盒牛奶,舀一小勺儿吹凉了,给小恩至放到嘴边,孩子拼命地吮吸吞咽,喜得爹爹流下泪水。

邻居说,孩子是一定要吃一段时间的母乳的,要不不健康不懂人性。爹有些犯难,卖了一整天零碎吃用玩具,买来一斤猪肉,然后抱着小恩至在村里转,问谁家有新生儿。问到一家,爹放下猪肉说让人家补补,求给怀里的孩子一顿奶吃。零零散散喂了十几回,家里的存货干净了。只好放弃母乳,改喂牛奶加糊糊。

小恩至像一头小老虎。想到这里,爹笑了。看这吃相,怕是要吃掉爹爹这把老骨头呢!爹自豪起来。即使这孩子一条胳膊一只脚,也能撑起一片天地。啧啧,看这吃相。一定是个大个儿男子汉。呜!老天有眼,谁家成千上万地花费,也不一定得到这么健康体面的孩子。老天公平啊!爹高兴了,一天减一顿饭,省着给小恩至买吃喝。

自此,在公园的南门,人们经常见到一个鹑衣百结的跛脚男人,罩着一件绿色棉大衣,身边车子上放着一个虎头虎脑、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小男孩。无论风雨寒霜,一老一少相依为命,顽强地跋涉着岁月。日子有多少凄风苦雨,爷俩儿就经历多少苦难。上学后,小恩至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因为爹回家的时间老是不如他上下学的时间准时。小恩至的衣服多是乡邻乡亲赠予的,仅有的几身新衣服,往往是过年才买来穿的,等不到下一个年已经小得穿不进去了。小恩至一天一个样子,像变戏法儿般地长大。

十八岁那年,曾恩至叩开了大学校门。爹哭得像个泪人。曾恩至申请获得一笔助学贷款。那个暑假,他打工挣了一笔

爹爹一年挣不来的钱。爹长吁短叹了一宿。

曾恩至说,爹,送我上学去吧!你也去看看北京什么样。

爹说,不去吧!爹模样这么猥琐,衣服破烂,走路一拐一拐的。给你丢人哩!

曾恩至笑了,说,爹就是爹,穷了老了残了就不是爹了?我觉得你有本事,把我养得这么好,不是天大的本事吗?他们有本事养个曾恩至看看!是吧,爹!

爹笑得脸上沟壑纵横说,你觉得爹有本事?

曾恩至说,小时候,我崇拜你呢。叫卖起来,嗓子多么柔和,多么中听!就像一挂棉花糖。爹最有本事了。

爹说,不丢人?

曾恩至说,当然不丢人。我还要和学校里的教授们介绍一下你呢。你认识的人生,比他们深刻。

爹说,不要介绍。就说我是个亲戚。我只要看看天安门城墙上的毛主席像,再看看他老人家的遗容就满足了。

曾恩至不和爹爹争执。他满足了爹爹的愿望。

临别,爹嘱咐道,恩至,爹不懂大道理,就说一句,记住了,做人做官就做包文正。

曾恩至大学毕业,没有留在北京,回到省城在政府机关工作几年后,毅然决然选择自己创业。他在房地产中崛起成为一个富翁,转而在老家创建起自己的第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他带着老婆孩子回到爹身边。

周六,爹在公园南门做棉花糖。曾恩至陪伴左右,管卖。

爹问,为啥不远走高飞?和外国人打交道,长长中国人的脸面。

曾恩至说,咱这公司就是专门和外国公司PK,挤兑得它在中国待不下去后,咱再上他们那里建立工厂公司。一样給中国长脸。

爹说,这么说,爹就放心了。今天回家去,我给你蒸地瓜吃。

曾恩至说,爹,你给我留着。早早晚晚我今天一定回家。你蒸的地瓜馋死人。

爹说,老婆孩子一块来。我有话要说。

曾恩至说,当然,一块来。

晚上,曾恩至剥着地瓜皮,吃地瓜。

爹说,爹是个穷爹。享受不了你的别墅。别再打我搬家的主意。我的屋子住习惯了,能活动一天,我就不走。我还要去公园南门。不少孩子等着吃我的棉花糖呢!

爹这话说了一万遍了。曾恩至都能背下来了。

每周,曾恩至都要回到老屋,和爹挤在一张床上睡一宿。

爹爹每天早起晚眠在公园南门做生意。尽管不缺这点小钱儿,但是曾恩至改不了爹的脾性和习惯。曾恩至晚上不回家的时候,就下意识地让司机次日早上绕道走公园南门,亲眼看看爹在那里忙活的身影。

忽然一天早晨,爹没在公园南门。没看到爹的影子,曾恩至心里咯噔一下。他让司机回到老屋。爹竟然没起床。爹中风了。爹哭泣,打着自己的身子,说,看我这没用的。老是给你添乱。我这是咋了?

曾恩至十几年来第一次落下眼泪。他心里明白:爹,老了!

出院后,爹还是愿意回到老屋。曾恩至把爹背到院里,开开门,把爹放到床上。

想了很久,曾恩至说,爹,我想带你去北京做康复。

爹说,孩子,各人有各人的命。你爹这命不是去北京的命。到了北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心里空落落的。再说,北京有多少好医生才忙得过来。病,都是跟着岁数来的。人改不了岁数,就改不了病。你从小,花的国家的钱不少,不是国家周济,爹供不了你。别让咱爷们糟蹋得太多。懂得惜福才好!

曾恩至说,爹,咱花的是自家的钱。我给你花钱。

爹说,这个爹知道。我的小恩至是包公一样的人。不过,钱是买不了命的。你敢说,到北京就一定给爹延寿吗?不能!你的心思爹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你娘一到咱家就是病秧子,死的时候,还没有你。你是爹从外面抱来的。

曾恩至泪流满面。

爹说,你爹呢,就是个不花钱的命。花多了钱反而折寿。反过来,你遇到这么个窝囊爹,是你的命。咱爷们儿都得能担当不是?

曾恩至点点头。曾恩至和老婆孩子轮流来老屋伺候爹。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是风烛残年,水米难下。

曾恩至站在屋外哭了一阵,心里难受得不能抑制。他看着天空,思绪混乱。他不敢想象爹走后他何以独存于世。这个世界上,爹是他命中第一个亲人。但是,他不想让爹看到他的难过。他装作轻松的样子回到屋里。

曾恩至说,爹!你可不能惜食。不老实吃饭,我要摢你屁股。

这是小时候,爹无数次说过的话,但是从来没舍得动过手。

爹惨淡地笑笑说,我知道。你不摢我。

曾恩至说,老实吃饭。我们去公园南门做棉花糖。

爹听了,心动,伸嘴出来喝点粥。一口,两口,他根本咽不下去。

快到元旦这天,又是个周六。太阳挺暖和。

一大早,爹忽然兴奋异常,让曾恩至给他洗脸,用鼻饲管喂东西。

曾恩至觉得爹有异常,笑嘻嘻地问,爹,今天是不是有想法?

爹问,你不忙是吗?

曾恩至说,是的。公司里我都安排好了呢!

爹带着神神秘秘的表情,孩子般地说,恩至,今天拉着我去南门吧。那些孩子一定很想我。我在那里还能听到你小时候的声音。那声音,哭起来,壮,吵得两边的树叶都晃荡。有个领着孩子游玩的人说,这个孩子一定不是凡人,长大最起码比得上尉迟敬德。有朝一日,爹走了。站在天上也看着那地方,那里有你的影子。你看,你现在就在那里转悠呢!

曾恩至笑了,调侃说,他们说的一点不错,我和孙悟空一样,拔一根毫毛吹一下,就变出好几个小恩至来。不过,你得多吃些东西,中午不一定有饭吃啊!

爹笑嘻嘻地挪到床边,看着曾恩至忙碌,眼神中的温软几乎可以融化整个世界。

曾恩至问,爹,看啥呢?

爹说,你这小子咋长这么高大,都顶天立地了。

曾恩至说,爹,要是看着不顺眼,俺再长回去,天天给你暖和被窝。

爹说,能的话,也行。我拉着你去南门做棉花糖。看你,小手儿冻得像一支支小胡萝卜蛋蛋儿。

曾恩至大笑一阵,心里堵得透不上气来。

走到院子里,曾恩至把爹的三轮车推出来,找气管子打足轮胎,然后和爹当年一样,用中指弹几下,之后,回到里屋搬出来制作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再回到屋里,用两床被子把爹包裹起来,抱到车厢里,问,爹,这样还舒坦吗?爹满意地点点头。

曾恩至钻进屋里,再出来时候,已经是爹当年的样子。他戴上一顶绒线套头帽子,一直捂住两腮,身上罩了那件穿了几十年的绿色军大衣,套上两管油乎乎的套袖,脚上穿着皮棉靴子,朝爹喊道,爹,咱上路!

爹拍拍车帮儿,主人般地一扬手,说,驾!上路!

曾恩至手忙脚乱地做棉花糖,一刻不停地忙碌。他记住爹的教诲:棉花糖一定要分出层次拧,缠得越硬实越好,吃起来才有质感。

孩子们说,这老头做的棉花糖和别人不一样,特别柔软,特别香甜,还有一丝嚼劲。吃了他的棉花糖,能考上好大学。他儿子就是吃了他的棉花糖才上了好大学。

爹咳嗽一阵,说,恩至,给爹做一支棉花糖吃吧!

曾恩至一怔,仰着脸沉默好长时间,后悔得想扇自己耳光。他的意识立马从眼前向记忆深处延伸,搜寻,再延伸,再搜寻,寻找爹爹吃棉花糖的场景,来来回回好几遭,没有找到爹爹吃棉花糖的画面。确定了!卖了几十年棉花糖的爹,竟然未曾吃过棉花糖。没有,绝对没有!曾恩至恨得骂自己,竟然没有留心爹没有吃过棉花糖。他抓紧用心地给爹做一支棉花糖,一圈一圈地拧,试图把几十年的恩情结结实实地缠绕上去,柔柔的,圆圆的,大大的,就像一朵飘在天上的白云,又像一团白砂糖似的雪团,看上去轻盈而香甜,纯洁而晶莹。曾恩至怀着深深的歉意,把棉花糖轻轻地递到爹手里。爹不管三七二十一,接过棉花糖就往嘴里填,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这吃相,看上去,分明是高兴得心花怒放。

曾恩至看在眼里,心里浮上一股股酸涩,酸涩慢慢向上移动,直到口鼻处,然后從眼眶里溢出来。他只好转移注意力,卖力地做棉花糖。周六,很多孩子慕名来吃爹爹的棉花糖。曾恩至忙得出了一身热汗,他回头看爹。

爹脸色煞白,闭着眼睛,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手中的棉花糖已经掉落在地上。他扔下手中工具,拿手试爹的鼻息,气丝断了!

爹走了!

曾恩至痛不欲生。

爹驾鹤西游后,周六的棉花糖不能消失。此后,每个周六,曾恩至都带上儿子,来公园南门制作棉花糖,以成本价卖给游人。

累了,曾恩至就仰头看看天上,喃喃着说,爹,咱俩命运不一样。我有一个更好的爹爹。

他确信,爹正在天上看着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