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立《我的快乐,我的幸福》

作者:崔立 来源:原创

邱月美。

邱月有优越感。

在这幢精致奢华的高档别墅里,邱月就是至高无上的女王,女王可以对一切呼来喝去。眼前,女王呼喝的是曹嫂,一个从农村来这里做保姆的女人。

女王用手指抹了一把干干净净的桌子,说,你看看,这桌子你擦干净了吗?我怎么觉得不干净呢!

女王看一眼清澈无比的玻璃窗,说,你看看,这玻璃你擦过了吗?我怎么站在这里看外面的天空不怎么清澈呢?

女王对着光洁如新的灶台,说,你看看,这灶台你是擦过了吗?我怎么看着有那么多油污没擦拭干净呢?

曹嫂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样子,等待着女王一次一次地批评与阅示。偶尔,曹嫂还会不由自主地笑一笑。

这女王也太难伺候了。曹嫂提出过辞职。

女王就回归到了现实中的邱月,邱月声音低低地说,曹嫂,不要辞职,不要走,我求你了,我给你加工资,好不好?

曹嫂经不住邱月的恳求,还是留了下来。

慢慢地,曹嫂也习惯了邱月的所谓批评与阅示,邱月要的,不过是女王的优越感而已。

别墅里,几乎就是邱月和曹嫂两个人在生活。

当然,别墅也是有男主人的。

曹嫂只见过男主人几次,都是匆匆地见上一面。男主人来的时候,邱月就会给曹嫂放假。邱月说,曹嫂,你休息休息吧,你可以带薪休假了。曹嫂说,好。曹嫂乐得回家休息呢。

男主人年纪有点大,头发稍有些白。看起来,男主人没有五十,至少也该有四十多岁了。

曹嫂回家住上一周,邱月给她打电话,说,曹嫂,你回来吧。曹嫂说,好,我知道了。

曹嫂坐上长途汽车,四五个小时,就从老家到了别墅。

一周没在,别墅有些脏有些凌乱,曹嫂打扫了一天,别墅又恢复了原样。曹嫂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曹嫂回去的次数不多。一年也就七八次,也就是男主人回来的次数。

曹嫂想问邱月,男主人是干什么的?男主人为什么回来的次数那么少?话到嘴边,曹嫂又把话咽了下去。

邱月快乐的时间,是在男主人要回来的时候。

邱月先是去阳台上,打电话。

邱月像是怕曹嫂听见,故意去阳台上打的,还会拉上阳台上的门。

也许是因为好奇吧,有一次,曹嫂特意低着头,躲在阳台的门后,偷听了一会儿。

邱月说,现在电话方便吗?那你这个月过来吗……好啊,那你是哪几天过来?太好了太好了……

挂掉电话,从阳台上走出来的邱月,脸上绽放着快乐的微笑。邱月看到了曹嫂,说,曹嫂,你太棒了!

曹嫂不解地看着邱月。

邱月说,你没发现你把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吗?

曹嫂笑笑,说,哦哦。

曹嫂回家,也有意外的情况。

有一次,曹嫂坐长途车,刚到家,屁股还没坐热呢,邱月的电话就来了,邱月说,曹嫂,你回来吧。

曹嫂说,我刚到家,时间太晚了,要不,我明天早上回去?

邱月说,那好吧。

这样的次数,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

曹嫂发现邱月发呆了。

独自坐在沙发前的邱月,有时一坐就是好半天。没有任何表情,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偶。

有一天,邱月问曹嫂,说,你觉得我年轻漂亮吗?

曹嫂说,当然了。

邱月说,我还年轻漂亮,那他为什么就不来了呢?

邱月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阳光灿烂的一天,曹嫂向邱月请假,说我三个孩子来城里玩,我想带他们转转。邱月说,好啊,你去吧,带他们好好玩。邱月又说,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曹嫂说,好啊。

在那个大大的游乐场里,邱月看到了曹嫂的三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还有一个两岁,三个孩子像陣风似地扑入曹嫂的怀里,曹嫂左拥右抱着,满脸幸福。曹嫂的老公,一个看上去无比老实的男人,脸上带着憨厚又幸福的笑。

邱月在想,曹嫂30岁不到,老得像个50岁的中年女人。自己二十八了,还像个十八岁的年轻女孩。可想着想着,邱月突然落下了泪。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