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凌《望春风(组诗)》

作者:何冰凌 来源:原创

春风来了

河边新柳一天一个样

光影在河流上空轻颤

一切都在轻颤

春风中鸟儿歌唱

并排立在电线上,回弹并

划出漂亮的休止符

岸边拉琴的老者

他演奏的巴赫里

有江水奔流的特质

阳光在两段乐曲之间的停顿

也令人轻颤

植物们都有蓝色的血液

因而沉静

在犹未明白之时

大多数人

会给恶行覆盖白色的床单

陨石和惊雷

正在往来地球的途中

北海公园忆旧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

那过去的事情。”

是的,过去的事情都付在东流水里

正午的北京胡同,旧砖地整洁

缝隙里镶嵌着细密的白色槐花,市声骤歇

突然降临的静谧令人不知所措,似乎

那蝉噪里,有另一个温热喧腾的人间

白塔和九龙壁也消失在歌声里,连同记忆

荡起的涟漪和双桨

那年夏天,我处处观荷花

一边厌倦,光阴静悄悄撤走

公园出口处,卖糖人儿的递给我

一只生肖小猪

它像我一样会流泪,分手时

不爱说再见

在京城遇乌鸦

没有哪一个城市有如此众多的乌鸦

它们在落日下集结,嚎叫

发出凄厉的声响

在我的家乡

乌鸦被视作不祥之物

婆婆在世时说:

水泥厂化验室门前的槐树上

乌鸦一叫

就会对应着要走一个人

在风沙浩大的北京城

乌鸦是旧王朝的图腾

它们——曾集体领受过旧时代

黑色腐肉的供养

画春光

春天溢出烧杯,无刻度可计量

绣球无尽夏爆出新芽,汗水

沁出身体。微风旋即吹干

我们发光的额头,仿佛忧伤海底

52赫茲频率的鲸鱼,沉寂孤独

瞬间把人群里的欢乐攥住

梅花,别有一种古调重弹

她们依旧在树底下笑着

分明感受到枝头的花朵

像情人初次互赠身体时

那莫可名状的轻颤

与诗人西川谈海子

我们还谈些什么呢

母亲的梨花是困顿的

如她过度生育的肚皮

再没有人

祝福小麦花永远美丽

桃树结痂

形同悔恨

在哪里才能找到你

风吹走了故乡的落日

母亲的眼泪扑打在查湾的土地上

那片低矮的小松林毁于20年后

山海关

冰凉的铁轨依旧在雨水中发亮

天然的哀伤

牛在堤边吃草

细雨垂向湖面

风把涟漪吹散开来

大理石冰冷,不被说出

这些景物

都有着一种天然的哀伤

走夜路的时候左边是山

群山环抱里有野兽呼吸

此夜平安

尚没有找到一座亭子

供人们歇憩

我们在山间深一脚浅一脚

走了许久

偶有夜行车的大灯野蛮地扫过

它们通过时溅起的水花

打湿了路人的衣裳

“天色阴沉,就是赞美。”①

水阳江流至这一段,如一个智者

步子慢下来

这是近乎透明的一截江

投注着我们中年劳碌的身子

一条下山的路

也不过分凶险

弘愿寺的殿庑正在修葺中

再往下是碧波万顷的敬亭绿雪茶园

和宣城市里闪烁的人间灯火

山风一再地吹

乌云在天,野花在地

我独自领受这份寂灭

在大暴雨来临之前

① 诗人小引诗

春风赋格

水阳江边还潆回着去年的风雨

山上雾霭飞升

岚气弥漫,在敬亭之南

扬子鳄栖息的浅池内

春草葳蕤的缓坡上

采茶妇人生动的指间

“茶园使人安静。”①

“流水的声音使人安静。”

“鸟鸣声也使人安静。”

这是安徽南部,潮湿又多雨

四周的场景酷似梦境里的哭泣

冲突。短暂。易逝

啊,没有什么比一座山更长久了

一年一度

万物在此中醒转,无一处不是新的

唯树底下这个人略显陈旧

花朵,因袭了春风世界的传统范式

敬亭山由此得到了美和赞美

①作家钱红丽语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