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桧《丑鱼》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丑鱼

这个世界被白色的光包围,在光的尽头,一扇黑色的大门屹立虚空。大门整洁光润,没有门把手,它在等待推开的人。

他用尽一生,一直在寻找所谓的光亮,然而这光亮人间也有许多不如人意之处,或许是他的力量不够,但他一直默默积蓄着力量。他在白光的世界艰难前行,他决不放弃,拼命向着那扇门前行,只能走一两步的绝望常常打退了要寻光亮的人,在这充满光亮的世界里,我们要推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去往更美丽的世界,寻找新的希望。

他记得小时候,常喜欢坐在榕树下看远山,大榕树根部粗壮,要好几个人才能抱住,大榕树有一条根长出了土地,他经常躺在那条根上,看长着许多细小花条瓣的榕树花。榕树花像长睫毛,火红色使他联想到烈火鸟,那是爷爷故事里说的大鸟。他无聊时把花条瓣一根一根拔下来,丢到地上,一秒、两秒、三秒……是记数时间的简单方式。他想知道山那边的风景,大人们都喜欢往山那边跑,有的出去了就没回来过。爷爷常说山那边的风景虽然好看,但会像常青藤一样缠住他们,不让他们回来,那是个可怕的地方,去了就无法蹦弹了。

他却不以为然,他用自己的幻想创造着外面的世界。先是高楼大厦,他想,可能是几座草房子叠加到一块,丑的放下面,漂亮的放上面,这样可以让远方的人看见。大汽车可能跟他们的牛车一样,但大汽车是吃油的,而牛车是吃草的,说不定大汽车还没有牛车跑得快,毕竟大汽车只是个铁皮架子,哪有活的生命厉害,所以牛车一定比大汽车跑得快。外面的人穿得花花绿绿,不像他们那般朴素,他们的衣服却是白色、淡棕色,他只看见过奶奶的花布料是鲜艳的花绿色,他也喜欢这样的颜色,他开始想象世界变得花花绿绿,花花绿绿的人生活在花花绿绿的世界,世界也是这么鲜艳多彩的。

他倒在了地上,只好爬起来继续前进。他开始感到力量的弱小,他觉得自己到不了那扇黑色大门就要倒下了,但心中那份对痛苦的绝望开始转化,带给了他一份力量,他一定要抵达心中的彼岸,即使不可能又如何?再难再苦再累也休想阻止他,他为的是明日的光明,今日的所有艰难将不值一提。他会拼了命往前方,好像双眼闪着光,双手紧握住了希望。

长大后,爷爷永远睡在了榕树花下,他也背井离乡去往了外面的世界。他开始带着好奇四处打量,他发现这个世界跟他想象的不一样,高楼大厦不是草房子叠加在一块儿的,而是个镶着玻璃的大怪物,它有个顶天的庞大身体,身体里住了好多人,那些人每天都从它的嘴巴进进出出。而大汽车虽然只是铁架子,但比牛车快多了,牛车即使装有几条机械腿,也赶不上大汽车。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穿得花花绿绿,而他只穿着一条长衫,丑陋的长裤和一双破旧的鞋子,他能感受到人们的白眼和嘲笑,他想原来自己才是那个见识浅短,只在井底看天空的青蛙。他像只丑鱼一般,急匆匆逃离了这座城市。

四处碰壁,他找不到工作,饿了只能去垃圾桶掏食物,夜晚睡在草地上。天上的星星很少,他还记得小时候在硕朗的星空下,常常做着美梦,幻想着外面世界的美丽无比,是像花的世界一样散发甜甜的清香。可是这个世界却不是那样子的,城里人不像村里人那样热情,他们很冷漠,对身边的事漠不关心,每天只是不停地在人海中来来去去,他们不会为任何人而停下,更不会流露出一丝属于自己的感情情绪。

小时候,常去河里捉鱼,每每捉到一条鱼,他总会去问爷爷这是什么鱼?有次他看见一条长相十分奇特的小鱼,脑袋很大,身上的条纹乱七八糟。他被吓了一跳,鱼趁机会滑溜走了,他不甘心,往上游慢慢寻,总算寻到同样一条,他跑去问爷爷,爷爷告诉他这是丑鱼,丑鱼被同类鱼排斥,丑鱼性情温和不懂得还手,因此身上的条纹是不规则的。他们从出生到死亡都没有配偶,这种鱼快要面临绝种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有那么几只交配成功,所以不至于让它们彻底绝种。

如果把生活比作一片大海,那他就是生活在樵石下的一条丑鱼,默默生活着,也不去跟别的鱼类争什么、夺什么,它有着自己的生活,每天寻找食物,吃饱睡足。无聊时趴在樵石边发呆放空。丑鱼一生只追求温饱和交配,这都是鱼类根本性任务,普通鱼类也只满足于这些,它们不像人,有追求有目标有奋进的心,它们只想好好活着,但人们所追求的归根到底,也只是想活得好好的。

即使生活如何如何般残酷,他也要撑着一副笑脸去面对那些白眼,他留在了小城市,忙忙碌碌生活着,生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他为温饱为活的更好而奔波着。他在底层苦苦挣扎,但内心一直向往美好向往光亮,他一直向着那扇黑色大门赶去,他害怕消失,那么他所建立的希望将倒塌。

他走在理想的路上,追梦的世界常常孤独,手握那道希望之光,不让它滑溜走,这种感觉十分痛苦,但这就是代价,付出一方面,得到一方面,我们总是失去又得到,离开又归来,像追梦人的不改初心,即使日夜兼程也要坚定信念,不让引领追梦的那道希望之光熄灭。

他拼命朝着有光的地方跑,生活为他亮起一盏盏灯,他心中的希望如圣火般高贵,永恒难以磨灭。

许多年以后,他推开那扇黑色大门,门后面是一片更大的天地,但仍不是他理想的桃花园地,他心中的火焰被浇灭许多,黯淡的已经消失,边围的小火焰自动熄灭,轴心火燃烧的更旺盛,他坚定了一种信仰,不再东奔西走,为着一个目标而努力着。

在这充满光亮的城市,他仍穿着长衫走着,不在乎别人的暗嘲和白眼,他仍像只丑鱼,但他不惧怕。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