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天仙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彭宗珏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张先

小序说“时为嘉禾小倅(cui脆)”,小倅即小官。诗人生于公元九九〇年,四十一岁中进士,作词时是五十二岁,十多年才作到个判官,屈居副职,每天清早晨要到府里去画卯,有病不能去,当然得请假,因此激起了身世感叹。

上片贴近诗人的生活,是实写;下片则更切入诗人的内心感情,虚实并写了。由早晨到中午到黄昏,看来愁一直未醒。青年人如果黄昏漫步池边,看到鸳鸯之类的并禽,很容易想起配偶或朋友,虽不无孤单,但总有点甜丝丝的。可诗人看到这对恋鸟,纵不鳏居也感到孤寂了。这时晚风袭来,淡淡浮云被风吹破,朦胧月光飘将下来,花儿在摇曳,影儿在翩翩起舞,这景色确实够得上朦胧美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云破月来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什么是境界?《人间词话》中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诗人不但着一弄字把花儿人格化了,而且把自己孤独寂寞、怅惘无绪的感情渗入景中。美丽的花儿在朦胧月色中弄影,更衬出嘉禾小倅的百般愁思,构成了虚实结合的美。这是清幽静美的画面,也是思绪万千的心潮,所以说“境界全出矣”。后四句有三句是叙述,只有末句是抒情,他不只把灯密遮起来,把情也密遮起来了,明日落红应满径,恰到好处地表露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心情。含蓄美和朦胧美是互有联系的,结处的含蓄,有无限情思,正是这首词的朦胧美。苏轼曾在为张先诗集写的跋中说:“子野(张先字)诗笔老妙”,这词的艺术构思也达到老妙。

这首词在当时很有名,据沈雄《古今词话》记载,张先后来当了都官郎中,工部尚书宋祁去拜访他,被派去的人说:“尚书欲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子野内应云:“得非‘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耶?”(宋祈《玉楼春》词有句“红杏枝头春意闹”,王国维也同时指出这是真境界)。张先词中多用影字,她《木兰花》词云“无数杨花过无影”,《青门引》词云“隔墙送过秋千影”,时人称他“张三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