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奔星:小鸟辞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黄修己

我是小鸟

在长着四条腿的人们心目中,

我呀,

藐小得不堪!

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

绣上我的翅膀,

我抖落黑暗所培的胭倦,

在有弹性的绿色的枝条上

舞蹈,歌唱!

当第一阵清新的空气

流入我的胸膛,

我喷出夜魔所灌溉的牢骚,

在镀着银露的枝条上

歌唱,徜徉!

这时,那些四条腿的人们

还奏着如雷的鼾歌,

伴着豪华的梦想,

把生命的绿色

凋零在小小的床上,

他们的鼾息哟,

好似向我鼓掌。

当我奋翅向天外扬长,

四条腿的人们

塞满大街小巷,

他们贪婪得象饥饿的豺狼,

争抢我消耗得剩下的阳光。

为了养肥豪华的梦想,

而忘却自己的生命

已涂满了剥蚀灵肉的风霜!

四条腿的人们哟,

从来看不到,听不到

我的舞蹈、歌唱,

尤其是

我闲适地徜徉于

夐辽的天堂!

我是小鸟,

在长着四条腿的人们的心目中,

我呀,

果真藐小得不堪?

吴奔星

这首诗写于1943年,借小鸟的歌唱,抒发对现状的不满之情。

全诗写的是小鸟“喷出夜魔所灌溉的牢骚”。诗里没有直接对于统治者腐败政治和腐朽生活的揭露,只是写小鸟与貌似强大的“四条腿的人们”的对比,从中透露出对这些挂着“人”的招牌的畜类——旧中国的统治者的藐视、轻蔑、鄙弃、厌恶之情。诗中给小鸟装上了许多美丽的羽毛。它的翅膀绣着早晨第一缕金色的阳光,呼吸着每日第一阵清新的空气,它可以奋翅便向天外扬长,也可以悠闲地翱翔于琼辽的天堂。多么悠然自得,自由自在!尽管它被“四条腿的人们”看成“藐小得不堪”,然而它自己却认为比他们高尚、健全、合理得多。这倒不是什么自我赞美,而是表现出在精神上压倒统治者的力量和气概。

对“四条腿的人”的批判,全然不谈他们有什么罪恶,而是写他们生命的凋零、灵肉的剥蚀,他们实在不够格做个“人”。这里表现了一种对“人”的观念和理想。并不是那些有权有势,财宝成山,妻妾成群,享尽荣华富贵者,就够得上叫做“人”。而自由活泼健康快乐,与大自然溶为一体的小鸟,反倒是比这种“人”更高贵。这当然是一种新的价值观,40年代诗中反现出的这种观念,有力地证明了“五四”个性解放思潮的深远影响。同样,也可以看出个性解放思潮,在反对旧统治者的政治斗争中,所起到的进步作用。

《小鸟辞》一诗,其思想和艺术上的个性,也是比较鲜明的。诗人自喻小鸟,这实可视为他的自画象。至于他为何选择小鸟,这里就有个性的问题了。郭沫若写过《天狗》,那形象是狂暴的,但却敢于宣告要吞食日月以至全宇宙。吴奔星的小鸟,自然没有这样的非凡气势,或者说缺少一点阳刚之气。臧克家写过《老马》,那形象略为柔弱。但老马忍辱负重,,逆来顺受,却也有一股坚韧的劲头。只有受旧式农民性格较深浸染的知识分子,才可能具有这样的品格。这与吴奔星的小鸟,也大为异趣。从吴奔星的小鸟身上,更多地表现出来的,还是历来中国知识分子的洒脱、超然、孤傲之气。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