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因《山中月夕》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山中月夕

满怀幽恩自萧萧,况对空山夜正遥。

四壁晴秋霜著色,一天明水月生潮。

歌传岩谷声豪宕,酒泛星河影动摇。

醉里似闻猿鹤语,百年人境有今朝。

这样一位性情中人,一旦置身在夜色凄迷的山间,又该感到怎样的萧索和寂寞!此诗起句,正从披襟独酌的诗人眼中,展开了一个风声萧萧的夜之“空山”,使远近的溪谷、峰影,全弥漫了一重幽幽无语的静默之思。人们自然难以猜测,诗人此刻的“满怀幽思”是什么。但刘因自己就曾供认:“叹老自非缘自发,爱闲元不为青山”。可见他的幽思,远比人们想像的要悠远和深沉。他是在思索赫赫大宋的灭亡教训(见《白沟》诗)?还是在忧叹天下“分合”中的百姓之苦(见《南楼》诗)?抑或是在惋惜竹林名士刘伶的狂傲,而不知自身“亦螟蛉”(见《饮山亭雨后》)?

这幽恩原可随杯杯清醪而悠悠不尽了。但灿然升现的夜月,终竟还是惊动了微醺的诗人:在临溪而饮之初,诗人本没有注意到夜已深沉;但在傲然四顾间,却突然发现,四近的岩壁上,竟都清莹一白,结上了美丽的霜花!。然后举首仰观,便刹那间目睹了一幕璀璨奇景--只见满天的纤云,恰似碧蓝如水的海潮,在无边无际的空间,涌托着一轮素月升腾而起。远远近近的峰影,由此沐浴在一派澄辉之中;满壁的霜花也全都熠熠放光了--“四壁晴秋霜著色,一天明水月生潮”二句,正以水涌、潮生的妙喻,将诗境从清美的溪谷,引向高高的夜空,展出了一个霜花与皓月上下辉映的奇妙世界。由子月之升现被烘托以如水之云,更带有了一种浮漾流动之美,境界也愈加显得清阔而空明。

美好的夜景,本就最能引发骚人的逸兴。而况刘因又是那样一位蹿睨公卿、笑傲侯王的高士,胸间自当更多一股狂豪之气。此刻地阔天空,竟无一人为伴;山高水远,恰可邀月同饮。诗人在《五月二十三日登城楼诗》中,不是曾放言高唱过“远游未尽平生兴,几欲狂歌续楚骚”?而今何不借几分醉意,向着高旷的山谷狂歌一番,听一听那荡壑震谷的歌韵有多豪壮!当年苏东坡于“欢饮达旦,大醉”之际,不也曾把酒问天,体味过“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飘逸之趣?当此明月照耀的夜山,诗人又何妨酹酒溪流,在步履踉跄之中,欣赏一番黝黝峰影摇荡于灿灿星河的幻境!--“歌传岩谷声豪宕”一句描述醉中放歌,妙在全从诗人自歌自赏的感觉中写来,顿使那回荡夜谷的歌韵,似也带有了诗人狂放自得的浓浓醉意;“酒泛星河影动摇”一句表现溪光月影,又着以“酒泛”二字,便不仅令读者领略了溪流所倒映的星月闪烁、山影流漾之美,还恍可见到,诗人那酹酒溪月的趑趄、摇晃情态。客观的夜景,由此染上了诗人的主观色彩,而变得更加如痴、如幻起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