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满庭芳(三十三年)》会友词作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满庭芳(三十三年)【原文】

有王长官者,弃官黄州三十三年,黄人谓之王先生。因送陈慥来过余,因为赋此。

三十三年,今谁存者,算只君与长江。凛然苍桧,霜干苦难双。闻道司州古县,云溪上、竹坞松窗。江南岸、不因送子,宁肯过吾邦?

摐摐,疏雨过,风林舞破,烟盖云幢。愿持此邀君,一饮空缸。居士先生老矣,真梦里相对残。歌声断,行人未起,船鼓已逢逢。

【鉴赏】

元丰六年(1083)五月,苏轼在黄州其友人陈慥报荆南庄田。时“有王长官者,弃官黄州三十三年”,因送陈慥去江南,过黄州访东坡,东坡故有此作。

陈慥字季常,“少时慕朱家、郭解为人,稍壮,折节读书,晚乃遁于光、黄间。东坡至黄,季常数从之游”(《施注苏诗》)。而作者对王长官,则是素闻其名,可谓神交已久,以前却无缘得见。因而此词虽涉三人交游,较多的篇幅却是写作者与这位王先生倾盖如故之情怀的。

全词大致可分三层。

上片全就王长官其人而发,描绘了一个饱经沧桑令人神往的高士的形象。首三句即发语惊人,盖“三十三年”于人生固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对于长江大河却不算什么。而词人竟说:“三十三年,今谁存者,算只君与长江。”这里隐含有作者对仕途风波的感喟:大浪淘沙,销磨了多少人物,唯有不恋宦情如王先生者得以长存,岂不可慨!措语之妙,都在将长江拟人化的同时,则将人神化了。与作者《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与余同是识翁人,唯有西湖波底月”二句同味。王长官弃官不做达三十余年之久,其事虽不可得而详,但可见是不慕荣利之辈。从黄人尊称之为“王先生”看,他在为官期间也是为人爱戴的。“凛然苍桧,霜干苦难双”二句即喻其人品格之高,通过“苍桧”的形象比喻,其人傲干奇节,风骨凛然如见。王长官当时居住黄陂,唐代武德初以黄陂置南司州,故词云“闻道司州古县,云溪上、竹坞松窗”。强调“古县”历史悠久,则意味地灵人杰。“云溪”、“竹坞”、“松窗”,描绘其居处极幽,颇具隐逸情趣。“闻道”二字则见慕名之久,与相见恨晚之意。“江南岸”三句是说倘非王先生送陈慥来黄州,恐终不得见面也。语中既含幸会之意,又因王先生而归美陈季常。

过片到“相对残”句为第二层,写三人会饮。“”二字拟(雨)声,其韵铿然,有风雨骤至之感。“疏雨过,风林舞破,烟盖云幢”几句,承上片歇拍王、陈来访,却转入景语。既见当日气候景色,又照应前文“云溪上、竹坞松窗”的写照,暗示出这次遇合不同于俗人聚首。“烟盖云幢”,以车盖、幢帷形容树林。自然意象与人的气质搭成一种象征关系。造访者固属奇杰,而主人也非俗士,酒逢知己千杯少,故云“愿持此邀君,一饮空缸”。“一饮空缸”也就是干杯,但含有多少豪情!兴酣之际,也不免回顾人生遭际,抚事生哀,“居士先生老矣”,这是作者自叹。虽叹老,却无嗟卑之意。“真梦里”二句翻用杜诗《羌村三首》“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言外见三人相饮谈笑至夜深,彼此相契之深。

末三句为最后一层,写天明分手,船鼓催发,主客双方相见得迟,归去何疾。既幸有此遇,又不免杂着爽然若失之感。

全词将叙事、写人、写景、抒情打成一片,景为人设。所叙乃会友之快事,所写乃一方之奇人,所抒乃旷达之情感。与一般的描写离合情怀不同。在用笔上较恣肆,往往几句叙一意,而语具多义,故又耐人咀含。所用韵部,亦属洪亮,与词情悉称。故郑文焯谓其“健句入词,更奇峰特出”,“不事雕凿,字字苍寒,如空岩霜干,天风吹堕颇黎地上,铿然作碎玉声”(《手批东坡乐府》)。

字数:1421

作者:周啸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